首页

AD联系:507867812

赢捕鱼

时间:2020-02-20 02:27:21 作者:vs平台下载 浏览量:55486

永久网址😊【8ag8.vip】 赢捕鱼论诗三十首论诗三十首

作者:元好问年代:元体裁:七绝

万古幽人在涧阿,百年孤愤竟如何? 无人说与天随子,春草输赢较几多。

自注:“天随子诗:‘无多药草在南荣,合有新苗次第生。稚子不知 名品上,恐随春草斗输赢。” 该诗评价晚唐诗人陆龟蒙(字鲁望,号天随子),宗廷辅《古今论诗绝句》释曰:“陆鲁望生丁末运,自以未挂朝籍,绝无忧国感愤之辞,故即所为诗微诘示讽。”这种理解既不符合元好问“要感讽,不要出怨怼”(卷五十四《诗文自警》)、“无怨怼”(卷三十六《杨叔能小亨集引》)的一贯宗旨,又不符合元好问对陆龟蒙的取舍,甚至有悖于陆龟蒙的诗文实际,实为谬论。后人未加细察,多沿袭此谬,认为元好问批评陆龟蒙远离现实的生活及其闲逸诗风,唯有李正民征引元好问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,对前两作出了较恰切的解释③,然尚有未尽处,故笔者不嫌辞费,再次征引如下: 龟蒙,高士也。学既博赡,而才亦峻洁,故其成就卓然为一家。然识者尚恨其多愤激之辞而少敦厚之义,若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,不可一二数。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,锼刻太苦,讥骂太过。唯其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,故郁郁之气不能自掩……至其自述云:少攻歌诗,欲与造物者争柄,遇事辄变化不一,其体裁始则陵轹波涛,穿穴险固,囚锁怪异,破碎阵敌,卒之造平淡而后已者,信亦无愧云。 从这段文字来看,元好问对陆龟蒙,是相当理解的,并从正反两个方面对他作出明确有评价,可与这首论诗绝句相互参证。“多愤激之辞”、“讥骂太过”可为“百年孤愤”作注,“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”云云即是“百年孤愤竟如何”的答案,可见,前两句不是讥讽陆龟蒙“绝无忧国感愤之辞”,而是恰恰相反,是批评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过分孤愤的作品,是说陆龟蒙隐居山中,那么愤激最终又能怎样呢? 后两句借用陆龟蒙的诗句,意义隐晦,难详所指。古今学者一致断定是批评陆龟蒙的闲逸平淡诗风,这显然与元好问一贯推崇陶、谢、韦、柳一派诗风的诗学旨趣相背,所以不可信。在具体释义时,注家多释末句的“较”字为较量之意,如此一来,连这一句的字面意思亦不甚顺畅、明了。张相《诗词曲语词汇释》释此“较”为“差”之意,最为准确。据此,后两句的字面意思是说,没有人告诉陆龟蒙,斗春草的输赢之间,究竟相差多少?其内在含义究竟为何,仍不明朗。结合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和他所化用的《自遣诗》加以考察,或许能得其仿佛。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批评陆诗“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’”,而陆龟蒙“无多药草在南荣”一诗,将药草与一般春草分开,标榜药草“名品上”,不应该与春草混同起来,正有此意,,所以,元好问借用该诗,可能是批评陆诗的这一缺点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元好问(1190-1257)字裕之,号遗山,太原秀容(今山西忻州)人。系出北魏鲜卑族拓跋氏,唐诗使人元结合裔。高祖元谊,北宋宣和年间官忻州神武军使,定居秀容。好问出生七月,过继叔父元格。格历任掖县、陵川令,卫绍王大安二年(1210)卒于陇城 。好问七岁能诗 ,有神童之目。十四岁从学郝天挺 ,六载而业成。兴定五年(1221)进士,不就选。正大元年(1224 ),中博学宏词科,授儒林郎,充国史院编修 ,历镇平、南阳、内乡县令。八年(1231)秋,受诏入都,除尚书省掾、左司都事,转员外郎。金亡不仕 ,以著述存史自任 。采摭金源君臣遗言往行,至百余万言,元人编修《金史》多本其著。纂成《中州集》十卷 ,附《中州乐府》,有金一代诗词多赖以存。元宪宗七年卒于获鹿(今属河北)寓舍,年六十八。《金史》卷一二六附传元德明。缪钺谓:“金自大定 、明昌以还,文风蔚起,遂于末造笃生遗山,卓为一代宗匠。其诗嗣响子美,方轨放翁,古文浑雅,乐府疏快,国亡以文献自任。所著《壬辰杂编》虽失传 ,而元人纂修《金史 》,多本其书,故独称雅正。诗文史学,萃于一身,非第元明之后无与颉颃,两汉以来 ,固不数数觏也 。”著有《遗山文集》四十卷,《遗山乐府》五卷,《续夷坚志》四卷。《全金元词》收录三百八十馀首,最为完备。

论诗三十首论诗三十首论诗三十首论诗三十首论诗三十首,见下图

论诗三十首

作者:元好问年代:元体裁:七绝

万古幽人在涧阿,百年孤愤竟如何? 无人说与天随子,春草输赢较几多。

自注:“天随子诗:‘无多药草在南荣,合有新苗次第生。稚子不知 名品上,恐随春草斗输赢。” 该诗评价晚唐诗人陆龟蒙(字鲁望,号天随子),宗廷辅《古今论诗绝句》释曰:“陆鲁望生丁末运,自以未挂朝籍,绝无忧国感愤之辞,故即所为诗微诘示讽。”这种理解既不符合元好问“要感讽,不要出怨怼”(卷五十四《诗文自警》)、“无怨怼”(卷三十六《杨叔能小亨集引》)的一贯宗旨,又不符合元好问对陆龟蒙的取舍,甚至有悖于陆龟蒙的诗文实际,实为谬论。后人未加细察,多沿袭此谬,认为元好问批评陆龟蒙远离现实的生活及其闲逸诗风,唯有李正民征引元好问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,对前两作出了较恰切的解释③,然尚有未尽处,故笔者不嫌辞费,再次征引如下: 龟蒙,高士也。学既博赡,而才亦峻洁,故其成就卓然为一家。然识者尚恨其多愤激之辞而少敦厚之义,若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,不可一二数。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,锼刻太苦,讥骂太过。唯其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,故郁郁之气不能自掩……至其自述云:少攻歌诗,欲与造物者争柄,遇事辄变化不一,其体裁始则陵轹波涛,穿穴险固,囚锁怪异,破碎阵敌,卒之造平淡而后已者,信亦无愧云。 从这段文字来看,元好问对陆龟蒙,是相当理解的,并从正反两个方面对他作出明确有评价,可与这首论诗绝句相互参证。“多愤激之辞”、“讥骂太过”可为“百年孤愤”作注,“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”云云即是“百年孤愤竟如何”的答案,可见,前两句不是讥讽陆龟蒙“绝无忧国感愤之辞”,而是恰恰相反,是批评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过分孤愤的作品,是说陆龟蒙隐居山中,那么愤激最终又能怎样呢? 后两句借用陆龟蒙的诗句,意义隐晦,难详所指。古今学者一致断定是批评陆龟蒙的闲逸平淡诗风,这显然与元好问一贯推崇陶、谢、韦、柳一派诗风的诗学旨趣相背,所以不可信。在具体释义时,注家多释末句的“较”字为较量之意,如此一来,连这一句的字面意思亦不甚顺畅、明了。张相《诗词曲语词汇释》释此“较”为“差”之意,最为准确。据此,后两句的字面意思是说,没有人告诉陆龟蒙,斗春草的输赢之间,究竟相差多少?其内在含义究竟为何,仍不明朗。结合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和他所化用的《自遣诗》加以考察,或许能得其仿佛。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批评陆诗“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’”,而陆龟蒙“无多药草在南荣”一诗,将药草与一般春草分开,标榜药草“名品上”,不应该与春草混同起来,正有此意,,所以,元好问借用该诗,可能是批评陆诗的这一缺点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元好问(1190-1257)字裕之,号遗山,太原秀容(今山西忻州)人。系出北魏鲜卑族拓跋氏,唐诗使人元结合裔。高祖元谊,北宋宣和年间官忻州神武军使,定居秀容。好问出生七月,过继叔父元格。格历任掖县、陵川令,卫绍王大安二年(1210)卒于陇城 。好问七岁能诗 ,有神童之目。十四岁从学郝天挺 ,六载而业成。兴定五年(1221)进士,不就选。正大元年(1224 ),中博学宏词科,授儒林郎,充国史院编修 ,历镇平、南阳、内乡县令。八年(1231)秋,受诏入都,除尚书省掾、左司都事,转员外郎。金亡不仕 ,以著述存史自任 。采摭金源君臣遗言往行,至百余万言,元人编修《金史》多本其著。纂成《中州集》十卷 ,附《中州乐府》,有金一代诗词多赖以存。元宪宗七年卒于获鹿(今属河北)寓舍,年六十八。《金史》卷一二六附传元德明。缪钺谓:“金自大定 、明昌以还,文风蔚起,遂于末造笃生遗山,卓为一代宗匠。其诗嗣响子美,方轨放翁,古文浑雅,乐府疏快,国亡以文献自任。所著《壬辰杂编》虽失传 ,而元人纂修《金史 》,多本其书,故独称雅正。诗文史学,萃于一身,非第元明之后无与颉颃,两汉以来 ,固不数数觏也 。”著有《遗山文集》四十卷,《遗山乐府》五卷,《续夷坚志》四卷。《全金元词》收录三百八十馀首,最为完备。

论诗三十首论诗三十首,见下图

论诗三十首论诗三十首

作者:元好问年代:元体裁:七绝

万古幽人在涧阿,百年孤愤竟如何? 无人说与天随子,春草输赢较几多。

自注:“天随子诗:‘无多药草在南荣,合有新苗次第生。稚子不知 名品上,恐随春草斗输赢。” 该诗评价晚唐诗人陆龟蒙(字鲁望,号天随子),宗廷辅《古今论诗绝句》释曰:“陆鲁望生丁末运,自以未挂朝籍,绝无忧国感愤之辞,故即所为诗微诘示讽。”这种理解既不符合元好问“要感讽,不要出怨怼”(卷五十四《诗文自警》)、“无怨怼”(卷三十六《杨叔能小亨集引》)的一贯宗旨,又不符合元好问对陆龟蒙的取舍,甚至有悖于陆龟蒙的诗文实际,实为谬论。后人未加细察,多沿袭此谬,认为元好问批评陆龟蒙远离现实的生活及其闲逸诗风,唯有李正民征引元好问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,对前两作出了较恰切的解释③,然尚有未尽处,故笔者不嫌辞费,再次征引如下: 龟蒙,高士也。学既博赡,而才亦峻洁,故其成就卓然为一家。然识者尚恨其多愤激之辞而少敦厚之义,若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,不可一二数。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,锼刻太苦,讥骂太过。唯其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,故郁郁之气不能自掩……至其自述云:少攻歌诗,欲与造物者争柄,遇事辄变化不一,其体裁始则陵轹波涛,穿穴险固,囚锁怪异,破碎阵敌,卒之造平淡而后已者,信亦无愧云。 从这段文字来看,元好问对陆龟蒙,是相当理解的,并从正反两个方面对他作出明确有评价,可与这首论诗绝句相互参证。“多愤激之辞”、“讥骂太过”可为“百年孤愤”作注,“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”云云即是“百年孤愤竟如何”的答案,可见,前两句不是讥讽陆龟蒙“绝无忧国感愤之辞”,而是恰恰相反,是批评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过分孤愤的作品,是说陆龟蒙隐居山中,那么愤激最终又能怎样呢? 后两句借用陆龟蒙的诗句,意义隐晦,难详所指。古今学者一致断定是批评陆龟蒙的闲逸平淡诗风,这显然与元好问一贯推崇陶、谢、韦、柳一派诗风的诗学旨趣相背,所以不可信。在具体释义时,注家多释末句的“较”字为较量之意,如此一来,连这一句的字面意思亦不甚顺畅、明了。张相《诗词曲语词汇释》释此“较”为“差”之意,最为准确。据此,后两句的字面意思是说,没有人告诉陆龟蒙,斗春草的输赢之间,究竟相差多少?其内在含义究竟为何,仍不明朗。结合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和他所化用的《自遣诗》加以考察,或许能得其仿佛。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批评陆诗“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’”,而陆龟蒙“无多药草在南荣”一诗,将药草与一般春草分开,标榜药草“名品上”,不应该与春草混同起来,正有此意,,所以,元好问借用该诗,可能是批评陆诗的这一缺点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元好问(1190-1257)字裕之,号遗山,太原秀容(今山西忻州)人。系出北魏鲜卑族拓跋氏,唐诗使人元结合裔。高祖元谊,北宋宣和年间官忻州神武军使,定居秀容。好问出生七月,过继叔父元格。格历任掖县、陵川令,卫绍王大安二年(1210)卒于陇城 。好问七岁能诗 ,有神童之目。十四岁从学郝天挺 ,六载而业成。兴定五年(1221)进士,不就选。正大元年(1224 ),中博学宏词科,授儒林郎,充国史院编修 ,历镇平、南阳、内乡县令。八年(1231)秋,受诏入都,除尚书省掾、左司都事,转员外郎。金亡不仕 ,以著述存史自任 。采摭金源君臣遗言往行,至百余万言,元人编修《金史》多本其著。纂成《中州集》十卷 ,附《中州乐府》,有金一代诗词多赖以存。元宪宗七年卒于获鹿(今属河北)寓舍,年六十八。《金史》卷一二六附传元德明。缪钺谓:“金自大定 、明昌以还,文风蔚起,遂于末造笃生遗山,卓为一代宗匠。其诗嗣响子美,方轨放翁,古文浑雅,乐府疏快,国亡以文献自任。所著《壬辰杂编》虽失传 ,而元人纂修《金史 》,多本其书,故独称雅正。诗文史学,萃于一身,非第元明之后无与颉颃,两汉以来 ,固不数数觏也 。”著有《遗山文集》四十卷,《遗山乐府》五卷,《续夷坚志》四卷。《全金元词》收录三百八十馀首,最为完备。

论诗三十首论诗三十首,如下图

论诗三十首

作者:元好问年代:元体裁:七绝

万古幽人在涧阿,百年孤愤竟如何? 无人说与天随子,春草输赢较几多。

自注:“天随子诗:‘无多药草在南荣,合有新苗次第生。稚子不知 名品上,恐随春草斗输赢。” 该诗评价晚唐诗人陆龟蒙(字鲁望,号天随子),宗廷辅《古今论诗绝句》释曰:“陆鲁望生丁末运,自以未挂朝籍,绝无忧国感愤之辞,故即所为诗微诘示讽。”这种理解既不符合元好问“要感讽,不要出怨怼”(卷五十四《诗文自警》)、“无怨怼”(卷三十六《杨叔能小亨集引》)的一贯宗旨,又不符合元好问对陆龟蒙的取舍,甚至有悖于陆龟蒙的诗文实际,实为谬论。后人未加细察,多沿袭此谬,认为元好问批评陆龟蒙远离现实的生活及其闲逸诗风,唯有李正民征引元好问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,对前两作出了较恰切的解释③,然尚有未尽处,故笔者不嫌辞费,再次征引如下: 龟蒙,高士也。学既博赡,而才亦峻洁,故其成就卓然为一家。然识者尚恨其多愤激之辞而少敦厚之义,若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,不可一二数。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,锼刻太苦,讥骂太过。唯其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,故郁郁之气不能自掩……至其自述云:少攻歌诗,欲与造物者争柄,遇事辄变化不一,其体裁始则陵轹波涛,穿穴险固,囚锁怪异,破碎阵敌,卒之造平淡而后已者,信亦无愧云。 从这段文字来看,元好问对陆龟蒙,是相当理解的,并从正反两个方面对他作出明确有评价,可与这首论诗绝句相互参证。“多愤激之辞”、“讥骂太过”可为“百年孤愤”作注,“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”云云即是“百年孤愤竟如何”的答案,可见,前两句不是讥讽陆龟蒙“绝无忧国感愤之辞”,而是恰恰相反,是批评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过分孤愤的作品,是说陆龟蒙隐居山中,那么愤激最终又能怎样呢? 后两句借用陆龟蒙的诗句,意义隐晦,难详所指。古今学者一致断定是批评陆龟蒙的闲逸平淡诗风,这显然与元好问一贯推崇陶、谢、韦、柳一派诗风的诗学旨趣相背,所以不可信。在具体释义时,注家多释末句的“较”字为较量之意,如此一来,连这一句的字面意思亦不甚顺畅、明了。张相《诗词曲语词汇释》释此“较”为“差”之意,最为准确。据此,后两句的字面意思是说,没有人告诉陆龟蒙,斗春草的输赢之间,究竟相差多少?其内在含义究竟为何,仍不明朗。结合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和他所化用的《自遣诗》加以考察,或许能得其仿佛。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批评陆诗“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’”,而陆龟蒙“无多药草在南荣”一诗,将药草与一般春草分开,标榜药草“名品上”,不应该与春草混同起来,正有此意,,所以,元好问借用该诗,可能是批评陆诗的这一缺点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元好问(1190-1257)字裕之,号遗山,太原秀容(今山西忻州)人。系出北魏鲜卑族拓跋氏,唐诗使人元结合裔。高祖元谊,北宋宣和年间官忻州神武军使,定居秀容。好问出生七月,过继叔父元格。格历任掖县、陵川令,卫绍王大安二年(1210)卒于陇城 。好问七岁能诗 ,有神童之目。十四岁从学郝天挺 ,六载而业成。兴定五年(1221)进士,不就选。正大元年(1224 ),中博学宏词科,授儒林郎,充国史院编修 ,历镇平、南阳、内乡县令。八年(1231)秋,受诏入都,除尚书省掾、左司都事,转员外郎。金亡不仕 ,以著述存史自任 。采摭金源君臣遗言往行,至百余万言,元人编修《金史》多本其著。纂成《中州集》十卷 ,附《中州乐府》,有金一代诗词多赖以存。元宪宗七年卒于获鹿(今属河北)寓舍,年六十八。《金史》卷一二六附传元德明。缪钺谓:“金自大定 、明昌以还,文风蔚起,遂于末造笃生遗山,卓为一代宗匠。其诗嗣响子美,方轨放翁,古文浑雅,乐府疏快,国亡以文献自任。所著《壬辰杂编》虽失传 ,而元人纂修《金史 》,多本其书,故独称雅正。诗文史学,萃于一身,非第元明之后无与颉颃,两汉以来 ,固不数数觏也 。”著有《遗山文集》四十卷,《遗山乐府》五卷,《续夷坚志》四卷。《全金元词》收录三百八十馀首,最为完备。

论诗三十首

论诗三十首

如下图

论诗三十首

作者:元好问年代:元体裁:七绝

万古幽人在涧阿,百年孤愤竟如何? 无人说与天随子,春草输赢较几多。

自注:“天随子诗:‘无多药草在南荣,合有新苗次第生。稚子不知 名品上,恐随春草斗输赢。” 该诗评价晚唐诗人陆龟蒙(字鲁望,号天随子),宗廷辅《古今论诗绝句》释曰:“陆鲁望生丁末运,自以未挂朝籍,绝无忧国感愤之辞,故即所为诗微诘示讽。”这种理解既不符合元好问“要感讽,不要出怨怼”(卷五十四《诗文自警》)、“无怨怼”(卷三十六《杨叔能小亨集引》)的一贯宗旨,又不符合元好问对陆龟蒙的取舍,甚至有悖于陆龟蒙的诗文实际,实为谬论。后人未加细察,多沿袭此谬,认为元好问批评陆龟蒙远离现实的生活及其闲逸诗风,唯有李正民征引元好问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,对前两作出了较恰切的解释③,然尚有未尽处,故笔者不嫌辞费,再次征引如下: 龟蒙,高士也。学既博赡,而才亦峻洁,故其成就卓然为一家。然识者尚恨其多愤激之辞而少敦厚之义,若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,不可一二数。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,锼刻太苦,讥骂太过。唯其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,故郁郁之气不能自掩……至其自述云:少攻歌诗,欲与造物者争柄,遇事辄变化不一,其体裁始则陵轹波涛,穿穴险固,囚锁怪异,破碎阵敌,卒之造平淡而后已者,信亦无愧云。 从这段文字来看,元好问对陆龟蒙,是相当理解的,并从正反两个方面对他作出明确有评价,可与这首论诗绝句相互参证。“多愤激之辞”、“讥骂太过”可为“百年孤愤”作注,“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”云云即是“百年孤愤竟如何”的答案,可见,前两句不是讥讽陆龟蒙“绝无忧国感愤之辞”,而是恰恰相反,是批评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过分孤愤的作品,是说陆龟蒙隐居山中,那么愤激最终又能怎样呢? 后两句借用陆龟蒙的诗句,意义隐晦,难详所指。古今学者一致断定是批评陆龟蒙的闲逸平淡诗风,这显然与元好问一贯推崇陶、谢、韦、柳一派诗风的诗学旨趣相背,所以不可信。在具体释义时,注家多释末句的“较”字为较量之意,如此一来,连这一句的字面意思亦不甚顺畅、明了。张相《诗词曲语词汇释》释此“较”为“差”之意,最为准确。据此,后两句的字面意思是说,没有人告诉陆龟蒙,斗春草的输赢之间,究竟相差多少?其内在含义究竟为何,仍不明朗。结合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和他所化用的《自遣诗》加以考察,或许能得其仿佛。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批评陆诗“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’”,而陆龟蒙“无多药草在南荣”一诗,将药草与一般春草分开,标榜药草“名品上”,不应该与春草混同起来,正有此意,,所以,元好问借用该诗,可能是批评陆诗的这一缺点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元好问(1190-1257)字裕之,号遗山,太原秀容(今山西忻州)人。系出北魏鲜卑族拓跋氏,唐诗使人元结合裔。高祖元谊,北宋宣和年间官忻州神武军使,定居秀容。好问出生七月,过继叔父元格。格历任掖县、陵川令,卫绍王大安二年(1210)卒于陇城 。好问七岁能诗 ,有神童之目。十四岁从学郝天挺 ,六载而业成。兴定五年(1221)进士,不就选。正大元年(1224 ),中博学宏词科,授儒林郎,充国史院编修 ,历镇平、南阳、内乡县令。八年(1231)秋,受诏入都,除尚书省掾、左司都事,转员外郎。金亡不仕 ,以著述存史自任 。采摭金源君臣遗言往行,至百余万言,元人编修《金史》多本其著。纂成《中州集》十卷 ,附《中州乐府》,有金一代诗词多赖以存。元宪宗七年卒于获鹿(今属河北)寓舍,年六十八。《金史》卷一二六附传元德明。缪钺谓:“金自大定 、明昌以还,文风蔚起,遂于末造笃生遗山,卓为一代宗匠。其诗嗣响子美,方轨放翁,古文浑雅,乐府疏快,国亡以文献自任。所著《壬辰杂编》虽失传 ,而元人纂修《金史 》,多本其书,故独称雅正。诗文史学,萃于一身,非第元明之后无与颉颃,两汉以来 ,固不数数觏也 。”著有《遗山文集》四十卷,《遗山乐府》五卷,《续夷坚志》四卷。《全金元词》收录三百八十馀首,最为完备。

,如下图

论诗三十首

作者:元好问年代:元体裁:七绝

万古幽人在涧阿,百年孤愤竟如何? 无人说与天随子,春草输赢较几多。

自注:“天随子诗:‘无多药草在南荣,合有新苗次第生。稚子不知 名品上,恐随春草斗输赢。” 该诗评价晚唐诗人陆龟蒙(字鲁望,号天随子),宗廷辅《古今论诗绝句》释曰:“陆鲁望生丁末运,自以未挂朝籍,绝无忧国感愤之辞,故即所为诗微诘示讽。”这种理解既不符合元好问“要感讽,不要出怨怼”(卷五十四《诗文自警》)、“无怨怼”(卷三十六《杨叔能小亨集引》)的一贯宗旨,又不符合元好问对陆龟蒙的取舍,甚至有悖于陆龟蒙的诗文实际,实为谬论。后人未加细察,多沿袭此谬,认为元好问批评陆龟蒙远离现实的生活及其闲逸诗风,唯有李正民征引元好问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,对前两作出了较恰切的解释③,然尚有未尽处,故笔者不嫌辞费,再次征引如下: 龟蒙,高士也。学既博赡,而才亦峻洁,故其成就卓然为一家。然识者尚恨其多愤激之辞而少敦厚之义,若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,不可一二数。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,锼刻太苦,讥骂太过。唯其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,故郁郁之气不能自掩……至其自述云:少攻歌诗,欲与造物者争柄,遇事辄变化不一,其体裁始则陵轹波涛,穿穴险固,囚锁怪异,破碎阵敌,卒之造平淡而后已者,信亦无愧云。 从这段文字来看,元好问对陆龟蒙,是相当理解的,并从正反两个方面对他作出明确有评价,可与这首论诗绝句相互参证。“多愤激之辞”、“讥骂太过”可为“百年孤愤”作注,“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”云云即是“百年孤愤竟如何”的答案,可见,前两句不是讥讽陆龟蒙“绝无忧国感愤之辞”,而是恰恰相反,是批评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过分孤愤的作品,是说陆龟蒙隐居山中,那么愤激最终又能怎样呢? 后两句借用陆龟蒙的诗句,意义隐晦,难详所指。古今学者一致断定是批评陆龟蒙的闲逸平淡诗风,这显然与元好问一贯推崇陶、谢、韦、柳一派诗风的诗学旨趣相背,所以不可信。在具体释义时,注家多释末句的“较”字为较量之意,如此一来,连这一句的字面意思亦不甚顺畅、明了。张相《诗词曲语词汇释》释此“较”为“差”之意,最为准确。据此,后两句的字面意思是说,没有人告诉陆龟蒙,斗春草的输赢之间,究竟相差多少?其内在含义究竟为何,仍不明朗。结合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和他所化用的《自遣诗》加以考察,或许能得其仿佛。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批评陆诗“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’”,而陆龟蒙“无多药草在南荣”一诗,将药草与一般春草分开,标榜药草“名品上”,不应该与春草混同起来,正有此意,,所以,元好问借用该诗,可能是批评陆诗的这一缺点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元好问(1190-1257)字裕之,号遗山,太原秀容(今山西忻州)人。系出北魏鲜卑族拓跋氏,唐诗使人元结合裔。高祖元谊,北宋宣和年间官忻州神武军使,定居秀容。好问出生七月,过继叔父元格。格历任掖县、陵川令,卫绍王大安二年(1210)卒于陇城 。好问七岁能诗 ,有神童之目。十四岁从学郝天挺 ,六载而业成。兴定五年(1221)进士,不就选。正大元年(1224 ),中博学宏词科,授儒林郎,充国史院编修 ,历镇平、南阳、内乡县令。八年(1231)秋,受诏入都,除尚书省掾、左司都事,转员外郎。金亡不仕 ,以著述存史自任 。采摭金源君臣遗言往行,至百余万言,元人编修《金史》多本其著。纂成《中州集》十卷 ,附《中州乐府》,有金一代诗词多赖以存。元宪宗七年卒于获鹿(今属河北)寓舍,年六十八。《金史》卷一二六附传元德明。缪钺谓:“金自大定 、明昌以还,文风蔚起,遂于末造笃生遗山,卓为一代宗匠。其诗嗣响子美,方轨放翁,古文浑雅,乐府疏快,国亡以文献自任。所著《壬辰杂编》虽失传 ,而元人纂修《金史 》,多本其书,故独称雅正。诗文史学,萃于一身,非第元明之后无与颉颃,两汉以来 ,固不数数觏也 。”著有《遗山文集》四十卷,《遗山乐府》五卷,《续夷坚志》四卷。《全金元词》收录三百八十馀首,最为完备。

论诗三十首

作者:元好问年代:元体裁:七绝

万古幽人在涧阿,百年孤愤竟如何? 无人说与天随子,春草输赢较几多。

自注:“天随子诗:‘无多药草在南荣,合有新苗次第生。稚子不知 名品上,恐随春草斗输赢。” 该诗评价晚唐诗人陆龟蒙(字鲁望,号天随子),宗廷辅《古今论诗绝句》释曰:“陆鲁望生丁末运,自以未挂朝籍,绝无忧国感愤之辞,故即所为诗微诘示讽。”这种理解既不符合元好问“要感讽,不要出怨怼”(卷五十四《诗文自警》)、“无怨怼”(卷三十六《杨叔能小亨集引》)的一贯宗旨,又不符合元好问对陆龟蒙的取舍,甚至有悖于陆龟蒙的诗文实际,实为谬论。后人未加细察,多沿袭此谬,认为元好问批评陆龟蒙远离现实的生活及其闲逸诗风,唯有李正民征引元好问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,对前两作出了较恰切的解释③,然尚有未尽处,故笔者不嫌辞费,再次征引如下: 龟蒙,高士也。学既博赡,而才亦峻洁,故其成就卓然为一家。然识者尚恨其多愤激之辞而少敦厚之义,若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,不可一二数。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,锼刻太苦,讥骂太过。唯其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,故郁郁之气不能自掩……至其自述云:少攻歌诗,欲与造物者争柄,遇事辄变化不一,其体裁始则陵轹波涛,穿穴险固,囚锁怪异,破碎阵敌,卒之造平淡而后已者,信亦无愧云。 从这段文字来看,元好问对陆龟蒙,是相当理解的,并从正反两个方面对他作出明确有评价,可与这首论诗绝句相互参证。“多愤激之辞”、“讥骂太过”可为“百年孤愤”作注,“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”云云即是“百年孤愤竟如何”的答案,可见,前两句不是讥讽陆龟蒙“绝无忧国感愤之辞”,而是恰恰相反,是批评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过分孤愤的作品,是说陆龟蒙隐居山中,那么愤激最终又能怎样呢? 后两句借用陆龟蒙的诗句,意义隐晦,难详所指。古今学者一致断定是批评陆龟蒙的闲逸平淡诗风,这显然与元好问一贯推崇陶、谢、韦、柳一派诗风的诗学旨趣相背,所以不可信。在具体释义时,注家多释末句的“较”字为较量之意,如此一来,连这一句的字面意思亦不甚顺畅、明了。张相《诗词曲语词汇释》释此“较”为“差”之意,最为准确。据此,后两句的字面意思是说,没有人告诉陆龟蒙,斗春草的输赢之间,究竟相差多少?其内在含义究竟为何,仍不明朗。结合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和他所化用的《自遣诗》加以考察,或许能得其仿佛。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批评陆诗“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’”,而陆龟蒙“无多药草在南荣”一诗,将药草与一般春草分开,标榜药草“名品上”,不应该与春草混同起来,正有此意,,所以,元好问借用该诗,可能是批评陆诗的这一缺点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元好问(1190-1257)字裕之,号遗山,太原秀容(今山西忻州)人。系出北魏鲜卑族拓跋氏,唐诗使人元结合裔。高祖元谊,北宋宣和年间官忻州神武军使,定居秀容。好问出生七月,过继叔父元格。格历任掖县、陵川令,卫绍王大安二年(1210)卒于陇城 。好问七岁能诗 ,有神童之目。十四岁从学郝天挺 ,六载而业成。兴定五年(1221)进士,不就选。正大元年(1224 ),中博学宏词科,授儒林郎,充国史院编修 ,历镇平、南阳、内乡县令。八年(1231)秋,受诏入都,除尚书省掾、左司都事,转员外郎。金亡不仕 ,以著述存史自任 。采摭金源君臣遗言往行,至百余万言,元人编修《金史》多本其著。纂成《中州集》十卷 ,附《中州乐府》,有金一代诗词多赖以存。元宪宗七年卒于获鹿(今属河北)寓舍,年六十八。《金史》卷一二六附传元德明。缪钺谓:“金自大定 、明昌以还,文风蔚起,遂于末造笃生遗山,卓为一代宗匠。其诗嗣响子美,方轨放翁,古文浑雅,乐府疏快,国亡以文献自任。所著《壬辰杂编》虽失传 ,而元人纂修《金史 》,多本其书,故独称雅正。诗文史学,萃于一身,非第元明之后无与颉颃,两汉以来 ,固不数数觏也 。”著有《遗山文集》四十卷,《遗山乐府》五卷,《续夷坚志》四卷。《全金元词》收录三百八十馀首,最为完备。

,见图

赢捕鱼论诗三十首

作者:元好问年代:元体裁:七绝

万古幽人在涧阿,百年孤愤竟如何? 无人说与天随子,春草输赢较几多。

自注:“天随子诗:‘无多药草在南荣,合有新苗次第生。稚子不知 名品上,恐随春草斗输赢。” 该诗评价晚唐诗人陆龟蒙(字鲁望,号天随子),宗廷辅《古今论诗绝句》释曰:“陆鲁望生丁末运,自以未挂朝籍,绝无忧国感愤之辞,故即所为诗微诘示讽。”这种理解既不符合元好问“要感讽,不要出怨怼”(卷五十四《诗文自警》)、“无怨怼”(卷三十六《杨叔能小亨集引》)的一贯宗旨,又不符合元好问对陆龟蒙的取舍,甚至有悖于陆龟蒙的诗文实际,实为谬论。后人未加细察,多沿袭此谬,认为元好问批评陆龟蒙远离现实的生活及其闲逸诗风,唯有李正民征引元好问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,对前两作出了较恰切的解释③,然尚有未尽处,故笔者不嫌辞费,再次征引如下: 龟蒙,高士也。学既博赡,而才亦峻洁,故其成就卓然为一家。然识者尚恨其多愤激之辞而少敦厚之义,若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,不可一二数。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,锼刻太苦,讥骂太过。唯其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,故郁郁之气不能自掩……至其自述云:少攻歌诗,欲与造物者争柄,遇事辄变化不一,其体裁始则陵轹波涛,穿穴险固,囚锁怪异,破碎阵敌,卒之造平淡而后已者,信亦无愧云。 从这段文字来看,元好问对陆龟蒙,是相当理解的,并从正反两个方面对他作出明确有评价,可与这首论诗绝句相互参证。“多愤激之辞”、“讥骂太过”可为“百年孤愤”作注,“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”云云即是“百年孤愤竟如何”的答案,可见,前两句不是讥讽陆龟蒙“绝无忧国感愤之辞”,而是恰恰相反,是批评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过分孤愤的作品,是说陆龟蒙隐居山中,那么愤激最终又能怎样呢? 后两句借用陆龟蒙的诗句,意义隐晦,难详所指。古今学者一致断定是批评陆龟蒙的闲逸平淡诗风,这显然与元好问一贯推崇陶、谢、韦、柳一派诗风的诗学旨趣相背,所以不可信。在具体释义时,注家多释末句的“较”字为较量之意,如此一来,连这一句的字面意思亦不甚顺畅、明了。张相《诗词曲语词汇释》释此“较”为“差”之意,最为准确。据此,后两句的字面意思是说,没有人告诉陆龟蒙,斗春草的输赢之间,究竟相差多少?其内在含义究竟为何,仍不明朗。结合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和他所化用的《自遣诗》加以考察,或许能得其仿佛。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批评陆诗“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’”,而陆龟蒙“无多药草在南荣”一诗,将药草与一般春草分开,标榜药草“名品上”,不应该与春草混同起来,正有此意,,所以,元好问借用该诗,可能是批评陆诗的这一缺点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元好问(1190-1257)字裕之,号遗山,太原秀容(今山西忻州)人。系出北魏鲜卑族拓跋氏,唐诗使人元结合裔。高祖元谊,北宋宣和年间官忻州神武军使,定居秀容。好问出生七月,过继叔父元格。格历任掖县、陵川令,卫绍王大安二年(1210)卒于陇城 。好问七岁能诗 ,有神童之目。十四岁从学郝天挺 ,六载而业成。兴定五年(1221)进士,不就选。正大元年(1224 ),中博学宏词科,授儒林郎,充国史院编修 ,历镇平、南阳、内乡县令。八年(1231)秋,受诏入都,除尚书省掾、左司都事,转员外郎。金亡不仕 ,以著述存史自任 。采摭金源君臣遗言往行,至百余万言,元人编修《金史》多本其著。纂成《中州集》十卷 ,附《中州乐府》,有金一代诗词多赖以存。元宪宗七年卒于获鹿(今属河北)寓舍,年六十八。《金史》卷一二六附传元德明。缪钺谓:“金自大定 、明昌以还,文风蔚起,遂于末造笃生遗山,卓为一代宗匠。其诗嗣响子美,方轨放翁,古文浑雅,乐府疏快,国亡以文献自任。所著《壬辰杂编》虽失传 ,而元人纂修《金史 》,多本其书,故独称雅正。诗文史学,萃于一身,非第元明之后无与颉颃,两汉以来 ,固不数数觏也 。”著有《遗山文集》四十卷,《遗山乐府》五卷,《续夷坚志》四卷。《全金元词》收录三百八十馀首,最为完备。

论诗三十首论诗三十首

作者:元好问年代:元体裁:七绝

万古幽人在涧阿,百年孤愤竟如何? 无人说与天随子,春草输赢较几多。

自注:“天随子诗:‘无多药草在南荣,合有新苗次第生。稚子不知 名品上,恐随春草斗输赢。” 该诗评价晚唐诗人陆龟蒙(字鲁望,号天随子),宗廷辅《古今论诗绝句》释曰:“陆鲁望生丁末运,自以未挂朝籍,绝无忧国感愤之辞,故即所为诗微诘示讽。”这种理解既不符合元好问“要感讽,不要出怨怼”(卷五十四《诗文自警》)、“无怨怼”(卷三十六《杨叔能小亨集引》)的一贯宗旨,又不符合元好问对陆龟蒙的取舍,甚至有悖于陆龟蒙的诗文实际,实为谬论。后人未加细察,多沿袭此谬,认为元好问批评陆龟蒙远离现实的生活及其闲逸诗风,唯有李正民征引元好问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,对前两作出了较恰切的解释③,然尚有未尽处,故笔者不嫌辞费,再次征引如下: 龟蒙,高士也。学既博赡,而才亦峻洁,故其成就卓然为一家。然识者尚恨其多愤激之辞而少敦厚之义,若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,不可一二数。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,锼刻太苦,讥骂太过。唯其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,故郁郁之气不能自掩……至其自述云:少攻歌诗,欲与造物者争柄,遇事辄变化不一,其体裁始则陵轹波涛,穿穴险固,囚锁怪异,破碎阵敌,卒之造平淡而后已者,信亦无愧云。 从这段文字来看,元好问对陆龟蒙,是相当理解的,并从正反两个方面对他作出明确有评价,可与这首论诗绝句相互参证。“多愤激之辞”、“讥骂太过”可为“百年孤愤”作注,“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”云云即是“百年孤愤竟如何”的答案,可见,前两句不是讥讽陆龟蒙“绝无忧国感愤之辞”,而是恰恰相反,是批评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过分孤愤的作品,是说陆龟蒙隐居山中,那么愤激最终又能怎样呢? 后两句借用陆龟蒙的诗句,意义隐晦,难详所指。古今学者一致断定是批评陆龟蒙的闲逸平淡诗风,这显然与元好问一贯推崇陶、谢、韦、柳一派诗风的诗学旨趣相背,所以不可信。在具体释义时,注家多释末句的“较”字为较量之意,如此一来,连这一句的字面意思亦不甚顺畅、明了。张相《诗词曲语词汇释》释此“较”为“差”之意,最为准确。据此,后两句的字面意思是说,没有人告诉陆龟蒙,斗春草的输赢之间,究竟相差多少?其内在含义究竟为何,仍不明朗。结合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和他所化用的《自遣诗》加以考察,或许能得其仿佛。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批评陆诗“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’”,而陆龟蒙“无多药草在南荣”一诗,将药草与一般春草分开,标榜药草“名品上”,不应该与春草混同起来,正有此意,,所以,元好问借用该诗,可能是批评陆诗的这一缺点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元好问(1190-1257)字裕之,号遗山,太原秀容(今山西忻州)人。系出北魏鲜卑族拓跋氏,唐诗使人元结合裔。高祖元谊,北宋宣和年间官忻州神武军使,定居秀容。好问出生七月,过继叔父元格。格历任掖县、陵川令,卫绍王大安二年(1210)卒于陇城 。好问七岁能诗 ,有神童之目。十四岁从学郝天挺 ,六载而业成。兴定五年(1221)进士,不就选。正大元年(1224 ),中博学宏词科,授儒林郎,充国史院编修 ,历镇平、南阳、内乡县令。八年(1231)秋,受诏入都,除尚书省掾、左司都事,转员外郎。金亡不仕 ,以著述存史自任 。采摭金源君臣遗言往行,至百余万言,元人编修《金史》多本其著。纂成《中州集》十卷 ,附《中州乐府》,有金一代诗词多赖以存。元宪宗七年卒于获鹿(今属河北)寓舍,年六十八。《金史》卷一二六附传元德明。缪钺谓:“金自大定 、明昌以还,文风蔚起,遂于末造笃生遗山,卓为一代宗匠。其诗嗣响子美,方轨放翁,古文浑雅,乐府疏快,国亡以文献自任。所著《壬辰杂编》虽失传 ,而元人纂修《金史 》,多本其书,故独称雅正。诗文史学,萃于一身,非第元明之后无与颉颃,两汉以来 ,固不数数觏也 。”著有《遗山文集》四十卷,《遗山乐府》五卷,《续夷坚志》四卷。《全金元词》收录三百八十馀首,最为完备。

论诗三十首

论诗三十首

作者:元好问年代:元体裁:七绝

万古幽人在涧阿,百年孤愤竟如何? 无人说与天随子,春草输赢较几多。

自注:“天随子诗:‘无多药草在南荣,合有新苗次第生。稚子不知 名品上,恐随春草斗输赢。” 该诗评价晚唐诗人陆龟蒙(字鲁望,号天随子),宗廷辅《古今论诗绝句》释曰:“陆鲁望生丁末运,自以未挂朝籍,绝无忧国感愤之辞,故即所为诗微诘示讽。”这种理解既不符合元好问“要感讽,不要出怨怼”(卷五十四《诗文自警》)、“无怨怼”(卷三十六《杨叔能小亨集引》)的一贯宗旨,又不符合元好问对陆龟蒙的取舍,甚至有悖于陆龟蒙的诗文实际,实为谬论。后人未加细察,多沿袭此谬,认为元好问批评陆龟蒙远离现实的生活及其闲逸诗风,唯有李正民征引元好问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,对前两作出了较恰切的解释③,然尚有未尽处,故笔者不嫌辞费,再次征引如下: 龟蒙,高士也。学既博赡,而才亦峻洁,故其成就卓然为一家。然识者尚恨其多愤激之辞而少敦厚之义,若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,不可一二数。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,锼刻太苦,讥骂太过。唯其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,故郁郁之气不能自掩……至其自述云:少攻歌诗,欲与造物者争柄,遇事辄变化不一,其体裁始则陵轹波涛,穿穴险固,囚锁怪异,破碎阵敌,卒之造平淡而后已者,信亦无愧云。 从这段文字来看,元好问对陆龟蒙,是相当理解的,并从正反两个方面对他作出明确有评价,可与这首论诗绝句相互参证。“多愤激之辞”、“讥骂太过”可为“百年孤愤”作注,“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”云云即是“百年孤愤竟如何”的答案,可见,前两句不是讥讽陆龟蒙“绝无忧国感愤之辞”,而是恰恰相反,是批评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过分孤愤的作品,是说陆龟蒙隐居山中,那么愤激最终又能怎样呢? 后两句借用陆龟蒙的诗句,意义隐晦,难详所指。古今学者一致断定是批评陆龟蒙的闲逸平淡诗风,这显然与元好问一贯推崇陶、谢、韦、柳一派诗风的诗学旨趣相背,所以不可信。在具体释义时,注家多释末句的“较”字为较量之意,如此一来,连这一句的字面意思亦不甚顺畅、明了。张相《诗词曲语词汇释》释此“较”为“差”之意,最为准确。据此,后两句的字面意思是说,没有人告诉陆龟蒙,斗春草的输赢之间,究竟相差多少?其内在含义究竟为何,仍不明朗。结合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和他所化用的《自遣诗》加以考察,或许能得其仿佛。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批评陆诗“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’”,而陆龟蒙“无多药草在南荣”一诗,将药草与一般春草分开,标榜药草“名品上”,不应该与春草混同起来,正有此意,,所以,元好问借用该诗,可能是批评陆诗的这一缺点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元好问(1190-1257)字裕之,号遗山,太原秀容(今山西忻州)人。系出北魏鲜卑族拓跋氏,唐诗使人元结合裔。高祖元谊,北宋宣和年间官忻州神武军使,定居秀容。好问出生七月,过继叔父元格。格历任掖县、陵川令,卫绍王大安二年(1210)卒于陇城 。好问七岁能诗 ,有神童之目。十四岁从学郝天挺 ,六载而业成。兴定五年(1221)进士,不就选。正大元年(1224 ),中博学宏词科,授儒林郎,充国史院编修 ,历镇平、南阳、内乡县令。八年(1231)秋,受诏入都,除尚书省掾、左司都事,转员外郎。金亡不仕 ,以著述存史自任 。采摭金源君臣遗言往行,至百余万言,元人编修《金史》多本其著。纂成《中州集》十卷 ,附《中州乐府》,有金一代诗词多赖以存。元宪宗七年卒于获鹿(今属河北)寓舍,年六十八。《金史》卷一二六附传元德明。缪钺谓:“金自大定 、明昌以还,文风蔚起,遂于末造笃生遗山,卓为一代宗匠。其诗嗣响子美,方轨放翁,古文浑雅,乐府疏快,国亡以文献自任。所著《壬辰杂编》虽失传 ,而元人纂修《金史 》,多本其书,故独称雅正。诗文史学,萃于一身,非第元明之后无与颉颃,两汉以来 ,固不数数觏也 。”著有《遗山文集》四十卷,《遗山乐府》五卷,《续夷坚志》四卷。《全金元词》收录三百八十馀首,最为完备。

论诗三十首论诗三十首

作者:元好问年代:元体裁:七绝

万古幽人在涧阿,百年孤愤竟如何? 无人说与天随子,春草输赢较几多。

自注:“天随子诗:‘无多药草在南荣,合有新苗次第生。稚子不知 名品上,恐随春草斗输赢。” 该诗评价晚唐诗人陆龟蒙(字鲁望,号天随子),宗廷辅《古今论诗绝句》释曰:“陆鲁望生丁末运,自以未挂朝籍,绝无忧国感愤之辞,故即所为诗微诘示讽。”这种理解既不符合元好问“要感讽,不要出怨怼”(卷五十四《诗文自警》)、“无怨怼”(卷三十六《杨叔能小亨集引》)的一贯宗旨,又不符合元好问对陆龟蒙的取舍,甚至有悖于陆龟蒙的诗文实际,实为谬论。后人未加细察,多沿袭此谬,认为元好问批评陆龟蒙远离现实的生活及其闲逸诗风,唯有李正民征引元好问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,对前两作出了较恰切的解释③,然尚有未尽处,故笔者不嫌辞费,再次征引如下: 龟蒙,高士也。学既博赡,而才亦峻洁,故其成就卓然为一家。然识者尚恨其多愤激之辞而少敦厚之义,若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,不可一二数。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,锼刻太苦,讥骂太过。唯其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,故郁郁之气不能自掩……至其自述云:少攻歌诗,欲与造物者争柄,遇事辄变化不一,其体裁始则陵轹波涛,穿穴险固,囚锁怪异,破碎阵敌,卒之造平淡而后已者,信亦无愧云。 从这段文字来看,元好问对陆龟蒙,是相当理解的,并从正反两个方面对他作出明确有评价,可与这首论诗绝句相互参证。“多愤激之辞”、“讥骂太过”可为“百年孤愤”作注,“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”云云即是“百年孤愤竟如何”的答案,可见,前两句不是讥讽陆龟蒙“绝无忧国感愤之辞”,而是恰恰相反,是批评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过分孤愤的作品,是说陆龟蒙隐居山中,那么愤激最终又能怎样呢? 后两句借用陆龟蒙的诗句,意义隐晦,难详所指。古今学者一致断定是批评陆龟蒙的闲逸平淡诗风,这显然与元好问一贯推崇陶、谢、韦、柳一派诗风的诗学旨趣相背,所以不可信。在具体释义时,注家多释末句的“较”字为较量之意,如此一来,连这一句的字面意思亦不甚顺畅、明了。张相《诗词曲语词汇释》释此“较”为“差”之意,最为准确。据此,后两句的字面意思是说,没有人告诉陆龟蒙,斗春草的输赢之间,究竟相差多少?其内在含义究竟为何,仍不明朗。结合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和他所化用的《自遣诗》加以考察,或许能得其仿佛。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批评陆诗“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’”,而陆龟蒙“无多药草在南荣”一诗,将药草与一般春草分开,标榜药草“名品上”,不应该与春草混同起来,正有此意,,所以,元好问借用该诗,可能是批评陆诗的这一缺点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元好问(1190-1257)字裕之,号遗山,太原秀容(今山西忻州)人。系出北魏鲜卑族拓跋氏,唐诗使人元结合裔。高祖元谊,北宋宣和年间官忻州神武军使,定居秀容。好问出生七月,过继叔父元格。格历任掖县、陵川令,卫绍王大安二年(1210)卒于陇城 。好问七岁能诗 ,有神童之目。十四岁从学郝天挺 ,六载而业成。兴定五年(1221)进士,不就选。正大元年(1224 ),中博学宏词科,授儒林郎,充国史院编修 ,历镇平、南阳、内乡县令。八年(1231)秋,受诏入都,除尚书省掾、左司都事,转员外郎。金亡不仕 ,以著述存史自任 。采摭金源君臣遗言往行,至百余万言,元人编修《金史》多本其著。纂成《中州集》十卷 ,附《中州乐府》,有金一代诗词多赖以存。元宪宗七年卒于获鹿(今属河北)寓舍,年六十八。《金史》卷一二六附传元德明。缪钺谓:“金自大定 、明昌以还,文风蔚起,遂于末造笃生遗山,卓为一代宗匠。其诗嗣响子美,方轨放翁,古文浑雅,乐府疏快,国亡以文献自任。所著《壬辰杂编》虽失传 ,而元人纂修《金史 》,多本其书,故独称雅正。诗文史学,萃于一身,非第元明之后无与颉颃,两汉以来 ,固不数数觏也 。”著有《遗山文集》四十卷,《遗山乐府》五卷,《续夷坚志》四卷。《全金元词》收录三百八十馀首,最为完备。

论诗三十首

作者:元好问年代:元体裁:七绝

万古幽人在涧阿,百年孤愤竟如何? 无人说与天随子,春草输赢较几多。

自注:“天随子诗:‘无多药草在南荣,合有新苗次第生。稚子不知 名品上,恐随春草斗输赢。” 该诗评价晚唐诗人陆龟蒙(字鲁望,号天随子),宗廷辅《古今论诗绝句》释曰:“陆鲁望生丁末运,自以未挂朝籍,绝无忧国感愤之辞,故即所为诗微诘示讽。”这种理解既不符合元好问“要感讽,不要出怨怼”(卷五十四《诗文自警》)、“无怨怼”(卷三十六《杨叔能小亨集引》)的一贯宗旨,又不符合元好问对陆龟蒙的取舍,甚至有悖于陆龟蒙的诗文实际,实为谬论。后人未加细察,多沿袭此谬,认为元好问批评陆龟蒙远离现实的生活及其闲逸诗风,唯有李正民征引元好问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,对前两作出了较恰切的解释③,然尚有未尽处,故笔者不嫌辞费,再次征引如下: 龟蒙,高士也。学既博赡,而才亦峻洁,故其成就卓然为一家。然识者尚恨其多愤激之辞而少敦厚之义,若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,不可一二数。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,锼刻太苦,讥骂太过。唯其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,故郁郁之气不能自掩……至其自述云:少攻歌诗,欲与造物者争柄,遇事辄变化不一,其体裁始则陵轹波涛,穿穴险固,囚锁怪异,破碎阵敌,卒之造平淡而后已者,信亦无愧云。 从这段文字来看,元好问对陆龟蒙,是相当理解的,并从正反两个方面对他作出明确有评价,可与这首论诗绝句相互参证。“多愤激之辞”、“讥骂太过”可为“百年孤愤”作注,“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”云云即是“百年孤愤竟如何”的答案,可见,前两句不是讥讽陆龟蒙“绝无忧国感愤之辞”,而是恰恰相反,是批评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过分孤愤的作品,是说陆龟蒙隐居山中,那么愤激最终又能怎样呢? 后两句借用陆龟蒙的诗句,意义隐晦,难详所指。古今学者一致断定是批评陆龟蒙的闲逸平淡诗风,这显然与元好问一贯推崇陶、谢、韦、柳一派诗风的诗学旨趣相背,所以不可信。在具体释义时,注家多释末句的“较”字为较量之意,如此一来,连这一句的字面意思亦不甚顺畅、明了。张相《诗词曲语词汇释》释此“较”为“差”之意,最为准确。据此,后两句的字面意思是说,没有人告诉陆龟蒙,斗春草的输赢之间,究竟相差多少?其内在含义究竟为何,仍不明朗。结合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和他所化用的《自遣诗》加以考察,或许能得其仿佛。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批评陆诗“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’”,而陆龟蒙“无多药草在南荣”一诗,将药草与一般春草分开,标榜药草“名品上”,不应该与春草混同起来,正有此意,,所以,元好问借用该诗,可能是批评陆诗的这一缺点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元好问(1190-1257)字裕之,号遗山,太原秀容(今山西忻州)人。系出北魏鲜卑族拓跋氏,唐诗使人元结合裔。高祖元谊,北宋宣和年间官忻州神武军使,定居秀容。好问出生七月,过继叔父元格。格历任掖县、陵川令,卫绍王大安二年(1210)卒于陇城 。好问七岁能诗 ,有神童之目。十四岁从学郝天挺 ,六载而业成。兴定五年(1221)进士,不就选。正大元年(1224 ),中博学宏词科,授儒林郎,充国史院编修 ,历镇平、南阳、内乡县令。八年(1231)秋,受诏入都,除尚书省掾、左司都事,转员外郎。金亡不仕 ,以著述存史自任 。采摭金源君臣遗言往行,至百余万言,元人编修《金史》多本其著。纂成《中州集》十卷 ,附《中州乐府》,有金一代诗词多赖以存。元宪宗七年卒于获鹿(今属河北)寓舍,年六十八。《金史》卷一二六附传元德明。缪钺谓:“金自大定 、明昌以还,文风蔚起,遂于末造笃生遗山,卓为一代宗匠。其诗嗣响子美,方轨放翁,古文浑雅,乐府疏快,国亡以文献自任。所著《壬辰杂编》虽失传 ,而元人纂修《金史 》,多本其书,故独称雅正。诗文史学,萃于一身,非第元明之后无与颉颃,两汉以来 ,固不数数觏也 。”著有《遗山文集》四十卷,《遗山乐府》五卷,《续夷坚志》四卷。《全金元词》收录三百八十馀首,最为完备。

论诗三十首

作者:元好问年代:元体裁:七绝

万古幽人在涧阿,百年孤愤竟如何? 无人说与天随子,春草输赢较几多。

自注:“天随子诗:‘无多药草在南荣,合有新苗次第生。稚子不知 名品上,恐随春草斗输赢。” 该诗评价晚唐诗人陆龟蒙(字鲁望,号天随子),宗廷辅《古今论诗绝句》释曰:“陆鲁望生丁末运,自以未挂朝籍,绝无忧国感愤之辞,故即所为诗微诘示讽。”这种理解既不符合元好问“要感讽,不要出怨怼”(卷五十四《诗文自警》)、“无怨怼”(卷三十六《杨叔能小亨集引》)的一贯宗旨,又不符合元好问对陆龟蒙的取舍,甚至有悖于陆龟蒙的诗文实际,实为谬论。后人未加细察,多沿袭此谬,认为元好问批评陆龟蒙远离现实的生活及其闲逸诗风,唯有李正民征引元好问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,对前两作出了较恰切的解释③,然尚有未尽处,故笔者不嫌辞费,再次征引如下: 龟蒙,高士也。学既博赡,而才亦峻洁,故其成就卓然为一家。然识者尚恨其多愤激之辞而少敦厚之义,若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,不可一二数。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,锼刻太苦,讥骂太过。唯其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,故郁郁之气不能自掩……至其自述云:少攻歌诗,欲与造物者争柄,遇事辄变化不一,其体裁始则陵轹波涛,穿穴险固,囚锁怪异,破碎阵敌,卒之造平淡而后已者,信亦无愧云。 从这段文字来看,元好问对陆龟蒙,是相当理解的,并从正反两个方面对他作出明确有评价,可与这首论诗绝句相互参证。“多愤激之辞”、“讥骂太过”可为“百年孤愤”作注,“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”云云即是“百年孤愤竟如何”的答案,可见,前两句不是讥讽陆龟蒙“绝无忧国感愤之辞”,而是恰恰相反,是批评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过分孤愤的作品,是说陆龟蒙隐居山中,那么愤激最终又能怎样呢? 后两句借用陆龟蒙的诗句,意义隐晦,难详所指。古今学者一致断定是批评陆龟蒙的闲逸平淡诗风,这显然与元好问一贯推崇陶、谢、韦、柳一派诗风的诗学旨趣相背,所以不可信。在具体释义时,注家多释末句的“较”字为较量之意,如此一来,连这一句的字面意思亦不甚顺畅、明了。张相《诗词曲语词汇释》释此“较”为“差”之意,最为准确。据此,后两句的字面意思是说,没有人告诉陆龟蒙,斗春草的输赢之间,究竟相差多少?其内在含义究竟为何,仍不明朗。结合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和他所化用的《自遣诗》加以考察,或许能得其仿佛。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批评陆诗“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’”,而陆龟蒙“无多药草在南荣”一诗,将药草与一般春草分开,标榜药草“名品上”,不应该与春草混同起来,正有此意,,所以,元好问借用该诗,可能是批评陆诗的这一缺点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元好问(1190-1257)字裕之,号遗山,太原秀容(今山西忻州)人。系出北魏鲜卑族拓跋氏,唐诗使人元结合裔。高祖元谊,北宋宣和年间官忻州神武军使,定居秀容。好问出生七月,过继叔父元格。格历任掖县、陵川令,卫绍王大安二年(1210)卒于陇城 。好问七岁能诗 ,有神童之目。十四岁从学郝天挺 ,六载而业成。兴定五年(1221)进士,不就选。正大元年(1224 ),中博学宏词科,授儒林郎,充国史院编修 ,历镇平、南阳、内乡县令。八年(1231)秋,受诏入都,除尚书省掾、左司都事,转员外郎。金亡不仕 ,以著述存史自任 。采摭金源君臣遗言往行,至百余万言,元人编修《金史》多本其著。纂成《中州集》十卷 ,附《中州乐府》,有金一代诗词多赖以存。元宪宗七年卒于获鹿(今属河北)寓舍,年六十八。《金史》卷一二六附传元德明。缪钺谓:“金自大定 、明昌以还,文风蔚起,遂于末造笃生遗山,卓为一代宗匠。其诗嗣响子美,方轨放翁,古文浑雅,乐府疏快,国亡以文献自任。所著《壬辰杂编》虽失传 ,而元人纂修《金史 》,多本其书,故独称雅正。诗文史学,萃于一身,非第元明之后无与颉颃,两汉以来 ,固不数数觏也 。”著有《遗山文集》四十卷,《遗山乐府》五卷,《续夷坚志》四卷。《全金元词》收录三百八十馀首,最为完备。

论诗三十首

论诗三十首

作者:元好问年代:元体裁:七绝

万古幽人在涧阿,百年孤愤竟如何? 无人说与天随子,春草输赢较几多。

自注:“天随子诗:‘无多药草在南荣,合有新苗次第生。稚子不知 名品上,恐随春草斗输赢。” 该诗评价晚唐诗人陆龟蒙(字鲁望,号天随子),宗廷辅《古今论诗绝句》释曰:“陆鲁望生丁末运,自以未挂朝籍,绝无忧国感愤之辞,故即所为诗微诘示讽。”这种理解既不符合元好问“要感讽,不要出怨怼”(卷五十四《诗文自警》)、“无怨怼”(卷三十六《杨叔能小亨集引》)的一贯宗旨,又不符合元好问对陆龟蒙的取舍,甚至有悖于陆龟蒙的诗文实际,实为谬论。后人未加细察,多沿袭此谬,认为元好问批评陆龟蒙远离现实的生活及其闲逸诗风,唯有李正民征引元好问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,对前两作出了较恰切的解释③,然尚有未尽处,故笔者不嫌辞费,再次征引如下: 龟蒙,高士也。学既博赡,而才亦峻洁,故其成就卓然为一家。然识者尚恨其多愤激之辞而少敦厚之义,若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,不可一二数。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,锼刻太苦,讥骂太过。唯其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,故郁郁之气不能自掩……至其自述云:少攻歌诗,欲与造物者争柄,遇事辄变化不一,其体裁始则陵轹波涛,穿穴险固,囚锁怪异,破碎阵敌,卒之造平淡而后已者,信亦无愧云。 从这段文字来看,元好问对陆龟蒙,是相当理解的,并从正反两个方面对他作出明确有评价,可与这首论诗绝句相互参证。“多愤激之辞”、“讥骂太过”可为“百年孤愤”作注,“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”云云即是“百年孤愤竟如何”的答案,可见,前两句不是讥讽陆龟蒙“绝无忧国感愤之辞”,而是恰恰相反,是批评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过分孤愤的作品,是说陆龟蒙隐居山中,那么愤激最终又能怎样呢? 后两句借用陆龟蒙的诗句,意义隐晦,难详所指。古今学者一致断定是批评陆龟蒙的闲逸平淡诗风,这显然与元好问一贯推崇陶、谢、韦、柳一派诗风的诗学旨趣相背,所以不可信。在具体释义时,注家多释末句的“较”字为较量之意,如此一来,连这一句的字面意思亦不甚顺畅、明了。张相《诗词曲语词汇释》释此“较”为“差”之意,最为准确。据此,后两句的字面意思是说,没有人告诉陆龟蒙,斗春草的输赢之间,究竟相差多少?其内在含义究竟为何,仍不明朗。结合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和他所化用的《自遣诗》加以考察,或许能得其仿佛。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批评陆诗“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’”,而陆龟蒙“无多药草在南荣”一诗,将药草与一般春草分开,标榜药草“名品上”,不应该与春草混同起来,正有此意,,所以,元好问借用该诗,可能是批评陆诗的这一缺点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元好问(1190-1257)字裕之,号遗山,太原秀容(今山西忻州)人。系出北魏鲜卑族拓跋氏,唐诗使人元结合裔。高祖元谊,北宋宣和年间官忻州神武军使,定居秀容。好问出生七月,过继叔父元格。格历任掖县、陵川令,卫绍王大安二年(1210)卒于陇城 。好问七岁能诗 ,有神童之目。十四岁从学郝天挺 ,六载而业成。兴定五年(1221)进士,不就选。正大元年(1224 ),中博学宏词科,授儒林郎,充国史院编修 ,历镇平、南阳、内乡县令。八年(1231)秋,受诏入都,除尚书省掾、左司都事,转员外郎。金亡不仕 ,以著述存史自任 。采摭金源君臣遗言往行,至百余万言,元人编修《金史》多本其著。纂成《中州集》十卷 ,附《中州乐府》,有金一代诗词多赖以存。元宪宗七年卒于获鹿(今属河北)寓舍,年六十八。《金史》卷一二六附传元德明。缪钺谓:“金自大定 、明昌以还,文风蔚起,遂于末造笃生遗山,卓为一代宗匠。其诗嗣响子美,方轨放翁,古文浑雅,乐府疏快,国亡以文献自任。所著《壬辰杂编》虽失传 ,而元人纂修《金史 》,多本其书,故独称雅正。诗文史学,萃于一身,非第元明之后无与颉颃,两汉以来 ,固不数数觏也 。”著有《遗山文集》四十卷,《遗山乐府》五卷,《续夷坚志》四卷。《全金元词》收录三百八十馀首,最为完备。

论诗三十首

论诗三十首

作者:元好问年代:元体裁:七绝

万古幽人在涧阿,百年孤愤竟如何? 无人说与天随子,春草输赢较几多。

自注:“天随子诗:‘无多药草在南荣,合有新苗次第生。稚子不知 名品上,恐随春草斗输赢。” 该诗评价晚唐诗人陆龟蒙(字鲁望,号天随子),宗廷辅《古今论诗绝句》释曰:“陆鲁望生丁末运,自以未挂朝籍,绝无忧国感愤之辞,故即所为诗微诘示讽。”这种理解既不符合元好问“要感讽,不要出怨怼”(卷五十四《诗文自警》)、“无怨怼”(卷三十六《杨叔能小亨集引》)的一贯宗旨,又不符合元好问对陆龟蒙的取舍,甚至有悖于陆龟蒙的诗文实际,实为谬论。后人未加细察,多沿袭此谬,认为元好问批评陆龟蒙远离现实的生活及其闲逸诗风,唯有李正民征引元好问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,对前两作出了较恰切的解释③,然尚有未尽处,故笔者不嫌辞费,再次征引如下: 龟蒙,高士也。学既博赡,而才亦峻洁,故其成就卓然为一家。然识者尚恨其多愤激之辞而少敦厚之义,若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,不可一二数。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,锼刻太苦,讥骂太过。唯其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,故郁郁之气不能自掩……至其自述云:少攻歌诗,欲与造物者争柄,遇事辄变化不一,其体裁始则陵轹波涛,穿穴险固,囚锁怪异,破碎阵敌,卒之造平淡而后已者,信亦无愧云。 从这段文字来看,元好问对陆龟蒙,是相当理解的,并从正反两个方面对他作出明确有评价,可与这首论诗绝句相互参证。“多愤激之辞”、“讥骂太过”可为“百年孤愤”作注,“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”云云即是“百年孤愤竟如何”的答案,可见,前两句不是讥讽陆龟蒙“绝无忧国感愤之辞”,而是恰恰相反,是批评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过分孤愤的作品,是说陆龟蒙隐居山中,那么愤激最终又能怎样呢? 后两句借用陆龟蒙的诗句,意义隐晦,难详所指。古今学者一致断定是批评陆龟蒙的闲逸平淡诗风,这显然与元好问一贯推崇陶、谢、韦、柳一派诗风的诗学旨趣相背,所以不可信。在具体释义时,注家多释末句的“较”字为较量之意,如此一来,连这一句的字面意思亦不甚顺畅、明了。张相《诗词曲语词汇释》释此“较”为“差”之意,最为准确。据此,后两句的字面意思是说,没有人告诉陆龟蒙,斗春草的输赢之间,究竟相差多少?其内在含义究竟为何,仍不明朗。结合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和他所化用的《自遣诗》加以考察,或许能得其仿佛。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批评陆诗“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’”,而陆龟蒙“无多药草在南荣”一诗,将药草与一般春草分开,标榜药草“名品上”,不应该与春草混同起来,正有此意,,所以,元好问借用该诗,可能是批评陆诗的这一缺点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元好问(1190-1257)字裕之,号遗山,太原秀容(今山西忻州)人。系出北魏鲜卑族拓跋氏,唐诗使人元结合裔。高祖元谊,北宋宣和年间官忻州神武军使,定居秀容。好问出生七月,过继叔父元格。格历任掖县、陵川令,卫绍王大安二年(1210)卒于陇城 。好问七岁能诗 ,有神童之目。十四岁从学郝天挺 ,六载而业成。兴定五年(1221)进士,不就选。正大元年(1224 ),中博学宏词科,授儒林郎,充国史院编修 ,历镇平、南阳、内乡县令。八年(1231)秋,受诏入都,除尚书省掾、左司都事,转员外郎。金亡不仕 ,以著述存史自任 。采摭金源君臣遗言往行,至百余万言,元人编修《金史》多本其著。纂成《中州集》十卷 ,附《中州乐府》,有金一代诗词多赖以存。元宪宗七年卒于获鹿(今属河北)寓舍,年六十八。《金史》卷一二六附传元德明。缪钺谓:“金自大定 、明昌以还,文风蔚起,遂于末造笃生遗山,卓为一代宗匠。其诗嗣响子美,方轨放翁,古文浑雅,乐府疏快,国亡以文献自任。所著《壬辰杂编》虽失传 ,而元人纂修《金史 》,多本其书,故独称雅正。诗文史学,萃于一身,非第元明之后无与颉颃,两汉以来 ,固不数数觏也 。”著有《遗山文集》四十卷,《遗山乐府》五卷,《续夷坚志》四卷。《全金元词》收录三百八十馀首,最为完备。

论诗三十首

作者:元好问年代:元体裁:七绝

万古幽人在涧阿,百年孤愤竟如何? 无人说与天随子,春草输赢较几多。

自注:“天随子诗:‘无多药草在南荣,合有新苗次第生。稚子不知 名品上,恐随春草斗输赢。” 该诗评价晚唐诗人陆龟蒙(字鲁望,号天随子),宗廷辅《古今论诗绝句》释曰:“陆鲁望生丁末运,自以未挂朝籍,绝无忧国感愤之辞,故即所为诗微诘示讽。”这种理解既不符合元好问“要感讽,不要出怨怼”(卷五十四《诗文自警》)、“无怨怼”(卷三十六《杨叔能小亨集引》)的一贯宗旨,又不符合元好问对陆龟蒙的取舍,甚至有悖于陆龟蒙的诗文实际,实为谬论。后人未加细察,多沿袭此谬,认为元好问批评陆龟蒙远离现实的生活及其闲逸诗风,唯有李正民征引元好问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,对前两作出了较恰切的解释③,然尚有未尽处,故笔者不嫌辞费,再次征引如下: 龟蒙,高士也。学既博赡,而才亦峻洁,故其成就卓然为一家。然识者尚恨其多愤激之辞而少敦厚之义,若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,不可一二数。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,锼刻太苦,讥骂太过。唯其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,故郁郁之气不能自掩……至其自述云:少攻歌诗,欲与造物者争柄,遇事辄变化不一,其体裁始则陵轹波涛,穿穴险固,囚锁怪异,破碎阵敌,卒之造平淡而后已者,信亦无愧云。 从这段文字来看,元好问对陆龟蒙,是相当理解的,并从正反两个方面对他作出明确有评价,可与这首论诗绝句相互参证。“多愤激之辞”、“讥骂太过”可为“百年孤愤”作注,“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”云云即是“百年孤愤竟如何”的答案,可见,前两句不是讥讽陆龟蒙“绝无忧国感愤之辞”,而是恰恰相反,是批评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过分孤愤的作品,是说陆龟蒙隐居山中,那么愤激最终又能怎样呢? 后两句借用陆龟蒙的诗句,意义隐晦,难详所指。古今学者一致断定是批评陆龟蒙的闲逸平淡诗风,这显然与元好问一贯推崇陶、谢、韦、柳一派诗风的诗学旨趣相背,所以不可信。在具体释义时,注家多释末句的“较”字为较量之意,如此一来,连这一句的字面意思亦不甚顺畅、明了。张相《诗词曲语词汇释》释此“较”为“差”之意,最为准确。据此,后两句的字面意思是说,没有人告诉陆龟蒙,斗春草的输赢之间,究竟相差多少?其内在含义究竟为何,仍不明朗。结合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和他所化用的《自遣诗》加以考察,或许能得其仿佛。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批评陆诗“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’”,而陆龟蒙“无多药草在南荣”一诗,将药草与一般春草分开,标榜药草“名品上”,不应该与春草混同起来,正有此意,,所以,元好问借用该诗,可能是批评陆诗的这一缺点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元好问(1190-1257)字裕之,号遗山,太原秀容(今山西忻州)人。系出北魏鲜卑族拓跋氏,唐诗使人元结合裔。高祖元谊,北宋宣和年间官忻州神武军使,定居秀容。好问出生七月,过继叔父元格。格历任掖县、陵川令,卫绍王大安二年(1210)卒于陇城 。好问七岁能诗 ,有神童之目。十四岁从学郝天挺 ,六载而业成。兴定五年(1221)进士,不就选。正大元年(1224 ),中博学宏词科,授儒林郎,充国史院编修 ,历镇平、南阳、内乡县令。八年(1231)秋,受诏入都,除尚书省掾、左司都事,转员外郎。金亡不仕 ,以著述存史自任 。采摭金源君臣遗言往行,至百余万言,元人编修《金史》多本其著。纂成《中州集》十卷 ,附《中州乐府》,有金一代诗词多赖以存。元宪宗七年卒于获鹿(今属河北)寓舍,年六十八。《金史》卷一二六附传元德明。缪钺谓:“金自大定 、明昌以还,文风蔚起,遂于末造笃生遗山,卓为一代宗匠。其诗嗣响子美,方轨放翁,古文浑雅,乐府疏快,国亡以文献自任。所著《壬辰杂编》虽失传 ,而元人纂修《金史 》,多本其书,故独称雅正。诗文史学,萃于一身,非第元明之后无与颉颃,两汉以来 ,固不数数觏也 。”著有《遗山文集》四十卷,《遗山乐府》五卷,《续夷坚志》四卷。《全金元词》收录三百八十馀首,最为完备。

论诗三十首论诗三十首论诗三十首论诗三十首

作者:元好问年代:元体裁:七绝

万古幽人在涧阿,百年孤愤竟如何? 无人说与天随子,春草输赢较几多。

自注:“天随子诗:‘无多药草在南荣,合有新苗次第生。稚子不知 名品上,恐随春草斗输赢。” 该诗评价晚唐诗人陆龟蒙(字鲁望,号天随子),宗廷辅《古今论诗绝句》释曰:“陆鲁望生丁末运,自以未挂朝籍,绝无忧国感愤之辞,故即所为诗微诘示讽。”这种理解既不符合元好问“要感讽,不要出怨怼”(卷五十四《诗文自警》)、“无怨怼”(卷三十六《杨叔能小亨集引》)的一贯宗旨,又不符合元好问对陆龟蒙的取舍,甚至有悖于陆龟蒙的诗文实际,实为谬论。后人未加细察,多沿袭此谬,认为元好问批评陆龟蒙远离现实的生活及其闲逸诗风,唯有李正民征引元好问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,对前两作出了较恰切的解释③,然尚有未尽处,故笔者不嫌辞费,再次征引如下: 龟蒙,高士也。学既博赡,而才亦峻洁,故其成就卓然为一家。然识者尚恨其多愤激之辞而少敦厚之义,若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,不可一二数。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,锼刻太苦,讥骂太过。唯其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,故郁郁之气不能自掩……至其自述云:少攻歌诗,欲与造物者争柄,遇事辄变化不一,其体裁始则陵轹波涛,穿穴险固,囚锁怪异,破碎阵敌,卒之造平淡而后已者,信亦无愧云。 从这段文字来看,元好问对陆龟蒙,是相当理解的,并从正反两个方面对他作出明确有评价,可与这首论诗绝句相互参证。“多愤激之辞”、“讥骂太过”可为“百年孤愤”作注,“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”云云即是“百年孤愤竟如何”的答案,可见,前两句不是讥讽陆龟蒙“绝无忧国感愤之辞”,而是恰恰相反,是批评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过分孤愤的作品,是说陆龟蒙隐居山中,那么愤激最终又能怎样呢? 后两句借用陆龟蒙的诗句,意义隐晦,难详所指。古今学者一致断定是批评陆龟蒙的闲逸平淡诗风,这显然与元好问一贯推崇陶、谢、韦、柳一派诗风的诗学旨趣相背,所以不可信。在具体释义时,注家多释末句的“较”字为较量之意,如此一来,连这一句的字面意思亦不甚顺畅、明了。张相《诗词曲语词汇释》释此“较”为“差”之意,最为准确。据此,后两句的字面意思是说,没有人告诉陆龟蒙,斗春草的输赢之间,究竟相差多少?其内在含义究竟为何,仍不明朗。结合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和他所化用的《自遣诗》加以考察,或许能得其仿佛。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批评陆诗“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’”,而陆龟蒙“无多药草在南荣”一诗,将药草与一般春草分开,标榜药草“名品上”,不应该与春草混同起来,正有此意,,所以,元好问借用该诗,可能是批评陆诗的这一缺点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元好问(1190-1257)字裕之,号遗山,太原秀容(今山西忻州)人。系出北魏鲜卑族拓跋氏,唐诗使人元结合裔。高祖元谊,北宋宣和年间官忻州神武军使,定居秀容。好问出生七月,过继叔父元格。格历任掖县、陵川令,卫绍王大安二年(1210)卒于陇城 。好问七岁能诗 ,有神童之目。十四岁从学郝天挺 ,六载而业成。兴定五年(1221)进士,不就选。正大元年(1224 ),中博学宏词科,授儒林郎,充国史院编修 ,历镇平、南阳、内乡县令。八年(1231)秋,受诏入都,除尚书省掾、左司都事,转员外郎。金亡不仕 ,以著述存史自任 。采摭金源君臣遗言往行,至百余万言,元人编修《金史》多本其著。纂成《中州集》十卷 ,附《中州乐府》,有金一代诗词多赖以存。元宪宗七年卒于获鹿(今属河北)寓舍,年六十八。《金史》卷一二六附传元德明。缪钺谓:“金自大定 、明昌以还,文风蔚起,遂于末造笃生遗山,卓为一代宗匠。其诗嗣响子美,方轨放翁,古文浑雅,乐府疏快,国亡以文献自任。所著《壬辰杂编》虽失传 ,而元人纂修《金史 》,多本其书,故独称雅正。诗文史学,萃于一身,非第元明之后无与颉颃,两汉以来 ,固不数数觏也 。”著有《遗山文集》四十卷,《遗山乐府》五卷,《续夷坚志》四卷。《全金元词》收录三百八十馀首,最为完备。

论诗三十首论诗三十首

作者:元好问年代:元体裁:七绝

万古幽人在涧阿,百年孤愤竟如何? 无人说与天随子,春草输赢较几多。

自注:“天随子诗:‘无多药草在南荣,合有新苗次第生。稚子不知 名品上,恐随春草斗输赢。” 该诗评价晚唐诗人陆龟蒙(字鲁望,号天随子),宗廷辅《古今论诗绝句》释曰:“陆鲁望生丁末运,自以未挂朝籍,绝无忧国感愤之辞,故即所为诗微诘示讽。”这种理解既不符合元好问“要感讽,不要出怨怼”(卷五十四《诗文自警》)、“无怨怼”(卷三十六《杨叔能小亨集引》)的一贯宗旨,又不符合元好问对陆龟蒙的取舍,甚至有悖于陆龟蒙的诗文实际,实为谬论。后人未加细察,多沿袭此谬,认为元好问批评陆龟蒙远离现实的生活及其闲逸诗风,唯有李正民征引元好问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,对前两作出了较恰切的解释③,然尚有未尽处,故笔者不嫌辞费,再次征引如下: 龟蒙,高士也。学既博赡,而才亦峻洁,故其成就卓然为一家。然识者尚恨其多愤激之辞而少敦厚之义,若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,不可一二数。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,锼刻太苦,讥骂太过。唯其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,故郁郁之气不能自掩……至其自述云:少攻歌诗,欲与造物者争柄,遇事辄变化不一,其体裁始则陵轹波涛,穿穴险固,囚锁怪异,破碎阵敌,卒之造平淡而后已者,信亦无愧云。 从这段文字来看,元好问对陆龟蒙,是相当理解的,并从正反两个方面对他作出明确有评价,可与这首论诗绝句相互参证。“多愤激之辞”、“讥骂太过”可为“百年孤愤”作注,“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”云云即是“百年孤愤竟如何”的答案,可见,前两句不是讥讽陆龟蒙“绝无忧国感愤之辞”,而是恰恰相反,是批评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过分孤愤的作品,是说陆龟蒙隐居山中,那么愤激最终又能怎样呢? 后两句借用陆龟蒙的诗句,意义隐晦,难详所指。古今学者一致断定是批评陆龟蒙的闲逸平淡诗风,这显然与元好问一贯推崇陶、谢、韦、柳一派诗风的诗学旨趣相背,所以不可信。在具体释义时,注家多释末句的“较”字为较量之意,如此一来,连这一句的字面意思亦不甚顺畅、明了。张相《诗词曲语词汇释》释此“较”为“差”之意,最为准确。据此,后两句的字面意思是说,没有人告诉陆龟蒙,斗春草的输赢之间,究竟相差多少?其内在含义究竟为何,仍不明朗。结合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和他所化用的《自遣诗》加以考察,或许能得其仿佛。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批评陆诗“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’”,而陆龟蒙“无多药草在南荣”一诗,将药草与一般春草分开,标榜药草“名品上”,不应该与春草混同起来,正有此意,,所以,元好问借用该诗,可能是批评陆诗的这一缺点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元好问(1190-1257)字裕之,号遗山,太原秀容(今山西忻州)人。系出北魏鲜卑族拓跋氏,唐诗使人元结合裔。高祖元谊,北宋宣和年间官忻州神武军使,定居秀容。好问出生七月,过继叔父元格。格历任掖县、陵川令,卫绍王大安二年(1210)卒于陇城 。好问七岁能诗 ,有神童之目。十四岁从学郝天挺 ,六载而业成。兴定五年(1221)进士,不就选。正大元年(1224 ),中博学宏词科,授儒林郎,充国史院编修 ,历镇平、南阳、内乡县令。八年(1231)秋,受诏入都,除尚书省掾、左司都事,转员外郎。金亡不仕 ,以著述存史自任 。采摭金源君臣遗言往行,至百余万言,元人编修《金史》多本其著。纂成《中州集》十卷 ,附《中州乐府》,有金一代诗词多赖以存。元宪宗七年卒于获鹿(今属河北)寓舍,年六十八。《金史》卷一二六附传元德明。缪钺谓:“金自大定 、明昌以还,文风蔚起,遂于末造笃生遗山,卓为一代宗匠。其诗嗣响子美,方轨放翁,古文浑雅,乐府疏快,国亡以文献自任。所著《壬辰杂编》虽失传 ,而元人纂修《金史 》,多本其书,故独称雅正。诗文史学,萃于一身,非第元明之后无与颉颃,两汉以来 ,固不数数觏也 。”著有《遗山文集》四十卷,《遗山乐府》五卷,《续夷坚志》四卷。《全金元词》收录三百八十馀首,最为完备。

论诗三十首论诗三十首论诗三十首

作者:元好问年代:元体裁:七绝

万古幽人在涧阿,百年孤愤竟如何? 无人说与天随子,春草输赢较几多。

自注:“天随子诗:‘无多药草在南荣,合有新苗次第生。稚子不知 名品上,恐随春草斗输赢。” 该诗评价晚唐诗人陆龟蒙(字鲁望,号天随子),宗廷辅《古今论诗绝句》释曰:“陆鲁望生丁末运,自以未挂朝籍,绝无忧国感愤之辞,故即所为诗微诘示讽。”这种理解既不符合元好问“要感讽,不要出怨怼”(卷五十四《诗文自警》)、“无怨怼”(卷三十六《杨叔能小亨集引》)的一贯宗旨,又不符合元好问对陆龟蒙的取舍,甚至有悖于陆龟蒙的诗文实际,实为谬论。后人未加细察,多沿袭此谬,认为元好问批评陆龟蒙远离现实的生活及其闲逸诗风,唯有李正民征引元好问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,对前两作出了较恰切的解释③,然尚有未尽处,故笔者不嫌辞费,再次征引如下: 龟蒙,高士也。学既博赡,而才亦峻洁,故其成就卓然为一家。然识者尚恨其多愤激之辞而少敦厚之义,若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,不可一二数。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,锼刻太苦,讥骂太过。唯其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,故郁郁之气不能自掩……至其自述云:少攻歌诗,欲与造物者争柄,遇事辄变化不一,其体裁始则陵轹波涛,穿穴险固,囚锁怪异,破碎阵敌,卒之造平淡而后已者,信亦无愧云。 从这段文字来看,元好问对陆龟蒙,是相当理解的,并从正反两个方面对他作出明确有评价,可与这首论诗绝句相互参证。“多愤激之辞”、“讥骂太过”可为“百年孤愤”作注,“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”云云即是“百年孤愤竟如何”的答案,可见,前两句不是讥讽陆龟蒙“绝无忧国感愤之辞”,而是恰恰相反,是批评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过分孤愤的作品,是说陆龟蒙隐居山中,那么愤激最终又能怎样呢? 后两句借用陆龟蒙的诗句,意义隐晦,难详所指。古今学者一致断定是批评陆龟蒙的闲逸平淡诗风,这显然与元好问一贯推崇陶、谢、韦、柳一派诗风的诗学旨趣相背,所以不可信。在具体释义时,注家多释末句的“较”字为较量之意,如此一来,连这一句的字面意思亦不甚顺畅、明了。张相《诗词曲语词汇释》释此“较”为“差”之意,最为准确。据此,后两句的字面意思是说,没有人告诉陆龟蒙,斗春草的输赢之间,究竟相差多少?其内在含义究竟为何,仍不明朗。结合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和他所化用的《自遣诗》加以考察,或许能得其仿佛。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批评陆诗“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’”,而陆龟蒙“无多药草在南荣”一诗,将药草与一般春草分开,标榜药草“名品上”,不应该与春草混同起来,正有此意,,所以,元好问借用该诗,可能是批评陆诗的这一缺点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元好问(1190-1257)字裕之,号遗山,太原秀容(今山西忻州)人。系出北魏鲜卑族拓跋氏,唐诗使人元结合裔。高祖元谊,北宋宣和年间官忻州神武军使,定居秀容。好问出生七月,过继叔父元格。格历任掖县、陵川令,卫绍王大安二年(1210)卒于陇城 。好问七岁能诗 ,有神童之目。十四岁从学郝天挺 ,六载而业成。兴定五年(1221)进士,不就选。正大元年(1224 ),中博学宏词科,授儒林郎,充国史院编修 ,历镇平、南阳、内乡县令。八年(1231)秋,受诏入都,除尚书省掾、左司都事,转员外郎。金亡不仕 ,以著述存史自任 。采摭金源君臣遗言往行,至百余万言,元人编修《金史》多本其著。纂成《中州集》十卷 ,附《中州乐府》,有金一代诗词多赖以存。元宪宗七年卒于获鹿(今属河北)寓舍,年六十八。《金史》卷一二六附传元德明。缪钺谓:“金自大定 、明昌以还,文风蔚起,遂于末造笃生遗山,卓为一代宗匠。其诗嗣响子美,方轨放翁,古文浑雅,乐府疏快,国亡以文献自任。所著《壬辰杂编》虽失传 ,而元人纂修《金史 》,多本其书,故独称雅正。诗文史学,萃于一身,非第元明之后无与颉颃,两汉以来 ,固不数数觏也 。”著有《遗山文集》四十卷,《遗山乐府》五卷,《续夷坚志》四卷。《全金元词》收录三百八十馀首,最为完备。

论诗三十首

作者:元好问年代:元体裁:七绝

万古幽人在涧阿,百年孤愤竟如何? 无人说与天随子,春草输赢较几多。

自注:“天随子诗:‘无多药草在南荣,合有新苗次第生。稚子不知 名品上,恐随春草斗输赢。” 该诗评价晚唐诗人陆龟蒙(字鲁望,号天随子),宗廷辅《古今论诗绝句》释曰:“陆鲁望生丁末运,自以未挂朝籍,绝无忧国感愤之辞,故即所为诗微诘示讽。”这种理解既不符合元好问“要感讽,不要出怨怼”(卷五十四《诗文自警》)、“无怨怼”(卷三十六《杨叔能小亨集引》)的一贯宗旨,又不符合元好问对陆龟蒙的取舍,甚至有悖于陆龟蒙的诗文实际,实为谬论。后人未加细察,多沿袭此谬,认为元好问批评陆龟蒙远离现实的生活及其闲逸诗风,唯有李正民征引元好问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,对前两作出了较恰切的解释③,然尚有未尽处,故笔者不嫌辞费,再次征引如下: 龟蒙,高士也。学既博赡,而才亦峻洁,故其成就卓然为一家。然识者尚恨其多愤激之辞而少敦厚之义,若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,不可一二数。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,锼刻太苦,讥骂太过。唯其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,故郁郁之气不能自掩……至其自述云:少攻歌诗,欲与造物者争柄,遇事辄变化不一,其体裁始则陵轹波涛,穿穴险固,囚锁怪异,破碎阵敌,卒之造平淡而后已者,信亦无愧云。 从这段文字来看,元好问对陆龟蒙,是相当理解的,并从正反两个方面对他作出明确有评价,可与这首论诗绝句相互参证。“多愤激之辞”、“讥骂太过”可为“百年孤愤”作注,“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”云云即是“百年孤愤竟如何”的答案,可见,前两句不是讥讽陆龟蒙“绝无忧国感愤之辞”,而是恰恰相反,是批评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过分孤愤的作品,是说陆龟蒙隐居山中,那么愤激最终又能怎样呢? 后两句借用陆龟蒙的诗句,意义隐晦,难详所指。古今学者一致断定是批评陆龟蒙的闲逸平淡诗风,这显然与元好问一贯推崇陶、谢、韦、柳一派诗风的诗学旨趣相背,所以不可信。在具体释义时,注家多释末句的“较”字为较量之意,如此一来,连这一句的字面意思亦不甚顺畅、明了。张相《诗词曲语词汇释》释此“较”为“差”之意,最为准确。据此,后两句的字面意思是说,没有人告诉陆龟蒙,斗春草的输赢之间,究竟相差多少?其内在含义究竟为何,仍不明朗。结合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和他所化用的《自遣诗》加以考察,或许能得其仿佛。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批评陆诗“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’”,而陆龟蒙“无多药草在南荣”一诗,将药草与一般春草分开,标榜药草“名品上”,不应该与春草混同起来,正有此意,,所以,元好问借用该诗,可能是批评陆诗的这一缺点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元好问(1190-1257)字裕之,号遗山,太原秀容(今山西忻州)人。系出北魏鲜卑族拓跋氏,唐诗使人元结合裔。高祖元谊,北宋宣和年间官忻州神武军使,定居秀容。好问出生七月,过继叔父元格。格历任掖县、陵川令,卫绍王大安二年(1210)卒于陇城 。好问七岁能诗 ,有神童之目。十四岁从学郝天挺 ,六载而业成。兴定五年(1221)进士,不就选。正大元年(1224 ),中博学宏词科,授儒林郎,充国史院编修 ,历镇平、南阳、内乡县令。八年(1231)秋,受诏入都,除尚书省掾、左司都事,转员外郎。金亡不仕 ,以著述存史自任 。采摭金源君臣遗言往行,至百余万言,元人编修《金史》多本其著。纂成《中州集》十卷 ,附《中州乐府》,有金一代诗词多赖以存。元宪宗七年卒于获鹿(今属河北)寓舍,年六十八。《金史》卷一二六附传元德明。缪钺谓:“金自大定 、明昌以还,文风蔚起,遂于末造笃生遗山,卓为一代宗匠。其诗嗣响子美,方轨放翁,古文浑雅,乐府疏快,国亡以文献自任。所著《壬辰杂编》虽失传 ,而元人纂修《金史 》,多本其书,故独称雅正。诗文史学,萃于一身,非第元明之后无与颉颃,两汉以来 ,固不数数觏也 。”著有《遗山文集》四十卷,《遗山乐府》五卷,《续夷坚志》四卷。《全金元词》收录三百八十馀首,最为完备。

论诗三十首

作者:元好问年代:元体裁:七绝

万古幽人在涧阿,百年孤愤竟如何? 无人说与天随子,春草输赢较几多。

自注:“天随子诗:‘无多药草在南荣,合有新苗次第生。稚子不知 名品上,恐随春草斗输赢。” 该诗评价晚唐诗人陆龟蒙(字鲁望,号天随子),宗廷辅《古今论诗绝句》释曰:“陆鲁望生丁末运,自以未挂朝籍,绝无忧国感愤之辞,故即所为诗微诘示讽。”这种理解既不符合元好问“要感讽,不要出怨怼”(卷五十四《诗文自警》)、“无怨怼”(卷三十六《杨叔能小亨集引》)的一贯宗旨,又不符合元好问对陆龟蒙的取舍,甚至有悖于陆龟蒙的诗文实际,实为谬论。后人未加细察,多沿袭此谬,认为元好问批评陆龟蒙远离现实的生活及其闲逸诗风,唯有李正民征引元好问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,对前两作出了较恰切的解释③,然尚有未尽处,故笔者不嫌辞费,再次征引如下: 龟蒙,高士也。学既博赡,而才亦峻洁,故其成就卓然为一家。然识者尚恨其多愤激之辞而少敦厚之义,若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,不可一二数。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,锼刻太苦,讥骂太过。唯其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,故郁郁之气不能自掩……至其自述云:少攻歌诗,欲与造物者争柄,遇事辄变化不一,其体裁始则陵轹波涛,穿穴险固,囚锁怪异,破碎阵敌,卒之造平淡而后已者,信亦无愧云。 从这段文字来看,元好问对陆龟蒙,是相当理解的,并从正反两个方面对他作出明确有评价,可与这首论诗绝句相互参证。“多愤激之辞”、“讥骂太过”可为“百年孤愤”作注,“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”云云即是“百年孤愤竟如何”的答案,可见,前两句不是讥讽陆龟蒙“绝无忧国感愤之辞”,而是恰恰相反,是批评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过分孤愤的作品,是说陆龟蒙隐居山中,那么愤激最终又能怎样呢? 后两句借用陆龟蒙的诗句,意义隐晦,难详所指。古今学者一致断定是批评陆龟蒙的闲逸平淡诗风,这显然与元好问一贯推崇陶、谢、韦、柳一派诗风的诗学旨趣相背,所以不可信。在具体释义时,注家多释末句的“较”字为较量之意,如此一来,连这一句的字面意思亦不甚顺畅、明了。张相《诗词曲语词汇释》释此“较”为“差”之意,最为准确。据此,后两句的字面意思是说,没有人告诉陆龟蒙,斗春草的输赢之间,究竟相差多少?其内在含义究竟为何,仍不明朗。结合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和他所化用的《自遣诗》加以考察,或许能得其仿佛。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批评陆诗“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’”,而陆龟蒙“无多药草在南荣”一诗,将药草与一般春草分开,标榜药草“名品上”,不应该与春草混同起来,正有此意,,所以,元好问借用该诗,可能是批评陆诗的这一缺点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元好问(1190-1257)字裕之,号遗山,太原秀容(今山西忻州)人。系出北魏鲜卑族拓跋氏,唐诗使人元结合裔。高祖元谊,北宋宣和年间官忻州神武军使,定居秀容。好问出生七月,过继叔父元格。格历任掖县、陵川令,卫绍王大安二年(1210)卒于陇城 。好问七岁能诗 ,有神童之目。十四岁从学郝天挺 ,六载而业成。兴定五年(1221)进士,不就选。正大元年(1224 ),中博学宏词科,授儒林郎,充国史院编修 ,历镇平、南阳、内乡县令。八年(1231)秋,受诏入都,除尚书省掾、左司都事,转员外郎。金亡不仕 ,以著述存史自任 。采摭金源君臣遗言往行,至百余万言,元人编修《金史》多本其著。纂成《中州集》十卷 ,附《中州乐府》,有金一代诗词多赖以存。元宪宗七年卒于获鹿(今属河北)寓舍,年六十八。《金史》卷一二六附传元德明。缪钺谓:“金自大定 、明昌以还,文风蔚起,遂于末造笃生遗山,卓为一代宗匠。其诗嗣响子美,方轨放翁,古文浑雅,乐府疏快,国亡以文献自任。所著《壬辰杂编》虽失传 ,而元人纂修《金史 》,多本其书,故独称雅正。诗文史学,萃于一身,非第元明之后无与颉颃,两汉以来 ,固不数数觏也 。”著有《遗山文集》四十卷,《遗山乐府》五卷,《续夷坚志》四卷。《全金元词》收录三百八十馀首,最为完备。

论诗三十首

赢捕鱼论诗三十首

论诗三十首

作者:元好问年代:元体裁:七绝

万古幽人在涧阿,百年孤愤竟如何? 无人说与天随子,春草输赢较几多。

自注:“天随子诗:‘无多药草在南荣,合有新苗次第生。稚子不知 名品上,恐随春草斗输赢。” 该诗评价晚唐诗人陆龟蒙(字鲁望,号天随子),宗廷辅《古今论诗绝句》释曰:“陆鲁望生丁末运,自以未挂朝籍,绝无忧国感愤之辞,故即所为诗微诘示讽。”这种理解既不符合元好问“要感讽,不要出怨怼”(卷五十四《诗文自警》)、“无怨怼”(卷三十六《杨叔能小亨集引》)的一贯宗旨,又不符合元好问对陆龟蒙的取舍,甚至有悖于陆龟蒙的诗文实际,实为谬论。后人未加细察,多沿袭此谬,认为元好问批评陆龟蒙远离现实的生活及其闲逸诗风,唯有李正民征引元好问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,对前两作出了较恰切的解释③,然尚有未尽处,故笔者不嫌辞费,再次征引如下: 龟蒙,高士也。学既博赡,而才亦峻洁,故其成就卓然为一家。然识者尚恨其多愤激之辞而少敦厚之义,若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,不可一二数。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,锼刻太苦,讥骂太过。唯其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,故郁郁之气不能自掩……至其自述云:少攻歌诗,欲与造物者争柄,遇事辄变化不一,其体裁始则陵轹波涛,穿穴险固,囚锁怪异,破碎阵敌,卒之造平淡而后已者,信亦无愧云。 从这段文字来看,元好问对陆龟蒙,是相当理解的,并从正反两个方面对他作出明确有评价,可与这首论诗绝句相互参证。“多愤激之辞”、“讥骂太过”可为“百年孤愤”作注,“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”云云即是“百年孤愤竟如何”的答案,可见,前两句不是讥讽陆龟蒙“绝无忧国感愤之辞”,而是恰恰相反,是批评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过分孤愤的作品,是说陆龟蒙隐居山中,那么愤激最终又能怎样呢? 后两句借用陆龟蒙的诗句,意义隐晦,难详所指。古今学者一致断定是批评陆龟蒙的闲逸平淡诗风,这显然与元好问一贯推崇陶、谢、韦、柳一派诗风的诗学旨趣相背,所以不可信。在具体释义时,注家多释末句的“较”字为较量之意,如此一来,连这一句的字面意思亦不甚顺畅、明了。张相《诗词曲语词汇释》释此“较”为“差”之意,最为准确。据此,后两句的字面意思是说,没有人告诉陆龟蒙,斗春草的输赢之间,究竟相差多少?其内在含义究竟为何,仍不明朗。结合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和他所化用的《自遣诗》加以考察,或许能得其仿佛。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批评陆诗“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’”,而陆龟蒙“无多药草在南荣”一诗,将药草与一般春草分开,标榜药草“名品上”,不应该与春草混同起来,正有此意,,所以,元好问借用该诗,可能是批评陆诗的这一缺点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元好问(1190-1257)字裕之,号遗山,太原秀容(今山西忻州)人。系出北魏鲜卑族拓跋氏,唐诗使人元结合裔。高祖元谊,北宋宣和年间官忻州神武军使,定居秀容。好问出生七月,过继叔父元格。格历任掖县、陵川令,卫绍王大安二年(1210)卒于陇城 。好问七岁能诗 ,有神童之目。十四岁从学郝天挺 ,六载而业成。兴定五年(1221)进士,不就选。正大元年(1224 ),中博学宏词科,授儒林郎,充国史院编修 ,历镇平、南阳、内乡县令。八年(1231)秋,受诏入都,除尚书省掾、左司都事,转员外郎。金亡不仕 ,以著述存史自任 。采摭金源君臣遗言往行,至百余万言,元人编修《金史》多本其著。纂成《中州集》十卷 ,附《中州乐府》,有金一代诗词多赖以存。元宪宗七年卒于获鹿(今属河北)寓舍,年六十八。《金史》卷一二六附传元德明。缪钺谓:“金自大定 、明昌以还,文风蔚起,遂于末造笃生遗山,卓为一代宗匠。其诗嗣响子美,方轨放翁,古文浑雅,乐府疏快,国亡以文献自任。所著《壬辰杂编》虽失传 ,而元人纂修《金史 》,多本其书,故独称雅正。诗文史学,萃于一身,非第元明之后无与颉颃,两汉以来 ,固不数数觏也 。”著有《遗山文集》四十卷,《遗山乐府》五卷,《续夷坚志》四卷。《全金元词》收录三百八十馀首,最为完备。

论诗三十首论诗三十首论诗三十首论诗三十首

作者:元好问年代:元体裁:七绝

万古幽人在涧阿,百年孤愤竟如何? 无人说与天随子,春草输赢较几多。

自注:“天随子诗:‘无多药草在南荣,合有新苗次第生。稚子不知 名品上,恐随春草斗输赢。” 该诗评价晚唐诗人陆龟蒙(字鲁望,号天随子),宗廷辅《古今论诗绝句》释曰:“陆鲁望生丁末运,自以未挂朝籍,绝无忧国感愤之辞,故即所为诗微诘示讽。”这种理解既不符合元好问“要感讽,不要出怨怼”(卷五十四《诗文自警》)、“无怨怼”(卷三十六《杨叔能小亨集引》)的一贯宗旨,又不符合元好问对陆龟蒙的取舍,甚至有悖于陆龟蒙的诗文实际,实为谬论。后人未加细察,多沿袭此谬,认为元好问批评陆龟蒙远离现实的生活及其闲逸诗风,唯有李正民征引元好问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,对前两作出了较恰切的解释③,然尚有未尽处,故笔者不嫌辞费,再次征引如下: 龟蒙,高士也。学既博赡,而才亦峻洁,故其成就卓然为一家。然识者尚恨其多愤激之辞而少敦厚之义,若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,不可一二数。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,锼刻太苦,讥骂太过。唯其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,故郁郁之气不能自掩……至其自述云:少攻歌诗,欲与造物者争柄,遇事辄变化不一,其体裁始则陵轹波涛,穿穴险固,囚锁怪异,破碎阵敌,卒之造平淡而后已者,信亦无愧云。 从这段文字来看,元好问对陆龟蒙,是相当理解的,并从正反两个方面对他作出明确有评价,可与这首论诗绝句相互参证。“多愤激之辞”、“讥骂太过”可为“百年孤愤”作注,“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”云云即是“百年孤愤竟如何”的答案,可见,前两句不是讥讽陆龟蒙“绝无忧国感愤之辞”,而是恰恰相反,是批评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过分孤愤的作品,是说陆龟蒙隐居山中,那么愤激最终又能怎样呢? 后两句借用陆龟蒙的诗句,意义隐晦,难详所指。古今学者一致断定是批评陆龟蒙的闲逸平淡诗风,这显然与元好问一贯推崇陶、谢、韦、柳一派诗风的诗学旨趣相背,所以不可信。在具体释义时,注家多释末句的“较”字为较量之意,如此一来,连这一句的字面意思亦不甚顺畅、明了。张相《诗词曲语词汇释》释此“较”为“差”之意,最为准确。据此,后两句的字面意思是说,没有人告诉陆龟蒙,斗春草的输赢之间,究竟相差多少?其内在含义究竟为何,仍不明朗。结合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和他所化用的《自遣诗》加以考察,或许能得其仿佛。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批评陆诗“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’”,而陆龟蒙“无多药草在南荣”一诗,将药草与一般春草分开,标榜药草“名品上”,不应该与春草混同起来,正有此意,,所以,元好问借用该诗,可能是批评陆诗的这一缺点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元好问(1190-1257)字裕之,号遗山,太原秀容(今山西忻州)人。系出北魏鲜卑族拓跋氏,唐诗使人元结合裔。高祖元谊,北宋宣和年间官忻州神武军使,定居秀容。好问出生七月,过继叔父元格。格历任掖县、陵川令,卫绍王大安二年(1210)卒于陇城 。好问七岁能诗 ,有神童之目。十四岁从学郝天挺 ,六载而业成。兴定五年(1221)进士,不就选。正大元年(1224 ),中博学宏词科,授儒林郎,充国史院编修 ,历镇平、南阳、内乡县令。八年(1231)秋,受诏入都,除尚书省掾、左司都事,转员外郎。金亡不仕 ,以著述存史自任 。采摭金源君臣遗言往行,至百余万言,元人编修《金史》多本其著。纂成《中州集》十卷 ,附《中州乐府》,有金一代诗词多赖以存。元宪宗七年卒于获鹿(今属河北)寓舍,年六十八。《金史》卷一二六附传元德明。缪钺谓:“金自大定 、明昌以还,文风蔚起,遂于末造笃生遗山,卓为一代宗匠。其诗嗣响子美,方轨放翁,古文浑雅,乐府疏快,国亡以文献自任。所著《壬辰杂编》虽失传 ,而元人纂修《金史 》,多本其书,故独称雅正。诗文史学,萃于一身,非第元明之后无与颉颃,两汉以来 ,固不数数觏也 。”著有《遗山文集》四十卷,《遗山乐府》五卷,《续夷坚志》四卷。《全金元词》收录三百八十馀首,最为完备。

论诗三十首论诗三十首

作者:元好问年代:元体裁:七绝

万古幽人在涧阿,百年孤愤竟如何? 无人说与天随子,春草输赢较几多。

自注:“天随子诗:‘无多药草在南荣,合有新苗次第生。稚子不知 名品上,恐随春草斗输赢。” 该诗评价晚唐诗人陆龟蒙(字鲁望,号天随子),宗廷辅《古今论诗绝句》释曰:“陆鲁望生丁末运,自以未挂朝籍,绝无忧国感愤之辞,故即所为诗微诘示讽。”这种理解既不符合元好问“要感讽,不要出怨怼”(卷五十四《诗文自警》)、“无怨怼”(卷三十六《杨叔能小亨集引》)的一贯宗旨,又不符合元好问对陆龟蒙的取舍,甚至有悖于陆龟蒙的诗文实际,实为谬论。后人未加细察,多沿袭此谬,认为元好问批评陆龟蒙远离现实的生活及其闲逸诗风,唯有李正民征引元好问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,对前两作出了较恰切的解释③,然尚有未尽处,故笔者不嫌辞费,再次征引如下: 龟蒙,高士也。学既博赡,而才亦峻洁,故其成就卓然为一家。然识者尚恨其多愤激之辞而少敦厚之义,若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,不可一二数。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,锼刻太苦,讥骂太过。唯其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,故郁郁之气不能自掩……至其自述云:少攻歌诗,欲与造物者争柄,遇事辄变化不一,其体裁始则陵轹波涛,穿穴险固,囚锁怪异,破碎阵敌,卒之造平淡而后已者,信亦无愧云。 从这段文字来看,元好问对陆龟蒙,是相当理解的,并从正反两个方面对他作出明确有评价,可与这首论诗绝句相互参证。“多愤激之辞”、“讥骂太过”可为“百年孤愤”作注,“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”云云即是“百年孤愤竟如何”的答案,可见,前两句不是讥讽陆龟蒙“绝无忧国感愤之辞”,而是恰恰相反,是批评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过分孤愤的作品,是说陆龟蒙隐居山中,那么愤激最终又能怎样呢? 后两句借用陆龟蒙的诗句,意义隐晦,难详所指。古今学者一致断定是批评陆龟蒙的闲逸平淡诗风,这显然与元好问一贯推崇陶、谢、韦、柳一派诗风的诗学旨趣相背,所以不可信。在具体释义时,注家多释末句的“较”字为较量之意,如此一来,连这一句的字面意思亦不甚顺畅、明了。张相《诗词曲语词汇释》释此“较”为“差”之意,最为准确。据此,后两句的字面意思是说,没有人告诉陆龟蒙,斗春草的输赢之间,究竟相差多少?其内在含义究竟为何,仍不明朗。结合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和他所化用的《自遣诗》加以考察,或许能得其仿佛。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批评陆诗“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’”,而陆龟蒙“无多药草在南荣”一诗,将药草与一般春草分开,标榜药草“名品上”,不应该与春草混同起来,正有此意,,所以,元好问借用该诗,可能是批评陆诗的这一缺点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元好问(1190-1257)字裕之,号遗山,太原秀容(今山西忻州)人。系出北魏鲜卑族拓跋氏,唐诗使人元结合裔。高祖元谊,北宋宣和年间官忻州神武军使,定居秀容。好问出生七月,过继叔父元格。格历任掖县、陵川令,卫绍王大安二年(1210)卒于陇城 。好问七岁能诗 ,有神童之目。十四岁从学郝天挺 ,六载而业成。兴定五年(1221)进士,不就选。正大元年(1224 ),中博学宏词科,授儒林郎,充国史院编修 ,历镇平、南阳、内乡县令。八年(1231)秋,受诏入都,除尚书省掾、左司都事,转员外郎。金亡不仕 ,以著述存史自任 。采摭金源君臣遗言往行,至百余万言,元人编修《金史》多本其著。纂成《中州集》十卷 ,附《中州乐府》,有金一代诗词多赖以存。元宪宗七年卒于获鹿(今属河北)寓舍,年六十八。《金史》卷一二六附传元德明。缪钺谓:“金自大定 、明昌以还,文风蔚起,遂于末造笃生遗山,卓为一代宗匠。其诗嗣响子美,方轨放翁,古文浑雅,乐府疏快,国亡以文献自任。所著《壬辰杂编》虽失传 ,而元人纂修《金史 》,多本其书,故独称雅正。诗文史学,萃于一身,非第元明之后无与颉颃,两汉以来 ,固不数数觏也 。”著有《遗山文集》四十卷,《遗山乐府》五卷,《续夷坚志》四卷。《全金元词》收录三百八十馀首,最为完备。

论诗三十首论诗三十首

作者:元好问年代:元体裁:七绝

万古幽人在涧阿,百年孤愤竟如何? 无人说与天随子,春草输赢较几多。

自注:“天随子诗:‘无多药草在南荣,合有新苗次第生。稚子不知 名品上,恐随春草斗输赢。” 该诗评价晚唐诗人陆龟蒙(字鲁望,号天随子),宗廷辅《古今论诗绝句》释曰:“陆鲁望生丁末运,自以未挂朝籍,绝无忧国感愤之辞,故即所为诗微诘示讽。”这种理解既不符合元好问“要感讽,不要出怨怼”(卷五十四《诗文自警》)、“无怨怼”(卷三十六《杨叔能小亨集引》)的一贯宗旨,又不符合元好问对陆龟蒙的取舍,甚至有悖于陆龟蒙的诗文实际,实为谬论。后人未加细察,多沿袭此谬,认为元好问批评陆龟蒙远离现实的生活及其闲逸诗风,唯有李正民征引元好问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,对前两作出了较恰切的解释③,然尚有未尽处,故笔者不嫌辞费,再次征引如下: 龟蒙,高士也。学既博赡,而才亦峻洁,故其成就卓然为一家。然识者尚恨其多愤激之辞而少敦厚之义,若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,不可一二数。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,锼刻太苦,讥骂太过。唯其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,故郁郁之气不能自掩……至其自述云:少攻歌诗,欲与造物者争柄,遇事辄变化不一,其体裁始则陵轹波涛,穿穴险固,囚锁怪异,破碎阵敌,卒之造平淡而后已者,信亦无愧云。 从这段文字来看,元好问对陆龟蒙,是相当理解的,并从正反两个方面对他作出明确有评价,可与这首论诗绝句相互参证。“多愤激之辞”、“讥骂太过”可为“百年孤愤”作注,“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”云云即是“百年孤愤竟如何”的答案,可见,前两句不是讥讽陆龟蒙“绝无忧国感愤之辞”,而是恰恰相反,是批评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过分孤愤的作品,是说陆龟蒙隐居山中,那么愤激最终又能怎样呢? 后两句借用陆龟蒙的诗句,意义隐晦,难详所指。古今学者一致断定是批评陆龟蒙的闲逸平淡诗风,这显然与元好问一贯推崇陶、谢、韦、柳一派诗风的诗学旨趣相背,所以不可信。在具体释义时,注家多释末句的“较”字为较量之意,如此一来,连这一句的字面意思亦不甚顺畅、明了。张相《诗词曲语词汇释》释此“较”为“差”之意,最为准确。据此,后两句的字面意思是说,没有人告诉陆龟蒙,斗春草的输赢之间,究竟相差多少?其内在含义究竟为何,仍不明朗。结合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和他所化用的《自遣诗》加以考察,或许能得其仿佛。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批评陆诗“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’”,而陆龟蒙“无多药草在南荣”一诗,将药草与一般春草分开,标榜药草“名品上”,不应该与春草混同起来,正有此意,,所以,元好问借用该诗,可能是批评陆诗的这一缺点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元好问(1190-1257)字裕之,号遗山,太原秀容(今山西忻州)人。系出北魏鲜卑族拓跋氏,唐诗使人元结合裔。高祖元谊,北宋宣和年间官忻州神武军使,定居秀容。好问出生七月,过继叔父元格。格历任掖县、陵川令,卫绍王大安二年(1210)卒于陇城 。好问七岁能诗 ,有神童之目。十四岁从学郝天挺 ,六载而业成。兴定五年(1221)进士,不就选。正大元年(1224 ),中博学宏词科,授儒林郎,充国史院编修 ,历镇平、南阳、内乡县令。八年(1231)秋,受诏入都,除尚书省掾、左司都事,转员外郎。金亡不仕 ,以著述存史自任 。采摭金源君臣遗言往行,至百余万言,元人编修《金史》多本其著。纂成《中州集》十卷 ,附《中州乐府》,有金一代诗词多赖以存。元宪宗七年卒于获鹿(今属河北)寓舍,年六十八。《金史》卷一二六附传元德明。缪钺谓:“金自大定 、明昌以还,文风蔚起,遂于末造笃生遗山,卓为一代宗匠。其诗嗣响子美,方轨放翁,古文浑雅,乐府疏快,国亡以文献自任。所著《壬辰杂编》虽失传 ,而元人纂修《金史 》,多本其书,故独称雅正。诗文史学,萃于一身,非第元明之后无与颉颃,两汉以来 ,固不数数觏也 。”著有《遗山文集》四十卷,《遗山乐府》五卷,《续夷坚志》四卷。《全金元词》收录三百八十馀首,最为完备。

论诗三十首

作者:元好问年代:元体裁:七绝

万古幽人在涧阿,百年孤愤竟如何? 无人说与天随子,春草输赢较几多。

自注:“天随子诗:‘无多药草在南荣,合有新苗次第生。稚子不知 名品上,恐随春草斗输赢。” 该诗评价晚唐诗人陆龟蒙(字鲁望,号天随子),宗廷辅《古今论诗绝句》释曰:“陆鲁望生丁末运,自以未挂朝籍,绝无忧国感愤之辞,故即所为诗微诘示讽。”这种理解既不符合元好问“要感讽,不要出怨怼”(卷五十四《诗文自警》)、“无怨怼”(卷三十六《杨叔能小亨集引》)的一贯宗旨,又不符合元好问对陆龟蒙的取舍,甚至有悖于陆龟蒙的诗文实际,实为谬论。后人未加细察,多沿袭此谬,认为元好问批评陆龟蒙远离现实的生活及其闲逸诗风,唯有李正民征引元好问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,对前两作出了较恰切的解释③,然尚有未尽处,故笔者不嫌辞费,再次征引如下: 龟蒙,高士也。学既博赡,而才亦峻洁,故其成就卓然为一家。然识者尚恨其多愤激之辞而少敦厚之义,若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,不可一二数。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,锼刻太苦,讥骂太过。唯其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,故郁郁之气不能自掩……至其自述云:少攻歌诗,欲与造物者争柄,遇事辄变化不一,其体裁始则陵轹波涛,穿穴险固,囚锁怪异,破碎阵敌,卒之造平淡而后已者,信亦无愧云。 从这段文字来看,元好问对陆龟蒙,是相当理解的,并从正反两个方面对他作出明确有评价,可与这首论诗绝句相互参证。“多愤激之辞”、“讥骂太过”可为“百年孤愤”作注,“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”云云即是“百年孤愤竟如何”的答案,可见,前两句不是讥讽陆龟蒙“绝无忧国感愤之辞”,而是恰恰相反,是批评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过分孤愤的作品,是说陆龟蒙隐居山中,那么愤激最终又能怎样呢? 后两句借用陆龟蒙的诗句,意义隐晦,难详所指。古今学者一致断定是批评陆龟蒙的闲逸平淡诗风,这显然与元好问一贯推崇陶、谢、韦、柳一派诗风的诗学旨趣相背,所以不可信。在具体释义时,注家多释末句的“较”字为较量之意,如此一来,连这一句的字面意思亦不甚顺畅、明了。张相《诗词曲语词汇释》释此“较”为“差”之意,最为准确。据此,后两句的字面意思是说,没有人告诉陆龟蒙,斗春草的输赢之间,究竟相差多少?其内在含义究竟为何,仍不明朗。结合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和他所化用的《自遣诗》加以考察,或许能得其仿佛。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批评陆诗“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’”,而陆龟蒙“无多药草在南荣”一诗,将药草与一般春草分开,标榜药草“名品上”,不应该与春草混同起来,正有此意,,所以,元好问借用该诗,可能是批评陆诗的这一缺点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元好问(1190-1257)字裕之,号遗山,太原秀容(今山西忻州)人。系出北魏鲜卑族拓跋氏,唐诗使人元结合裔。高祖元谊,北宋宣和年间官忻州神武军使,定居秀容。好问出生七月,过继叔父元格。格历任掖县、陵川令,卫绍王大安二年(1210)卒于陇城 。好问七岁能诗 ,有神童之目。十四岁从学郝天挺 ,六载而业成。兴定五年(1221)进士,不就选。正大元年(1224 ),中博学宏词科,授儒林郎,充国史院编修 ,历镇平、南阳、内乡县令。八年(1231)秋,受诏入都,除尚书省掾、左司都事,转员外郎。金亡不仕 ,以著述存史自任 。采摭金源君臣遗言往行,至百余万言,元人编修《金史》多本其著。纂成《中州集》十卷 ,附《中州乐府》,有金一代诗词多赖以存。元宪宗七年卒于获鹿(今属河北)寓舍,年六十八。《金史》卷一二六附传元德明。缪钺谓:“金自大定 、明昌以还,文风蔚起,遂于末造笃生遗山,卓为一代宗匠。其诗嗣响子美,方轨放翁,古文浑雅,乐府疏快,国亡以文献自任。所著《壬辰杂编》虽失传 ,而元人纂修《金史 》,多本其书,故独称雅正。诗文史学,萃于一身,非第元明之后无与颉颃,两汉以来 ,固不数数觏也 。”著有《遗山文集》四十卷,《遗山乐府》五卷,《续夷坚志》四卷。《全金元词》收录三百八十馀首,最为完备。

1.论诗三十首

作者:元好问年代:元体裁:七绝

万古幽人在涧阿,百年孤愤竟如何? 无人说与天随子,春草输赢较几多。

自注:“天随子诗:‘无多药草在南荣,合有新苗次第生。稚子不知 名品上,恐随春草斗输赢。” 该诗评价晚唐诗人陆龟蒙(字鲁望,号天随子),宗廷辅《古今论诗绝句》释曰:“陆鲁望生丁末运,自以未挂朝籍,绝无忧国感愤之辞,故即所为诗微诘示讽。”这种理解既不符合元好问“要感讽,不要出怨怼”(卷五十四《诗文自警》)、“无怨怼”(卷三十六《杨叔能小亨集引》)的一贯宗旨,又不符合元好问对陆龟蒙的取舍,甚至有悖于陆龟蒙的诗文实际,实为谬论。后人未加细察,多沿袭此谬,认为元好问批评陆龟蒙远离现实的生活及其闲逸诗风,唯有李正民征引元好问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,对前两作出了较恰切的解释③,然尚有未尽处,故笔者不嫌辞费,再次征引如下: 龟蒙,高士也。学既博赡,而才亦峻洁,故其成就卓然为一家。然识者尚恨其多愤激之辞而少敦厚之义,若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,不可一二数。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,锼刻太苦,讥骂太过。唯其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,故郁郁之气不能自掩……至其自述云:少攻歌诗,欲与造物者争柄,遇事辄变化不一,其体裁始则陵轹波涛,穿穴险固,囚锁怪异,破碎阵敌,卒之造平淡而后已者,信亦无愧云。 从这段文字来看,元好问对陆龟蒙,是相当理解的,并从正反两个方面对他作出明确有评价,可与这首论诗绝句相互参证。“多愤激之辞”、“讥骂太过”可为“百年孤愤”作注,“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”云云即是“百年孤愤竟如何”的答案,可见,前两句不是讥讽陆龟蒙“绝无忧国感愤之辞”,而是恰恰相反,是批评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过分孤愤的作品,是说陆龟蒙隐居山中,那么愤激最终又能怎样呢? 后两句借用陆龟蒙的诗句,意义隐晦,难详所指。古今学者一致断定是批评陆龟蒙的闲逸平淡诗风,这显然与元好问一贯推崇陶、谢、韦、柳一派诗风的诗学旨趣相背,所以不可信。在具体释义时,注家多释末句的“较”字为较量之意,如此一来,连这一句的字面意思亦不甚顺畅、明了。张相《诗词曲语词汇释》释此“较”为“差”之意,最为准确。据此,后两句的字面意思是说,没有人告诉陆龟蒙,斗春草的输赢之间,究竟相差多少?其内在含义究竟为何,仍不明朗。结合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和他所化用的《自遣诗》加以考察,或许能得其仿佛。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批评陆诗“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’”,而陆龟蒙“无多药草在南荣”一诗,将药草与一般春草分开,标榜药草“名品上”,不应该与春草混同起来,正有此意,,所以,元好问借用该诗,可能是批评陆诗的这一缺点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元好问(1190-1257)字裕之,号遗山,太原秀容(今山西忻州)人。系出北魏鲜卑族拓跋氏,唐诗使人元结合裔。高祖元谊,北宋宣和年间官忻州神武军使,定居秀容。好问出生七月,过继叔父元格。格历任掖县、陵川令,卫绍王大安二年(1210)卒于陇城 。好问七岁能诗 ,有神童之目。十四岁从学郝天挺 ,六载而业成。兴定五年(1221)进士,不就选。正大元年(1224 ),中博学宏词科,授儒林郎,充国史院编修 ,历镇平、南阳、内乡县令。八年(1231)秋,受诏入都,除尚书省掾、左司都事,转员外郎。金亡不仕 ,以著述存史自任 。采摭金源君臣遗言往行,至百余万言,元人编修《金史》多本其著。纂成《中州集》十卷 ,附《中州乐府》,有金一代诗词多赖以存。元宪宗七年卒于获鹿(今属河北)寓舍,年六十八。《金史》卷一二六附传元德明。缪钺谓:“金自大定 、明昌以还,文风蔚起,遂于末造笃生遗山,卓为一代宗匠。其诗嗣响子美,方轨放翁,古文浑雅,乐府疏快,国亡以文献自任。所著《壬辰杂编》虽失传 ,而元人纂修《金史 》,多本其书,故独称雅正。诗文史学,萃于一身,非第元明之后无与颉颃,两汉以来 ,固不数数觏也 。”著有《遗山文集》四十卷,《遗山乐府》五卷,《续夷坚志》四卷。《全金元词》收录三百八十馀首,最为完备。

论诗三十首论诗三十首论诗三十首

作者:元好问年代:元体裁:七绝

万古幽人在涧阿,百年孤愤竟如何? 无人说与天随子,春草输赢较几多。

自注:“天随子诗:‘无多药草在南荣,合有新苗次第生。稚子不知 名品上,恐随春草斗输赢。” 该诗评价晚唐诗人陆龟蒙(字鲁望,号天随子),宗廷辅《古今论诗绝句》释曰:“陆鲁望生丁末运,自以未挂朝籍,绝无忧国感愤之辞,故即所为诗微诘示讽。”这种理解既不符合元好问“要感讽,不要出怨怼”(卷五十四《诗文自警》)、“无怨怼”(卷三十六《杨叔能小亨集引》)的一贯宗旨,又不符合元好问对陆龟蒙的取舍,甚至有悖于陆龟蒙的诗文实际,实为谬论。后人未加细察,多沿袭此谬,认为元好问批评陆龟蒙远离现实的生活及其闲逸诗风,唯有李正民征引元好问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,对前两作出了较恰切的解释③,然尚有未尽处,故笔者不嫌辞费,再次征引如下: 龟蒙,高士也。学既博赡,而才亦峻洁,故其成就卓然为一家。然识者尚恨其多愤激之辞而少敦厚之义,若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,不可一二数。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,锼刻太苦,讥骂太过。唯其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,故郁郁之气不能自掩……至其自述云:少攻歌诗,欲与造物者争柄,遇事辄变化不一,其体裁始则陵轹波涛,穿穴险固,囚锁怪异,破碎阵敌,卒之造平淡而后已者,信亦无愧云。 从这段文字来看,元好问对陆龟蒙,是相当理解的,并从正反两个方面对他作出明确有评价,可与这首论诗绝句相互参证。“多愤激之辞”、“讥骂太过”可为“百年孤愤”作注,“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”云云即是“百年孤愤竟如何”的答案,可见,前两句不是讥讽陆龟蒙“绝无忧国感愤之辞”,而是恰恰相反,是批评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过分孤愤的作品,是说陆龟蒙隐居山中,那么愤激最终又能怎样呢? 后两句借用陆龟蒙的诗句,意义隐晦,难详所指。古今学者一致断定是批评陆龟蒙的闲逸平淡诗风,这显然与元好问一贯推崇陶、谢、韦、柳一派诗风的诗学旨趣相背,所以不可信。在具体释义时,注家多释末句的“较”字为较量之意,如此一来,连这一句的字面意思亦不甚顺畅、明了。张相《诗词曲语词汇释》释此“较”为“差”之意,最为准确。据此,后两句的字面意思是说,没有人告诉陆龟蒙,斗春草的输赢之间,究竟相差多少?其内在含义究竟为何,仍不明朗。结合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和他所化用的《自遣诗》加以考察,或许能得其仿佛。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批评陆诗“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’”,而陆龟蒙“无多药草在南荣”一诗,将药草与一般春草分开,标榜药草“名品上”,不应该与春草混同起来,正有此意,,所以,元好问借用该诗,可能是批评陆诗的这一缺点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元好问(1190-1257)字裕之,号遗山,太原秀容(今山西忻州)人。系出北魏鲜卑族拓跋氏,唐诗使人元结合裔。高祖元谊,北宋宣和年间官忻州神武军使,定居秀容。好问出生七月,过继叔父元格。格历任掖县、陵川令,卫绍王大安二年(1210)卒于陇城 。好问七岁能诗 ,有神童之目。十四岁从学郝天挺 ,六载而业成。兴定五年(1221)进士,不就选。正大元年(1224 ),中博学宏词科,授儒林郎,充国史院编修 ,历镇平、南阳、内乡县令。八年(1231)秋,受诏入都,除尚书省掾、左司都事,转员外郎。金亡不仕 ,以著述存史自任 。采摭金源君臣遗言往行,至百余万言,元人编修《金史》多本其著。纂成《中州集》十卷 ,附《中州乐府》,有金一代诗词多赖以存。元宪宗七年卒于获鹿(今属河北)寓舍,年六十八。《金史》卷一二六附传元德明。缪钺谓:“金自大定 、明昌以还,文风蔚起,遂于末造笃生遗山,卓为一代宗匠。其诗嗣响子美,方轨放翁,古文浑雅,乐府疏快,国亡以文献自任。所著《壬辰杂编》虽失传 ,而元人纂修《金史 》,多本其书,故独称雅正。诗文史学,萃于一身,非第元明之后无与颉颃,两汉以来 ,固不数数觏也 。”著有《遗山文集》四十卷,《遗山乐府》五卷,《续夷坚志》四卷。《全金元词》收录三百八十馀首,最为完备。

论诗三十首

作者:元好问年代:元体裁:七绝

万古幽人在涧阿,百年孤愤竟如何? 无人说与天随子,春草输赢较几多。

自注:“天随子诗:‘无多药草在南荣,合有新苗次第生。稚子不知 名品上,恐随春草斗输赢。” 该诗评价晚唐诗人陆龟蒙(字鲁望,号天随子),宗廷辅《古今论诗绝句》释曰:“陆鲁望生丁末运,自以未挂朝籍,绝无忧国感愤之辞,故即所为诗微诘示讽。”这种理解既不符合元好问“要感讽,不要出怨怼”(卷五十四《诗文自警》)、“无怨怼”(卷三十六《杨叔能小亨集引》)的一贯宗旨,又不符合元好问对陆龟蒙的取舍,甚至有悖于陆龟蒙的诗文实际,实为谬论。后人未加细察,多沿袭此谬,认为元好问批评陆龟蒙远离现实的生活及其闲逸诗风,唯有李正民征引元好问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,对前两作出了较恰切的解释③,然尚有未尽处,故笔者不嫌辞费,再次征引如下: 龟蒙,高士也。学既博赡,而才亦峻洁,故其成就卓然为一家。然识者尚恨其多愤激之辞而少敦厚之义,若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,不可一二数。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,锼刻太苦,讥骂太过。唯其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,故郁郁之气不能自掩……至其自述云:少攻歌诗,欲与造物者争柄,遇事辄变化不一,其体裁始则陵轹波涛,穿穴险固,囚锁怪异,破碎阵敌,卒之造平淡而后已者,信亦无愧云。 从这段文字来看,元好问对陆龟蒙,是相当理解的,并从正反两个方面对他作出明确有评价,可与这首论诗绝句相互参证。“多愤激之辞”、“讥骂太过”可为“百年孤愤”作注,“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”云云即是“百年孤愤竟如何”的答案,可见,前两句不是讥讽陆龟蒙“绝无忧国感愤之辞”,而是恰恰相反,是批评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过分孤愤的作品,是说陆龟蒙隐居山中,那么愤激最终又能怎样呢? 后两句借用陆龟蒙的诗句,意义隐晦,难详所指。古今学者一致断定是批评陆龟蒙的闲逸平淡诗风,这显然与元好问一贯推崇陶、谢、韦、柳一派诗风的诗学旨趣相背,所以不可信。在具体释义时,注家多释末句的“较”字为较量之意,如此一来,连这一句的字面意思亦不甚顺畅、明了。张相《诗词曲语词汇释》释此“较”为“差”之意,最为准确。据此,后两句的字面意思是说,没有人告诉陆龟蒙,斗春草的输赢之间,究竟相差多少?其内在含义究竟为何,仍不明朗。结合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和他所化用的《自遣诗》加以考察,或许能得其仿佛。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批评陆诗“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’”,而陆龟蒙“无多药草在南荣”一诗,将药草与一般春草分开,标榜药草“名品上”,不应该与春草混同起来,正有此意,,所以,元好问借用该诗,可能是批评陆诗的这一缺点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元好问(1190-1257)字裕之,号遗山,太原秀容(今山西忻州)人。系出北魏鲜卑族拓跋氏,唐诗使人元结合裔。高祖元谊,北宋宣和年间官忻州神武军使,定居秀容。好问出生七月,过继叔父元格。格历任掖县、陵川令,卫绍王大安二年(1210)卒于陇城 。好问七岁能诗 ,有神童之目。十四岁从学郝天挺 ,六载而业成。兴定五年(1221)进士,不就选。正大元年(1224 ),中博学宏词科,授儒林郎,充国史院编修 ,历镇平、南阳、内乡县令。八年(1231)秋,受诏入都,除尚书省掾、左司都事,转员外郎。金亡不仕 ,以著述存史自任 。采摭金源君臣遗言往行,至百余万言,元人编修《金史》多本其著。纂成《中州集》十卷 ,附《中州乐府》,有金一代诗词多赖以存。元宪宗七年卒于获鹿(今属河北)寓舍,年六十八。《金史》卷一二六附传元德明。缪钺谓:“金自大定 、明昌以还,文风蔚起,遂于末造笃生遗山,卓为一代宗匠。其诗嗣响子美,方轨放翁,古文浑雅,乐府疏快,国亡以文献自任。所著《壬辰杂编》虽失传 ,而元人纂修《金史 》,多本其书,故独称雅正。诗文史学,萃于一身,非第元明之后无与颉颃,两汉以来 ,固不数数觏也 。”著有《遗山文集》四十卷,《遗山乐府》五卷,《续夷坚志》四卷。《全金元词》收录三百八十馀首,最为完备。

论诗三十首

作者:元好问年代:元体裁:七绝

万古幽人在涧阿,百年孤愤竟如何? 无人说与天随子,春草输赢较几多。

自注:“天随子诗:‘无多药草在南荣,合有新苗次第生。稚子不知 名品上,恐随春草斗输赢。” 该诗评价晚唐诗人陆龟蒙(字鲁望,号天随子),宗廷辅《古今论诗绝句》释曰:“陆鲁望生丁末运,自以未挂朝籍,绝无忧国感愤之辞,故即所为诗微诘示讽。”这种理解既不符合元好问“要感讽,不要出怨怼”(卷五十四《诗文自警》)、“无怨怼”(卷三十六《杨叔能小亨集引》)的一贯宗旨,又不符合元好问对陆龟蒙的取舍,甚至有悖于陆龟蒙的诗文实际,实为谬论。后人未加细察,多沿袭此谬,认为元好问批评陆龟蒙远离现实的生活及其闲逸诗风,唯有李正民征引元好问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,对前两作出了较恰切的解释③,然尚有未尽处,故笔者不嫌辞费,再次征引如下: 龟蒙,高士也。学既博赡,而才亦峻洁,故其成就卓然为一家。然识者尚恨其多愤激之辞而少敦厚之义,若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,不可一二数。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,锼刻太苦,讥骂太过。唯其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,故郁郁之气不能自掩……至其自述云:少攻歌诗,欲与造物者争柄,遇事辄变化不一,其体裁始则陵轹波涛,穿穴险固,囚锁怪异,破碎阵敌,卒之造平淡而后已者,信亦无愧云。 从这段文字来看,元好问对陆龟蒙,是相当理解的,并从正反两个方面对他作出明确有评价,可与这首论诗绝句相互参证。“多愤激之辞”、“讥骂太过”可为“百年孤愤”作注,“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”云云即是“百年孤愤竟如何”的答案,可见,前两句不是讥讽陆龟蒙“绝无忧国感愤之辞”,而是恰恰相反,是批评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过分孤愤的作品,是说陆龟蒙隐居山中,那么愤激最终又能怎样呢? 后两句借用陆龟蒙的诗句,意义隐晦,难详所指。古今学者一致断定是批评陆龟蒙的闲逸平淡诗风,这显然与元好问一贯推崇陶、谢、韦、柳一派诗风的诗学旨趣相背,所以不可信。在具体释义时,注家多释末句的“较”字为较量之意,如此一来,连这一句的字面意思亦不甚顺畅、明了。张相《诗词曲语词汇释》释此“较”为“差”之意,最为准确。据此,后两句的字面意思是说,没有人告诉陆龟蒙,斗春草的输赢之间,究竟相差多少?其内在含义究竟为何,仍不明朗。结合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和他所化用的《自遣诗》加以考察,或许能得其仿佛。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批评陆诗“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’”,而陆龟蒙“无多药草在南荣”一诗,将药草与一般春草分开,标榜药草“名品上”,不应该与春草混同起来,正有此意,,所以,元好问借用该诗,可能是批评陆诗的这一缺点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元好问(1190-1257)字裕之,号遗山,太原秀容(今山西忻州)人。系出北魏鲜卑族拓跋氏,唐诗使人元结合裔。高祖元谊,北宋宣和年间官忻州神武军使,定居秀容。好问出生七月,过继叔父元格。格历任掖县、陵川令,卫绍王大安二年(1210)卒于陇城 。好问七岁能诗 ,有神童之目。十四岁从学郝天挺 ,六载而业成。兴定五年(1221)进士,不就选。正大元年(1224 ),中博学宏词科,授儒林郎,充国史院编修 ,历镇平、南阳、内乡县令。八年(1231)秋,受诏入都,除尚书省掾、左司都事,转员外郎。金亡不仕 ,以著述存史自任 。采摭金源君臣遗言往行,至百余万言,元人编修《金史》多本其著。纂成《中州集》十卷 ,附《中州乐府》,有金一代诗词多赖以存。元宪宗七年卒于获鹿(今属河北)寓舍,年六十八。《金史》卷一二六附传元德明。缪钺谓:“金自大定 、明昌以还,文风蔚起,遂于末造笃生遗山,卓为一代宗匠。其诗嗣响子美,方轨放翁,古文浑雅,乐府疏快,国亡以文献自任。所著《壬辰杂编》虽失传 ,而元人纂修《金史 》,多本其书,故独称雅正。诗文史学,萃于一身,非第元明之后无与颉颃,两汉以来 ,固不数数觏也 。”著有《遗山文集》四十卷,《遗山乐府》五卷,《续夷坚志》四卷。《全金元词》收录三百八十馀首,最为完备。

论诗三十首论诗三十首

作者:元好问年代:元体裁:七绝

万古幽人在涧阿,百年孤愤竟如何? 无人说与天随子,春草输赢较几多。

自注:“天随子诗:‘无多药草在南荣,合有新苗次第生。稚子不知 名品上,恐随春草斗输赢。” 该诗评价晚唐诗人陆龟蒙(字鲁望,号天随子),宗廷辅《古今论诗绝句》释曰:“陆鲁望生丁末运,自以未挂朝籍,绝无忧国感愤之辞,故即所为诗微诘示讽。”这种理解既不符合元好问“要感讽,不要出怨怼”(卷五十四《诗文自警》)、“无怨怼”(卷三十六《杨叔能小亨集引》)的一贯宗旨,又不符合元好问对陆龟蒙的取舍,甚至有悖于陆龟蒙的诗文实际,实为谬论。后人未加细察,多沿袭此谬,认为元好问批评陆龟蒙远离现实的生活及其闲逸诗风,唯有李正民征引元好问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,对前两作出了较恰切的解释③,然尚有未尽处,故笔者不嫌辞费,再次征引如下: 龟蒙,高士也。学既博赡,而才亦峻洁,故其成就卓然为一家。然识者尚恨其多愤激之辞而少敦厚之义,若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,不可一二数。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,锼刻太苦,讥骂太过。唯其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,故郁郁之气不能自掩……至其自述云:少攻歌诗,欲与造物者争柄,遇事辄变化不一,其体裁始则陵轹波涛,穿穴险固,囚锁怪异,破碎阵敌,卒之造平淡而后已者,信亦无愧云。 从这段文字来看,元好问对陆龟蒙,是相当理解的,并从正反两个方面对他作出明确有评价,可与这首论诗绝句相互参证。“多愤激之辞”、“讥骂太过”可为“百年孤愤”作注,“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”云云即是“百年孤愤竟如何”的答案,可见,前两句不是讥讽陆龟蒙“绝无忧国感愤之辞”,而是恰恰相反,是批评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过分孤愤的作品,是说陆龟蒙隐居山中,那么愤激最终又能怎样呢? 后两句借用陆龟蒙的诗句,意义隐晦,难详所指。古今学者一致断定是批评陆龟蒙的闲逸平淡诗风,这显然与元好问一贯推崇陶、谢、韦、柳一派诗风的诗学旨趣相背,所以不可信。在具体释义时,注家多释末句的“较”字为较量之意,如此一来,连这一句的字面意思亦不甚顺畅、明了。张相《诗词曲语词汇释》释此“较”为“差”之意,最为准确。据此,后两句的字面意思是说,没有人告诉陆龟蒙,斗春草的输赢之间,究竟相差多少?其内在含义究竟为何,仍不明朗。结合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和他所化用的《自遣诗》加以考察,或许能得其仿佛。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批评陆诗“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’”,而陆龟蒙“无多药草在南荣”一诗,将药草与一般春草分开,标榜药草“名品上”,不应该与春草混同起来,正有此意,,所以,元好问借用该诗,可能是批评陆诗的这一缺点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元好问(1190-1257)字裕之,号遗山,太原秀容(今山西忻州)人。系出北魏鲜卑族拓跋氏,唐诗使人元结合裔。高祖元谊,北宋宣和年间官忻州神武军使,定居秀容。好问出生七月,过继叔父元格。格历任掖县、陵川令,卫绍王大安二年(1210)卒于陇城 。好问七岁能诗 ,有神童之目。十四岁从学郝天挺 ,六载而业成。兴定五年(1221)进士,不就选。正大元年(1224 ),中博学宏词科,授儒林郎,充国史院编修 ,历镇平、南阳、内乡县令。八年(1231)秋,受诏入都,除尚书省掾、左司都事,转员外郎。金亡不仕 ,以著述存史自任 。采摭金源君臣遗言往行,至百余万言,元人编修《金史》多本其著。纂成《中州集》十卷 ,附《中州乐府》,有金一代诗词多赖以存。元宪宗七年卒于获鹿(今属河北)寓舍,年六十八。《金史》卷一二六附传元德明。缪钺谓:“金自大定 、明昌以还,文风蔚起,遂于末造笃生遗山,卓为一代宗匠。其诗嗣响子美,方轨放翁,古文浑雅,乐府疏快,国亡以文献自任。所著《壬辰杂编》虽失传 ,而元人纂修《金史 》,多本其书,故独称雅正。诗文史学,萃于一身,非第元明之后无与颉颃,两汉以来 ,固不数数觏也 。”著有《遗山文集》四十卷,《遗山乐府》五卷,《续夷坚志》四卷。《全金元词》收录三百八十馀首,最为完备。

论诗三十首论诗三十首论诗三十首论诗三十首

作者:元好问年代:元体裁:七绝

万古幽人在涧阿,百年孤愤竟如何? 无人说与天随子,春草输赢较几多。

自注:“天随子诗:‘无多药草在南荣,合有新苗次第生。稚子不知 名品上,恐随春草斗输赢。” 该诗评价晚唐诗人陆龟蒙(字鲁望,号天随子),宗廷辅《古今论诗绝句》释曰:“陆鲁望生丁末运,自以未挂朝籍,绝无忧国感愤之辞,故即所为诗微诘示讽。”这种理解既不符合元好问“要感讽,不要出怨怼”(卷五十四《诗文自警》)、“无怨怼”(卷三十六《杨叔能小亨集引》)的一贯宗旨,又不符合元好问对陆龟蒙的取舍,甚至有悖于陆龟蒙的诗文实际,实为谬论。后人未加细察,多沿袭此谬,认为元好问批评陆龟蒙远离现实的生活及其闲逸诗风,唯有李正民征引元好问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,对前两作出了较恰切的解释③,然尚有未尽处,故笔者不嫌辞费,再次征引如下: 龟蒙,高士也。学既博赡,而才亦峻洁,故其成就卓然为一家。然识者尚恨其多愤激之辞而少敦厚之义,若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,不可一二数。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,锼刻太苦,讥骂太过。唯其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,故郁郁之气不能自掩……至其自述云:少攻歌诗,欲与造物者争柄,遇事辄变化不一,其体裁始则陵轹波涛,穿穴险固,囚锁怪异,破碎阵敌,卒之造平淡而后已者,信亦无愧云。 从这段文字来看,元好问对陆龟蒙,是相当理解的,并从正反两个方面对他作出明确有评价,可与这首论诗绝句相互参证。“多愤激之辞”、“讥骂太过”可为“百年孤愤”作注,“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”云云即是“百年孤愤竟如何”的答案,可见,前两句不是讥讽陆龟蒙“绝无忧国感愤之辞”,而是恰恰相反,是批评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过分孤愤的作品,是说陆龟蒙隐居山中,那么愤激最终又能怎样呢? 后两句借用陆龟蒙的诗句,意义隐晦,难详所指。古今学者一致断定是批评陆龟蒙的闲逸平淡诗风,这显然与元好问一贯推崇陶、谢、韦、柳一派诗风的诗学旨趣相背,所以不可信。在具体释义时,注家多释末句的“较”字为较量之意,如此一来,连这一句的字面意思亦不甚顺畅、明了。张相《诗词曲语词汇释》释此“较”为“差”之意,最为准确。据此,后两句的字面意思是说,没有人告诉陆龟蒙,斗春草的输赢之间,究竟相差多少?其内在含义究竟为何,仍不明朗。结合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和他所化用的《自遣诗》加以考察,或许能得其仿佛。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批评陆诗“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’”,而陆龟蒙“无多药草在南荣”一诗,将药草与一般春草分开,标榜药草“名品上”,不应该与春草混同起来,正有此意,,所以,元好问借用该诗,可能是批评陆诗的这一缺点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元好问(1190-1257)字裕之,号遗山,太原秀容(今山西忻州)人。系出北魏鲜卑族拓跋氏,唐诗使人元结合裔。高祖元谊,北宋宣和年间官忻州神武军使,定居秀容。好问出生七月,过继叔父元格。格历任掖县、陵川令,卫绍王大安二年(1210)卒于陇城 。好问七岁能诗 ,有神童之目。十四岁从学郝天挺 ,六载而业成。兴定五年(1221)进士,不就选。正大元年(1224 ),中博学宏词科,授儒林郎,充国史院编修 ,历镇平、南阳、内乡县令。八年(1231)秋,受诏入都,除尚书省掾、左司都事,转员外郎。金亡不仕 ,以著述存史自任 。采摭金源君臣遗言往行,至百余万言,元人编修《金史》多本其著。纂成《中州集》十卷 ,附《中州乐府》,有金一代诗词多赖以存。元宪宗七年卒于获鹿(今属河北)寓舍,年六十八。《金史》卷一二六附传元德明。缪钺谓:“金自大定 、明昌以还,文风蔚起,遂于末造笃生遗山,卓为一代宗匠。其诗嗣响子美,方轨放翁,古文浑雅,乐府疏快,国亡以文献自任。所著《壬辰杂编》虽失传 ,而元人纂修《金史 》,多本其书,故独称雅正。诗文史学,萃于一身,非第元明之后无与颉颃,两汉以来 ,固不数数觏也 。”著有《遗山文集》四十卷,《遗山乐府》五卷,《续夷坚志》四卷。《全金元词》收录三百八十馀首,最为完备。

论诗三十首论诗三十首论诗三十首

作者:元好问年代:元体裁:七绝

万古幽人在涧阿,百年孤愤竟如何? 无人说与天随子,春草输赢较几多。

自注:“天随子诗:‘无多药草在南荣,合有新苗次第生。稚子不知 名品上,恐随春草斗输赢。” 该诗评价晚唐诗人陆龟蒙(字鲁望,号天随子),宗廷辅《古今论诗绝句》释曰:“陆鲁望生丁末运,自以未挂朝籍,绝无忧国感愤之辞,故即所为诗微诘示讽。”这种理解既不符合元好问“要感讽,不要出怨怼”(卷五十四《诗文自警》)、“无怨怼”(卷三十六《杨叔能小亨集引》)的一贯宗旨,又不符合元好问对陆龟蒙的取舍,甚至有悖于陆龟蒙的诗文实际,实为谬论。后人未加细察,多沿袭此谬,认为元好问批评陆龟蒙远离现实的生活及其闲逸诗风,唯有李正民征引元好问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,对前两作出了较恰切的解释③,然尚有未尽处,故笔者不嫌辞费,再次征引如下: 龟蒙,高士也。学既博赡,而才亦峻洁,故其成就卓然为一家。然识者尚恨其多愤激之辞而少敦厚之义,若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,不可一二数。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,锼刻太苦,讥骂太过。唯其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,故郁郁之气不能自掩……至其自述云:少攻歌诗,欲与造物者争柄,遇事辄变化不一,其体裁始则陵轹波涛,穿穴险固,囚锁怪异,破碎阵敌,卒之造平淡而后已者,信亦无愧云。 从这段文字来看,元好问对陆龟蒙,是相当理解的,并从正反两个方面对他作出明确有评价,可与这首论诗绝句相互参证。“多愤激之辞”、“讥骂太过”可为“百年孤愤”作注,“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”云云即是“百年孤愤竟如何”的答案,可见,前两句不是讥讽陆龟蒙“绝无忧国感愤之辞”,而是恰恰相反,是批评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过分孤愤的作品,是说陆龟蒙隐居山中,那么愤激最终又能怎样呢? 后两句借用陆龟蒙的诗句,意义隐晦,难详所指。古今学者一致断定是批评陆龟蒙的闲逸平淡诗风,这显然与元好问一贯推崇陶、谢、韦、柳一派诗风的诗学旨趣相背,所以不可信。在具体释义时,注家多释末句的“较”字为较量之意,如此一来,连这一句的字面意思亦不甚顺畅、明了。张相《诗词曲语词汇释》释此“较”为“差”之意,最为准确。据此,后两句的字面意思是说,没有人告诉陆龟蒙,斗春草的输赢之间,究竟相差多少?其内在含义究竟为何,仍不明朗。结合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和他所化用的《自遣诗》加以考察,或许能得其仿佛。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批评陆诗“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’”,而陆龟蒙“无多药草在南荣”一诗,将药草与一般春草分开,标榜药草“名品上”,不应该与春草混同起来,正有此意,,所以,元好问借用该诗,可能是批评陆诗的这一缺点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元好问(1190-1257)字裕之,号遗山,太原秀容(今山西忻州)人。系出北魏鲜卑族拓跋氏,唐诗使人元结合裔。高祖元谊,北宋宣和年间官忻州神武军使,定居秀容。好问出生七月,过继叔父元格。格历任掖县、陵川令,卫绍王大安二年(1210)卒于陇城 。好问七岁能诗 ,有神童之目。十四岁从学郝天挺 ,六载而业成。兴定五年(1221)进士,不就选。正大元年(1224 ),中博学宏词科,授儒林郎,充国史院编修 ,历镇平、南阳、内乡县令。八年(1231)秋,受诏入都,除尚书省掾、左司都事,转员外郎。金亡不仕 ,以著述存史自任 。采摭金源君臣遗言往行,至百余万言,元人编修《金史》多本其著。纂成《中州集》十卷 ,附《中州乐府》,有金一代诗词多赖以存。元宪宗七年卒于获鹿(今属河北)寓舍,年六十八。《金史》卷一二六附传元德明。缪钺谓:“金自大定 、明昌以还,文风蔚起,遂于末造笃生遗山,卓为一代宗匠。其诗嗣响子美,方轨放翁,古文浑雅,乐府疏快,国亡以文献自任。所著《壬辰杂编》虽失传 ,而元人纂修《金史 》,多本其书,故独称雅正。诗文史学,萃于一身,非第元明之后无与颉颃,两汉以来 ,固不数数觏也 。”著有《遗山文集》四十卷,《遗山乐府》五卷,《续夷坚志》四卷。《全金元词》收录三百八十馀首,最为完备。

论诗三十首

2.论诗三十首

作者:元好问年代:元体裁:七绝

万古幽人在涧阿,百年孤愤竟如何? 无人说与天随子,春草输赢较几多。

自注:“天随子诗:‘无多药草在南荣,合有新苗次第生。稚子不知 名品上,恐随春草斗输赢。” 该诗评价晚唐诗人陆龟蒙(字鲁望,号天随子),宗廷辅《古今论诗绝句》释曰:“陆鲁望生丁末运,自以未挂朝籍,绝无忧国感愤之辞,故即所为诗微诘示讽。”这种理解既不符合元好问“要感讽,不要出怨怼”(卷五十四《诗文自警》)、“无怨怼”(卷三十六《杨叔能小亨集引》)的一贯宗旨,又不符合元好问对陆龟蒙的取舍,甚至有悖于陆龟蒙的诗文实际,实为谬论。后人未加细察,多沿袭此谬,认为元好问批评陆龟蒙远离现实的生活及其闲逸诗风,唯有李正民征引元好问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,对前两作出了较恰切的解释③,然尚有未尽处,故笔者不嫌辞费,再次征引如下: 龟蒙,高士也。学既博赡,而才亦峻洁,故其成就卓然为一家。然识者尚恨其多愤激之辞而少敦厚之义,若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,不可一二数。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,锼刻太苦,讥骂太过。唯其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,故郁郁之气不能自掩……至其自述云:少攻歌诗,欲与造物者争柄,遇事辄变化不一,其体裁始则陵轹波涛,穿穴险固,囚锁怪异,破碎阵敌,卒之造平淡而后已者,信亦无愧云。 从这段文字来看,元好问对陆龟蒙,是相当理解的,并从正反两个方面对他作出明确有评价,可与这首论诗绝句相互参证。“多愤激之辞”、“讥骂太过”可为“百年孤愤”作注,“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”云云即是“百年孤愤竟如何”的答案,可见,前两句不是讥讽陆龟蒙“绝无忧国感愤之辞”,而是恰恰相反,是批评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过分孤愤的作品,是说陆龟蒙隐居山中,那么愤激最终又能怎样呢? 后两句借用陆龟蒙的诗句,意义隐晦,难详所指。古今学者一致断定是批评陆龟蒙的闲逸平淡诗风,这显然与元好问一贯推崇陶、谢、韦、柳一派诗风的诗学旨趣相背,所以不可信。在具体释义时,注家多释末句的“较”字为较量之意,如此一来,连这一句的字面意思亦不甚顺畅、明了。张相《诗词曲语词汇释》释此“较”为“差”之意,最为准确。据此,后两句的字面意思是说,没有人告诉陆龟蒙,斗春草的输赢之间,究竟相差多少?其内在含义究竟为何,仍不明朗。结合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和他所化用的《自遣诗》加以考察,或许能得其仿佛。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批评陆诗“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’”,而陆龟蒙“无多药草在南荣”一诗,将药草与一般春草分开,标榜药草“名品上”,不应该与春草混同起来,正有此意,,所以,元好问借用该诗,可能是批评陆诗的这一缺点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元好问(1190-1257)字裕之,号遗山,太原秀容(今山西忻州)人。系出北魏鲜卑族拓跋氏,唐诗使人元结合裔。高祖元谊,北宋宣和年间官忻州神武军使,定居秀容。好问出生七月,过继叔父元格。格历任掖县、陵川令,卫绍王大安二年(1210)卒于陇城 。好问七岁能诗 ,有神童之目。十四岁从学郝天挺 ,六载而业成。兴定五年(1221)进士,不就选。正大元年(1224 ),中博学宏词科,授儒林郎,充国史院编修 ,历镇平、南阳、内乡县令。八年(1231)秋,受诏入都,除尚书省掾、左司都事,转员外郎。金亡不仕 ,以著述存史自任 。采摭金源君臣遗言往行,至百余万言,元人编修《金史》多本其著。纂成《中州集》十卷 ,附《中州乐府》,有金一代诗词多赖以存。元宪宗七年卒于获鹿(今属河北)寓舍,年六十八。《金史》卷一二六附传元德明。缪钺谓:“金自大定 、明昌以还,文风蔚起,遂于末造笃生遗山,卓为一代宗匠。其诗嗣响子美,方轨放翁,古文浑雅,乐府疏快,国亡以文献自任。所著《壬辰杂编》虽失传 ,而元人纂修《金史 》,多本其书,故独称雅正。诗文史学,萃于一身,非第元明之后无与颉颃,两汉以来 ,固不数数觏也 。”著有《遗山文集》四十卷,《遗山乐府》五卷,《续夷坚志》四卷。《全金元词》收录三百八十馀首,最为完备。

论诗三十首

作者:元好问年代:元体裁:七绝

万古幽人在涧阿,百年孤愤竟如何? 无人说与天随子,春草输赢较几多。

自注:“天随子诗:‘无多药草在南荣,合有新苗次第生。稚子不知 名品上,恐随春草斗输赢。” 该诗评价晚唐诗人陆龟蒙(字鲁望,号天随子),宗廷辅《古今论诗绝句》释曰:“陆鲁望生丁末运,自以未挂朝籍,绝无忧国感愤之辞,故即所为诗微诘示讽。”这种理解既不符合元好问“要感讽,不要出怨怼”(卷五十四《诗文自警》)、“无怨怼”(卷三十六《杨叔能小亨集引》)的一贯宗旨,又不符合元好问对陆龟蒙的取舍,甚至有悖于陆龟蒙的诗文实际,实为谬论。后人未加细察,多沿袭此谬,认为元好问批评陆龟蒙远离现实的生活及其闲逸诗风,唯有李正民征引元好问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,对前两作出了较恰切的解释③,然尚有未尽处,故笔者不嫌辞费,再次征引如下: 龟蒙,高士也。学既博赡,而才亦峻洁,故其成就卓然为一家。然识者尚恨其多愤激之辞而少敦厚之义,若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,不可一二数。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,锼刻太苦,讥骂太过。唯其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,故郁郁之气不能自掩……至其自述云:少攻歌诗,欲与造物者争柄,遇事辄变化不一,其体裁始则陵轹波涛,穿穴险固,囚锁怪异,破碎阵敌,卒之造平淡而后已者,信亦无愧云。 从这段文字来看,元好问对陆龟蒙,是相当理解的,并从正反两个方面对他作出明确有评价,可与这首论诗绝句相互参证。“多愤激之辞”、“讥骂太过”可为“百年孤愤”作注,“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”云云即是“百年孤愤竟如何”的答案,可见,前两句不是讥讽陆龟蒙“绝无忧国感愤之辞”,而是恰恰相反,是批评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过分孤愤的作品,是说陆龟蒙隐居山中,那么愤激最终又能怎样呢? 后两句借用陆龟蒙的诗句,意义隐晦,难详所指。古今学者一致断定是批评陆龟蒙的闲逸平淡诗风,这显然与元好问一贯推崇陶、谢、韦、柳一派诗风的诗学旨趣相背,所以不可信。在具体释义时,注家多释末句的“较”字为较量之意,如此一来,连这一句的字面意思亦不甚顺畅、明了。张相《诗词曲语词汇释》释此“较”为“差”之意,最为准确。据此,后两句的字面意思是说,没有人告诉陆龟蒙,斗春草的输赢之间,究竟相差多少?其内在含义究竟为何,仍不明朗。结合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和他所化用的《自遣诗》加以考察,或许能得其仿佛。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批评陆诗“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’”,而陆龟蒙“无多药草在南荣”一诗,将药草与一般春草分开,标榜药草“名品上”,不应该与春草混同起来,正有此意,,所以,元好问借用该诗,可能是批评陆诗的这一缺点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元好问(1190-1257)字裕之,号遗山,太原秀容(今山西忻州)人。系出北魏鲜卑族拓跋氏,唐诗使人元结合裔。高祖元谊,北宋宣和年间官忻州神武军使,定居秀容。好问出生七月,过继叔父元格。格历任掖县、陵川令,卫绍王大安二年(1210)卒于陇城 。好问七岁能诗 ,有神童之目。十四岁从学郝天挺 ,六载而业成。兴定五年(1221)进士,不就选。正大元年(1224 ),中博学宏词科,授儒林郎,充国史院编修 ,历镇平、南阳、内乡县令。八年(1231)秋,受诏入都,除尚书省掾、左司都事,转员外郎。金亡不仕 ,以著述存史自任 。采摭金源君臣遗言往行,至百余万言,元人编修《金史》多本其著。纂成《中州集》十卷 ,附《中州乐府》,有金一代诗词多赖以存。元宪宗七年卒于获鹿(今属河北)寓舍,年六十八。《金史》卷一二六附传元德明。缪钺谓:“金自大定 、明昌以还,文风蔚起,遂于末造笃生遗山,卓为一代宗匠。其诗嗣响子美,方轨放翁,古文浑雅,乐府疏快,国亡以文献自任。所著《壬辰杂编》虽失传 ,而元人纂修《金史 》,多本其书,故独称雅正。诗文史学,萃于一身,非第元明之后无与颉颃,两汉以来 ,固不数数觏也 。”著有《遗山文集》四十卷,《遗山乐府》五卷,《续夷坚志》四卷。《全金元词》收录三百八十馀首,最为完备。

论诗三十首

作者:元好问年代:元体裁:七绝

万古幽人在涧阿,百年孤愤竟如何? 无人说与天随子,春草输赢较几多。

自注:“天随子诗:‘无多药草在南荣,合有新苗次第生。稚子不知 名品上,恐随春草斗输赢。” 该诗评价晚唐诗人陆龟蒙(字鲁望,号天随子),宗廷辅《古今论诗绝句》释曰:“陆鲁望生丁末运,自以未挂朝籍,绝无忧国感愤之辞,故即所为诗微诘示讽。”这种理解既不符合元好问“要感讽,不要出怨怼”(卷五十四《诗文自警》)、“无怨怼”(卷三十六《杨叔能小亨集引》)的一贯宗旨,又不符合元好问对陆龟蒙的取舍,甚至有悖于陆龟蒙的诗文实际,实为谬论。后人未加细察,多沿袭此谬,认为元好问批评陆龟蒙远离现实的生活及其闲逸诗风,唯有李正民征引元好问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,对前两作出了较恰切的解释③,然尚有未尽处,故笔者不嫌辞费,再次征引如下: 龟蒙,高士也。学既博赡,而才亦峻洁,故其成就卓然为一家。然识者尚恨其多愤激之辞而少敦厚之义,若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,不可一二数。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,锼刻太苦,讥骂太过。唯其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,故郁郁之气不能自掩……至其自述云:少攻歌诗,欲与造物者争柄,遇事辄变化不一,其体裁始则陵轹波涛,穿穴险固,囚锁怪异,破碎阵敌,卒之造平淡而后已者,信亦无愧云。 从这段文字来看,元好问对陆龟蒙,是相当理解的,并从正反两个方面对他作出明确有评价,可与这首论诗绝句相互参证。“多愤激之辞”、“讥骂太过”可为“百年孤愤”作注,“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”云云即是“百年孤愤竟如何”的答案,可见,前两句不是讥讽陆龟蒙“绝无忧国感愤之辞”,而是恰恰相反,是批评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过分孤愤的作品,是说陆龟蒙隐居山中,那么愤激最终又能怎样呢? 后两句借用陆龟蒙的诗句,意义隐晦,难详所指。古今学者一致断定是批评陆龟蒙的闲逸平淡诗风,这显然与元好问一贯推崇陶、谢、韦、柳一派诗风的诗学旨趣相背,所以不可信。在具体释义时,注家多释末句的“较”字为较量之意,如此一来,连这一句的字面意思亦不甚顺畅、明了。张相《诗词曲语词汇释》释此“较”为“差”之意,最为准确。据此,后两句的字面意思是说,没有人告诉陆龟蒙,斗春草的输赢之间,究竟相差多少?其内在含义究竟为何,仍不明朗。结合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和他所化用的《自遣诗》加以考察,或许能得其仿佛。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批评陆诗“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’”,而陆龟蒙“无多药草在南荣”一诗,将药草与一般春草分开,标榜药草“名品上”,不应该与春草混同起来,正有此意,,所以,元好问借用该诗,可能是批评陆诗的这一缺点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元好问(1190-1257)字裕之,号遗山,太原秀容(今山西忻州)人。系出北魏鲜卑族拓跋氏,唐诗使人元结合裔。高祖元谊,北宋宣和年间官忻州神武军使,定居秀容。好问出生七月,过继叔父元格。格历任掖县、陵川令,卫绍王大安二年(1210)卒于陇城 。好问七岁能诗 ,有神童之目。十四岁从学郝天挺 ,六载而业成。兴定五年(1221)进士,不就选。正大元年(1224 ),中博学宏词科,授儒林郎,充国史院编修 ,历镇平、南阳、内乡县令。八年(1231)秋,受诏入都,除尚书省掾、左司都事,转员外郎。金亡不仕 ,以著述存史自任 。采摭金源君臣遗言往行,至百余万言,元人编修《金史》多本其著。纂成《中州集》十卷 ,附《中州乐府》,有金一代诗词多赖以存。元宪宗七年卒于获鹿(今属河北)寓舍,年六十八。《金史》卷一二六附传元德明。缪钺谓:“金自大定 、明昌以还,文风蔚起,遂于末造笃生遗山,卓为一代宗匠。其诗嗣响子美,方轨放翁,古文浑雅,乐府疏快,国亡以文献自任。所著《壬辰杂编》虽失传 ,而元人纂修《金史 》,多本其书,故独称雅正。诗文史学,萃于一身,非第元明之后无与颉颃,两汉以来 ,固不数数觏也 。”著有《遗山文集》四十卷,《遗山乐府》五卷,《续夷坚志》四卷。《全金元词》收录三百八十馀首,最为完备。

论诗三十首

作者:元好问年代:元体裁:七绝

万古幽人在涧阿,百年孤愤竟如何? 无人说与天随子,春草输赢较几多。

自注:“天随子诗:‘无多药草在南荣,合有新苗次第生。稚子不知 名品上,恐随春草斗输赢。” 该诗评价晚唐诗人陆龟蒙(字鲁望,号天随子),宗廷辅《古今论诗绝句》释曰:“陆鲁望生丁末运,自以未挂朝籍,绝无忧国感愤之辞,故即所为诗微诘示讽。”这种理解既不符合元好问“要感讽,不要出怨怼”(卷五十四《诗文自警》)、“无怨怼”(卷三十六《杨叔能小亨集引》)的一贯宗旨,又不符合元好问对陆龟蒙的取舍,甚至有悖于陆龟蒙的诗文实际,实为谬论。后人未加细察,多沿袭此谬,认为元好问批评陆龟蒙远离现实的生活及其闲逸诗风,唯有李正民征引元好问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,对前两作出了较恰切的解释③,然尚有未尽处,故笔者不嫌辞费,再次征引如下: 龟蒙,高士也。学既博赡,而才亦峻洁,故其成就卓然为一家。然识者尚恨其多愤激之辞而少敦厚之义,若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,不可一二数。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,锼刻太苦,讥骂太过。唯其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,故郁郁之气不能自掩……至其自述云:少攻歌诗,欲与造物者争柄,遇事辄变化不一,其体裁始则陵轹波涛,穿穴险固,囚锁怪异,破碎阵敌,卒之造平淡而后已者,信亦无愧云。 从这段文字来看,元好问对陆龟蒙,是相当理解的,并从正反两个方面对他作出明确有评价,可与这首论诗绝句相互参证。“多愤激之辞”、“讥骂太过”可为“百年孤愤”作注,“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”云云即是“百年孤愤竟如何”的答案,可见,前两句不是讥讽陆龟蒙“绝无忧国感愤之辞”,而是恰恰相反,是批评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过分孤愤的作品,是说陆龟蒙隐居山中,那么愤激最终又能怎样呢? 后两句借用陆龟蒙的诗句,意义隐晦,难详所指。古今学者一致断定是批评陆龟蒙的闲逸平淡诗风,这显然与元好问一贯推崇陶、谢、韦、柳一派诗风的诗学旨趣相背,所以不可信。在具体释义时,注家多释末句的“较”字为较量之意,如此一来,连这一句的字面意思亦不甚顺畅、明了。张相《诗词曲语词汇释》释此“较”为“差”之意,最为准确。据此,后两句的字面意思是说,没有人告诉陆龟蒙,斗春草的输赢之间,究竟相差多少?其内在含义究竟为何,仍不明朗。结合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和他所化用的《自遣诗》加以考察,或许能得其仿佛。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批评陆诗“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’”,而陆龟蒙“无多药草在南荣”一诗,将药草与一般春草分开,标榜药草“名品上”,不应该与春草混同起来,正有此意,,所以,元好问借用该诗,可能是批评陆诗的这一缺点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元好问(1190-1257)字裕之,号遗山,太原秀容(今山西忻州)人。系出北魏鲜卑族拓跋氏,唐诗使人元结合裔。高祖元谊,北宋宣和年间官忻州神武军使,定居秀容。好问出生七月,过继叔父元格。格历任掖县、陵川令,卫绍王大安二年(1210)卒于陇城 。好问七岁能诗 ,有神童之目。十四岁从学郝天挺 ,六载而业成。兴定五年(1221)进士,不就选。正大元年(1224 ),中博学宏词科,授儒林郎,充国史院编修 ,历镇平、南阳、内乡县令。八年(1231)秋,受诏入都,除尚书省掾、左司都事,转员外郎。金亡不仕 ,以著述存史自任 。采摭金源君臣遗言往行,至百余万言,元人编修《金史》多本其著。纂成《中州集》十卷 ,附《中州乐府》,有金一代诗词多赖以存。元宪宗七年卒于获鹿(今属河北)寓舍,年六十八。《金史》卷一二六附传元德明。缪钺谓:“金自大定 、明昌以还,文风蔚起,遂于末造笃生遗山,卓为一代宗匠。其诗嗣响子美,方轨放翁,古文浑雅,乐府疏快,国亡以文献自任。所著《壬辰杂编》虽失传 ,而元人纂修《金史 》,多本其书,故独称雅正。诗文史学,萃于一身,非第元明之后无与颉颃,两汉以来 ,固不数数觏也 。”著有《遗山文集》四十卷,《遗山乐府》五卷,《续夷坚志》四卷。《全金元词》收录三百八十馀首,最为完备。

论诗三十首

作者:元好问年代:元体裁:七绝

万古幽人在涧阿,百年孤愤竟如何? 无人说与天随子,春草输赢较几多。

自注:“天随子诗:‘无多药草在南荣,合有新苗次第生。稚子不知 名品上,恐随春草斗输赢。” 该诗评价晚唐诗人陆龟蒙(字鲁望,号天随子),宗廷辅《古今论诗绝句》释曰:“陆鲁望生丁末运,自以未挂朝籍,绝无忧国感愤之辞,故即所为诗微诘示讽。”这种理解既不符合元好问“要感讽,不要出怨怼”(卷五十四《诗文自警》)、“无怨怼”(卷三十六《杨叔能小亨集引》)的一贯宗旨,又不符合元好问对陆龟蒙的取舍,甚至有悖于陆龟蒙的诗文实际,实为谬论。后人未加细察,多沿袭此谬,认为元好问批评陆龟蒙远离现实的生活及其闲逸诗风,唯有李正民征引元好问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,对前两作出了较恰切的解释③,然尚有未尽处,故笔者不嫌辞费,再次征引如下: 龟蒙,高士也。学既博赡,而才亦峻洁,故其成就卓然为一家。然识者尚恨其多愤激之辞而少敦厚之义,若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,不可一二数。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,锼刻太苦,讥骂太过。唯其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,故郁郁之气不能自掩……至其自述云:少攻歌诗,欲与造物者争柄,遇事辄变化不一,其体裁始则陵轹波涛,穿穴险固,囚锁怪异,破碎阵敌,卒之造平淡而后已者,信亦无愧云。 从这段文字来看,元好问对陆龟蒙,是相当理解的,并从正反两个方面对他作出明确有评价,可与这首论诗绝句相互参证。“多愤激之辞”、“讥骂太过”可为“百年孤愤”作注,“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”云云即是“百年孤愤竟如何”的答案,可见,前两句不是讥讽陆龟蒙“绝无忧国感愤之辞”,而是恰恰相反,是批评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过分孤愤的作品,是说陆龟蒙隐居山中,那么愤激最终又能怎样呢? 后两句借用陆龟蒙的诗句,意义隐晦,难详所指。古今学者一致断定是批评陆龟蒙的闲逸平淡诗风,这显然与元好问一贯推崇陶、谢、韦、柳一派诗风的诗学旨趣相背,所以不可信。在具体释义时,注家多释末句的“较”字为较量之意,如此一来,连这一句的字面意思亦不甚顺畅、明了。张相《诗词曲语词汇释》释此“较”为“差”之意,最为准确。据此,后两句的字面意思是说,没有人告诉陆龟蒙,斗春草的输赢之间,究竟相差多少?其内在含义究竟为何,仍不明朗。结合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和他所化用的《自遣诗》加以考察,或许能得其仿佛。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批评陆诗“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’”,而陆龟蒙“无多药草在南荣”一诗,将药草与一般春草分开,标榜药草“名品上”,不应该与春草混同起来,正有此意,,所以,元好问借用该诗,可能是批评陆诗的这一缺点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元好问(1190-1257)字裕之,号遗山,太原秀容(今山西忻州)人。系出北魏鲜卑族拓跋氏,唐诗使人元结合裔。高祖元谊,北宋宣和年间官忻州神武军使,定居秀容。好问出生七月,过继叔父元格。格历任掖县、陵川令,卫绍王大安二年(1210)卒于陇城 。好问七岁能诗 ,有神童之目。十四岁从学郝天挺 ,六载而业成。兴定五年(1221)进士,不就选。正大元年(1224 ),中博学宏词科,授儒林郎,充国史院编修 ,历镇平、南阳、内乡县令。八年(1231)秋,受诏入都,除尚书省掾、左司都事,转员外郎。金亡不仕 ,以著述存史自任 。采摭金源君臣遗言往行,至百余万言,元人编修《金史》多本其著。纂成《中州集》十卷 ,附《中州乐府》,有金一代诗词多赖以存。元宪宗七年卒于获鹿(今属河北)寓舍,年六十八。《金史》卷一二六附传元德明。缪钺谓:“金自大定 、明昌以还,文风蔚起,遂于末造笃生遗山,卓为一代宗匠。其诗嗣响子美,方轨放翁,古文浑雅,乐府疏快,国亡以文献自任。所著《壬辰杂编》虽失传 ,而元人纂修《金史 》,多本其书,故独称雅正。诗文史学,萃于一身,非第元明之后无与颉颃,两汉以来 ,固不数数觏也 。”著有《遗山文集》四十卷,《遗山乐府》五卷,《续夷坚志》四卷。《全金元词》收录三百八十馀首,最为完备。

3.论诗三十首。

论诗三十首论诗三十首论诗三十首论诗三十首论诗三十首

作者:元好问年代:元体裁:七绝

万古幽人在涧阿,百年孤愤竟如何? 无人说与天随子,春草输赢较几多。

自注:“天随子诗:‘无多药草在南荣,合有新苗次第生。稚子不知 名品上,恐随春草斗输赢。” 该诗评价晚唐诗人陆龟蒙(字鲁望,号天随子),宗廷辅《古今论诗绝句》释曰:“陆鲁望生丁末运,自以未挂朝籍,绝无忧国感愤之辞,故即所为诗微诘示讽。”这种理解既不符合元好问“要感讽,不要出怨怼”(卷五十四《诗文自警》)、“无怨怼”(卷三十六《杨叔能小亨集引》)的一贯宗旨,又不符合元好问对陆龟蒙的取舍,甚至有悖于陆龟蒙的诗文实际,实为谬论。后人未加细察,多沿袭此谬,认为元好问批评陆龟蒙远离现实的生活及其闲逸诗风,唯有李正民征引元好问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,对前两作出了较恰切的解释③,然尚有未尽处,故笔者不嫌辞费,再次征引如下: 龟蒙,高士也。学既博赡,而才亦峻洁,故其成就卓然为一家。然识者尚恨其多愤激之辞而少敦厚之义,若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,不可一二数。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,锼刻太苦,讥骂太过。唯其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,故郁郁之气不能自掩……至其自述云:少攻歌诗,欲与造物者争柄,遇事辄变化不一,其体裁始则陵轹波涛,穿穴险固,囚锁怪异,破碎阵敌,卒之造平淡而后已者,信亦无愧云。 从这段文字来看,元好问对陆龟蒙,是相当理解的,并从正反两个方面对他作出明确有评价,可与这首论诗绝句相互参证。“多愤激之辞”、“讥骂太过”可为“百年孤愤”作注,“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”云云即是“百年孤愤竟如何”的答案,可见,前两句不是讥讽陆龟蒙“绝无忧国感愤之辞”,而是恰恰相反,是批评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过分孤愤的作品,是说陆龟蒙隐居山中,那么愤激最终又能怎样呢? 后两句借用陆龟蒙的诗句,意义隐晦,难详所指。古今学者一致断定是批评陆龟蒙的闲逸平淡诗风,这显然与元好问一贯推崇陶、谢、韦、柳一派诗风的诗学旨趣相背,所以不可信。在具体释义时,注家多释末句的“较”字为较量之意,如此一来,连这一句的字面意思亦不甚顺畅、明了。张相《诗词曲语词汇释》释此“较”为“差”之意,最为准确。据此,后两句的字面意思是说,没有人告诉陆龟蒙,斗春草的输赢之间,究竟相差多少?其内在含义究竟为何,仍不明朗。结合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和他所化用的《自遣诗》加以考察,或许能得其仿佛。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批评陆诗“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’”,而陆龟蒙“无多药草在南荣”一诗,将药草与一般春草分开,标榜药草“名品上”,不应该与春草混同起来,正有此意,,所以,元好问借用该诗,可能是批评陆诗的这一缺点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元好问(1190-1257)字裕之,号遗山,太原秀容(今山西忻州)人。系出北魏鲜卑族拓跋氏,唐诗使人元结合裔。高祖元谊,北宋宣和年间官忻州神武军使,定居秀容。好问出生七月,过继叔父元格。格历任掖县、陵川令,卫绍王大安二年(1210)卒于陇城 。好问七岁能诗 ,有神童之目。十四岁从学郝天挺 ,六载而业成。兴定五年(1221)进士,不就选。正大元年(1224 ),中博学宏词科,授儒林郎,充国史院编修 ,历镇平、南阳、内乡县令。八年(1231)秋,受诏入都,除尚书省掾、左司都事,转员外郎。金亡不仕 ,以著述存史自任 。采摭金源君臣遗言往行,至百余万言,元人编修《金史》多本其著。纂成《中州集》十卷 ,附《中州乐府》,有金一代诗词多赖以存。元宪宗七年卒于获鹿(今属河北)寓舍,年六十八。《金史》卷一二六附传元德明。缪钺谓:“金自大定 、明昌以还,文风蔚起,遂于末造笃生遗山,卓为一代宗匠。其诗嗣响子美,方轨放翁,古文浑雅,乐府疏快,国亡以文献自任。所著《壬辰杂编》虽失传 ,而元人纂修《金史 》,多本其书,故独称雅正。诗文史学,萃于一身,非第元明之后无与颉颃,两汉以来 ,固不数数觏也 。”著有《遗山文集》四十卷,《遗山乐府》五卷,《续夷坚志》四卷。《全金元词》收录三百八十馀首,最为完备。

论诗三十首论诗三十首

4.论诗三十首

作者:元好问年代:元体裁:七绝

万古幽人在涧阿,百年孤愤竟如何? 无人说与天随子,春草输赢较几多。

自注:“天随子诗:‘无多药草在南荣,合有新苗次第生。稚子不知 名品上,恐随春草斗输赢。” 该诗评价晚唐诗人陆龟蒙(字鲁望,号天随子),宗廷辅《古今论诗绝句》释曰:“陆鲁望生丁末运,自以未挂朝籍,绝无忧国感愤之辞,故即所为诗微诘示讽。”这种理解既不符合元好问“要感讽,不要出怨怼”(卷五十四《诗文自警》)、“无怨怼”(卷三十六《杨叔能小亨集引》)的一贯宗旨,又不符合元好问对陆龟蒙的取舍,甚至有悖于陆龟蒙的诗文实际,实为谬论。后人未加细察,多沿袭此谬,认为元好问批评陆龟蒙远离现实的生活及其闲逸诗风,唯有李正民征引元好问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,对前两作出了较恰切的解释③,然尚有未尽处,故笔者不嫌辞费,再次征引如下: 龟蒙,高士也。学既博赡,而才亦峻洁,故其成就卓然为一家。然识者尚恨其多愤激之辞而少敦厚之义,若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,不可一二数。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,锼刻太苦,讥骂太过。唯其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,故郁郁之气不能自掩……至其自述云:少攻歌诗,欲与造物者争柄,遇事辄变化不一,其体裁始则陵轹波涛,穿穴险固,囚锁怪异,破碎阵敌,卒之造平淡而后已者,信亦无愧云。 从这段文字来看,元好问对陆龟蒙,是相当理解的,并从正反两个方面对他作出明确有评价,可与这首论诗绝句相互参证。“多愤激之辞”、“讥骂太过”可为“百年孤愤”作注,“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”云云即是“百年孤愤竟如何”的答案,可见,前两句不是讥讽陆龟蒙“绝无忧国感愤之辞”,而是恰恰相反,是批评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过分孤愤的作品,是说陆龟蒙隐居山中,那么愤激最终又能怎样呢? 后两句借用陆龟蒙的诗句,意义隐晦,难详所指。古今学者一致断定是批评陆龟蒙的闲逸平淡诗风,这显然与元好问一贯推崇陶、谢、韦、柳一派诗风的诗学旨趣相背,所以不可信。在具体释义时,注家多释末句的“较”字为较量之意,如此一来,连这一句的字面意思亦不甚顺畅、明了。张相《诗词曲语词汇释》释此“较”为“差”之意,最为准确。据此,后两句的字面意思是说,没有人告诉陆龟蒙,斗春草的输赢之间,究竟相差多少?其内在含义究竟为何,仍不明朗。结合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和他所化用的《自遣诗》加以考察,或许能得其仿佛。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批评陆诗“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’”,而陆龟蒙“无多药草在南荣”一诗,将药草与一般春草分开,标榜药草“名品上”,不应该与春草混同起来,正有此意,,所以,元好问借用该诗,可能是批评陆诗的这一缺点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元好问(1190-1257)字裕之,号遗山,太原秀容(今山西忻州)人。系出北魏鲜卑族拓跋氏,唐诗使人元结合裔。高祖元谊,北宋宣和年间官忻州神武军使,定居秀容。好问出生七月,过继叔父元格。格历任掖县、陵川令,卫绍王大安二年(1210)卒于陇城 。好问七岁能诗 ,有神童之目。十四岁从学郝天挺 ,六载而业成。兴定五年(1221)进士,不就选。正大元年(1224 ),中博学宏词科,授儒林郎,充国史院编修 ,历镇平、南阳、内乡县令。八年(1231)秋,受诏入都,除尚书省掾、左司都事,转员外郎。金亡不仕 ,以著述存史自任 。采摭金源君臣遗言往行,至百余万言,元人编修《金史》多本其著。纂成《中州集》十卷 ,附《中州乐府》,有金一代诗词多赖以存。元宪宗七年卒于获鹿(今属河北)寓舍,年六十八。《金史》卷一二六附传元德明。缪钺谓:“金自大定 、明昌以还,文风蔚起,遂于末造笃生遗山,卓为一代宗匠。其诗嗣响子美,方轨放翁,古文浑雅,乐府疏快,国亡以文献自任。所著《壬辰杂编》虽失传 ,而元人纂修《金史 》,多本其书,故独称雅正。诗文史学,萃于一身,非第元明之后无与颉颃,两汉以来 ,固不数数觏也 。”著有《遗山文集》四十卷,《遗山乐府》五卷,《续夷坚志》四卷。《全金元词》收录三百八十馀首,最为完备。

论诗三十首

作者:元好问年代:元体裁:七绝

万古幽人在涧阿,百年孤愤竟如何? 无人说与天随子,春草输赢较几多。

自注:“天随子诗:‘无多药草在南荣,合有新苗次第生。稚子不知 名品上,恐随春草斗输赢。” 该诗评价晚唐诗人陆龟蒙(字鲁望,号天随子),宗廷辅《古今论诗绝句》释曰:“陆鲁望生丁末运,自以未挂朝籍,绝无忧国感愤之辞,故即所为诗微诘示讽。”这种理解既不符合元好问“要感讽,不要出怨怼”(卷五十四《诗文自警》)、“无怨怼”(卷三十六《杨叔能小亨集引》)的一贯宗旨,又不符合元好问对陆龟蒙的取舍,甚至有悖于陆龟蒙的诗文实际,实为谬论。后人未加细察,多沿袭此谬,认为元好问批评陆龟蒙远离现实的生活及其闲逸诗风,唯有李正民征引元好问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,对前两作出了较恰切的解释③,然尚有未尽处,故笔者不嫌辞费,再次征引如下: 龟蒙,高士也。学既博赡,而才亦峻洁,故其成就卓然为一家。然识者尚恨其多愤激之辞而少敦厚之义,若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,不可一二数。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,锼刻太苦,讥骂太过。唯其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,故郁郁之气不能自掩……至其自述云:少攻歌诗,欲与造物者争柄,遇事辄变化不一,其体裁始则陵轹波涛,穿穴险固,囚锁怪异,破碎阵敌,卒之造平淡而后已者,信亦无愧云。 从这段文字来看,元好问对陆龟蒙,是相当理解的,并从正反两个方面对他作出明确有评价,可与这首论诗绝句相互参证。“多愤激之辞”、“讥骂太过”可为“百年孤愤”作注,“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”云云即是“百年孤愤竟如何”的答案,可见,前两句不是讥讽陆龟蒙“绝无忧国感愤之辞”,而是恰恰相反,是批评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过分孤愤的作品,是说陆龟蒙隐居山中,那么愤激最终又能怎样呢? 后两句借用陆龟蒙的诗句,意义隐晦,难详所指。古今学者一致断定是批评陆龟蒙的闲逸平淡诗风,这显然与元好问一贯推崇陶、谢、韦、柳一派诗风的诗学旨趣相背,所以不可信。在具体释义时,注家多释末句的“较”字为较量之意,如此一来,连这一句的字面意思亦不甚顺畅、明了。张相《诗词曲语词汇释》释此“较”为“差”之意,最为准确。据此,后两句的字面意思是说,没有人告诉陆龟蒙,斗春草的输赢之间,究竟相差多少?其内在含义究竟为何,仍不明朗。结合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和他所化用的《自遣诗》加以考察,或许能得其仿佛。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批评陆诗“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’”,而陆龟蒙“无多药草在南荣”一诗,将药草与一般春草分开,标榜药草“名品上”,不应该与春草混同起来,正有此意,,所以,元好问借用该诗,可能是批评陆诗的这一缺点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元好问(1190-1257)字裕之,号遗山,太原秀容(今山西忻州)人。系出北魏鲜卑族拓跋氏,唐诗使人元结合裔。高祖元谊,北宋宣和年间官忻州神武军使,定居秀容。好问出生七月,过继叔父元格。格历任掖县、陵川令,卫绍王大安二年(1210)卒于陇城 。好问七岁能诗 ,有神童之目。十四岁从学郝天挺 ,六载而业成。兴定五年(1221)进士,不就选。正大元年(1224 ),中博学宏词科,授儒林郎,充国史院编修 ,历镇平、南阳、内乡县令。八年(1231)秋,受诏入都,除尚书省掾、左司都事,转员外郎。金亡不仕 ,以著述存史自任 。采摭金源君臣遗言往行,至百余万言,元人编修《金史》多本其著。纂成《中州集》十卷 ,附《中州乐府》,有金一代诗词多赖以存。元宪宗七年卒于获鹿(今属河北)寓舍,年六十八。《金史》卷一二六附传元德明。缪钺谓:“金自大定 、明昌以还,文风蔚起,遂于末造笃生遗山,卓为一代宗匠。其诗嗣响子美,方轨放翁,古文浑雅,乐府疏快,国亡以文献自任。所著《壬辰杂编》虽失传 ,而元人纂修《金史 》,多本其书,故独称雅正。诗文史学,萃于一身,非第元明之后无与颉颃,两汉以来 ,固不数数觏也 。”著有《遗山文集》四十卷,《遗山乐府》五卷,《续夷坚志》四卷。《全金元词》收录三百八十馀首,最为完备。

论诗三十首论诗三十首论诗三十首论诗三十首

作者:元好问年代:元体裁:七绝

万古幽人在涧阿,百年孤愤竟如何? 无人说与天随子,春草输赢较几多。

自注:“天随子诗:‘无多药草在南荣,合有新苗次第生。稚子不知 名品上,恐随春草斗输赢。” 该诗评价晚唐诗人陆龟蒙(字鲁望,号天随子),宗廷辅《古今论诗绝句》释曰:“陆鲁望生丁末运,自以未挂朝籍,绝无忧国感愤之辞,故即所为诗微诘示讽。”这种理解既不符合元好问“要感讽,不要出怨怼”(卷五十四《诗文自警》)、“无怨怼”(卷三十六《杨叔能小亨集引》)的一贯宗旨,又不符合元好问对陆龟蒙的取舍,甚至有悖于陆龟蒙的诗文实际,实为谬论。后人未加细察,多沿袭此谬,认为元好问批评陆龟蒙远离现实的生活及其闲逸诗风,唯有李正民征引元好问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,对前两作出了较恰切的解释③,然尚有未尽处,故笔者不嫌辞费,再次征引如下: 龟蒙,高士也。学既博赡,而才亦峻洁,故其成就卓然为一家。然识者尚恨其多愤激之辞而少敦厚之义,若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,不可一二数。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,锼刻太苦,讥骂太过。唯其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,故郁郁之气不能自掩……至其自述云:少攻歌诗,欲与造物者争柄,遇事辄变化不一,其体裁始则陵轹波涛,穿穴险固,囚锁怪异,破碎阵敌,卒之造平淡而后已者,信亦无愧云。 从这段文字来看,元好问对陆龟蒙,是相当理解的,并从正反两个方面对他作出明确有评价,可与这首论诗绝句相互参证。“多愤激之辞”、“讥骂太过”可为“百年孤愤”作注,“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”云云即是“百年孤愤竟如何”的答案,可见,前两句不是讥讽陆龟蒙“绝无忧国感愤之辞”,而是恰恰相反,是批评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过分孤愤的作品,是说陆龟蒙隐居山中,那么愤激最终又能怎样呢? 后两句借用陆龟蒙的诗句,意义隐晦,难详所指。古今学者一致断定是批评陆龟蒙的闲逸平淡诗风,这显然与元好问一贯推崇陶、谢、韦、柳一派诗风的诗学旨趣相背,所以不可信。在具体释义时,注家多释末句的“较”字为较量之意,如此一来,连这一句的字面意思亦不甚顺畅、明了。张相《诗词曲语词汇释》释此“较”为“差”之意,最为准确。据此,后两句的字面意思是说,没有人告诉陆龟蒙,斗春草的输赢之间,究竟相差多少?其内在含义究竟为何,仍不明朗。结合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和他所化用的《自遣诗》加以考察,或许能得其仿佛。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批评陆诗“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’”,而陆龟蒙“无多药草在南荣”一诗,将药草与一般春草分开,标榜药草“名品上”,不应该与春草混同起来,正有此意,,所以,元好问借用该诗,可能是批评陆诗的这一缺点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元好问(1190-1257)字裕之,号遗山,太原秀容(今山西忻州)人。系出北魏鲜卑族拓跋氏,唐诗使人元结合裔。高祖元谊,北宋宣和年间官忻州神武军使,定居秀容。好问出生七月,过继叔父元格。格历任掖县、陵川令,卫绍王大安二年(1210)卒于陇城 。好问七岁能诗 ,有神童之目。十四岁从学郝天挺 ,六载而业成。兴定五年(1221)进士,不就选。正大元年(1224 ),中博学宏词科,授儒林郎,充国史院编修 ,历镇平、南阳、内乡县令。八年(1231)秋,受诏入都,除尚书省掾、左司都事,转员外郎。金亡不仕 ,以著述存史自任 。采摭金源君臣遗言往行,至百余万言,元人编修《金史》多本其著。纂成《中州集》十卷 ,附《中州乐府》,有金一代诗词多赖以存。元宪宗七年卒于获鹿(今属河北)寓舍,年六十八。《金史》卷一二六附传元德明。缪钺谓:“金自大定 、明昌以还,文风蔚起,遂于末造笃生遗山,卓为一代宗匠。其诗嗣响子美,方轨放翁,古文浑雅,乐府疏快,国亡以文献自任。所著《壬辰杂编》虽失传 ,而元人纂修《金史 》,多本其书,故独称雅正。诗文史学,萃于一身,非第元明之后无与颉颃,两汉以来 ,固不数数觏也 。”著有《遗山文集》四十卷,《遗山乐府》五卷,《续夷坚志》四卷。《全金元词》收录三百八十馀首,最为完备。

论诗三十首论诗三十首论诗三十首论诗三十首

作者:元好问年代:元体裁:七绝

万古幽人在涧阿,百年孤愤竟如何? 无人说与天随子,春草输赢较几多。

自注:“天随子诗:‘无多药草在南荣,合有新苗次第生。稚子不知 名品上,恐随春草斗输赢。” 该诗评价晚唐诗人陆龟蒙(字鲁望,号天随子),宗廷辅《古今论诗绝句》释曰:“陆鲁望生丁末运,自以未挂朝籍,绝无忧国感愤之辞,故即所为诗微诘示讽。”这种理解既不符合元好问“要感讽,不要出怨怼”(卷五十四《诗文自警》)、“无怨怼”(卷三十六《杨叔能小亨集引》)的一贯宗旨,又不符合元好问对陆龟蒙的取舍,甚至有悖于陆龟蒙的诗文实际,实为谬论。后人未加细察,多沿袭此谬,认为元好问批评陆龟蒙远离现实的生活及其闲逸诗风,唯有李正民征引元好问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,对前两作出了较恰切的解释③,然尚有未尽处,故笔者不嫌辞费,再次征引如下: 龟蒙,高士也。学既博赡,而才亦峻洁,故其成就卓然为一家。然识者尚恨其多愤激之辞而少敦厚之义,若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,不可一二数。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,锼刻太苦,讥骂太过。唯其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,故郁郁之气不能自掩……至其自述云:少攻歌诗,欲与造物者争柄,遇事辄变化不一,其体裁始则陵轹波涛,穿穴险固,囚锁怪异,破碎阵敌,卒之造平淡而后已者,信亦无愧云。 从这段文字来看,元好问对陆龟蒙,是相当理解的,并从正反两个方面对他作出明确有评价,可与这首论诗绝句相互参证。“多愤激之辞”、“讥骂太过”可为“百年孤愤”作注,“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”云云即是“百年孤愤竟如何”的答案,可见,前两句不是讥讽陆龟蒙“绝无忧国感愤之辞”,而是恰恰相反,是批评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过分孤愤的作品,是说陆龟蒙隐居山中,那么愤激最终又能怎样呢? 后两句借用陆龟蒙的诗句,意义隐晦,难详所指。古今学者一致断定是批评陆龟蒙的闲逸平淡诗风,这显然与元好问一贯推崇陶、谢、韦、柳一派诗风的诗学旨趣相背,所以不可信。在具体释义时,注家多释末句的“较”字为较量之意,如此一来,连这一句的字面意思亦不甚顺畅、明了。张相《诗词曲语词汇释》释此“较”为“差”之意,最为准确。据此,后两句的字面意思是说,没有人告诉陆龟蒙,斗春草的输赢之间,究竟相差多少?其内在含义究竟为何,仍不明朗。结合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和他所化用的《自遣诗》加以考察,或许能得其仿佛。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批评陆诗“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’”,而陆龟蒙“无多药草在南荣”一诗,将药草与一般春草分开,标榜药草“名品上”,不应该与春草混同起来,正有此意,,所以,元好问借用该诗,可能是批评陆诗的这一缺点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元好问(1190-1257)字裕之,号遗山,太原秀容(今山西忻州)人。系出北魏鲜卑族拓跋氏,唐诗使人元结合裔。高祖元谊,北宋宣和年间官忻州神武军使,定居秀容。好问出生七月,过继叔父元格。格历任掖县、陵川令,卫绍王大安二年(1210)卒于陇城 。好问七岁能诗 ,有神童之目。十四岁从学郝天挺 ,六载而业成。兴定五年(1221)进士,不就选。正大元年(1224 ),中博学宏词科,授儒林郎,充国史院编修 ,历镇平、南阳、内乡县令。八年(1231)秋,受诏入都,除尚书省掾、左司都事,转员外郎。金亡不仕 ,以著述存史自任 。采摭金源君臣遗言往行,至百余万言,元人编修《金史》多本其著。纂成《中州集》十卷 ,附《中州乐府》,有金一代诗词多赖以存。元宪宗七年卒于获鹿(今属河北)寓舍,年六十八。《金史》卷一二六附传元德明。缪钺谓:“金自大定 、明昌以还,文风蔚起,遂于末造笃生遗山,卓为一代宗匠。其诗嗣响子美,方轨放翁,古文浑雅,乐府疏快,国亡以文献自任。所著《壬辰杂编》虽失传 ,而元人纂修《金史 》,多本其书,故独称雅正。诗文史学,萃于一身,非第元明之后无与颉颃,两汉以来 ,固不数数觏也 。”著有《遗山文集》四十卷,《遗山乐府》五卷,《续夷坚志》四卷。《全金元词》收录三百八十馀首,最为完备。

论诗三十首

作者:元好问年代:元体裁:七绝

万古幽人在涧阿,百年孤愤竟如何? 无人说与天随子,春草输赢较几多。

自注:“天随子诗:‘无多药草在南荣,合有新苗次第生。稚子不知 名品上,恐随春草斗输赢。” 该诗评价晚唐诗人陆龟蒙(字鲁望,号天随子),宗廷辅《古今论诗绝句》释曰:“陆鲁望生丁末运,自以未挂朝籍,绝无忧国感愤之辞,故即所为诗微诘示讽。”这种理解既不符合元好问“要感讽,不要出怨怼”(卷五十四《诗文自警》)、“无怨怼”(卷三十六《杨叔能小亨集引》)的一贯宗旨,又不符合元好问对陆龟蒙的取舍,甚至有悖于陆龟蒙的诗文实际,实为谬论。后人未加细察,多沿袭此谬,认为元好问批评陆龟蒙远离现实的生活及其闲逸诗风,唯有李正民征引元好问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,对前两作出了较恰切的解释③,然尚有未尽处,故笔者不嫌辞费,再次征引如下: 龟蒙,高士也。学既博赡,而才亦峻洁,故其成就卓然为一家。然识者尚恨其多愤激之辞而少敦厚之义,若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,不可一二数。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,锼刻太苦,讥骂太过。唯其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,故郁郁之气不能自掩……至其自述云:少攻歌诗,欲与造物者争柄,遇事辄变化不一,其体裁始则陵轹波涛,穿穴险固,囚锁怪异,破碎阵敌,卒之造平淡而后已者,信亦无愧云。 从这段文字来看,元好问对陆龟蒙,是相当理解的,并从正反两个方面对他作出明确有评价,可与这首论诗绝句相互参证。“多愤激之辞”、“讥骂太过”可为“百年孤愤”作注,“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”云云即是“百年孤愤竟如何”的答案,可见,前两句不是讥讽陆龟蒙“绝无忧国感愤之辞”,而是恰恰相反,是批评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过分孤愤的作品,是说陆龟蒙隐居山中,那么愤激最终又能怎样呢? 后两句借用陆龟蒙的诗句,意义隐晦,难详所指。古今学者一致断定是批评陆龟蒙的闲逸平淡诗风,这显然与元好问一贯推崇陶、谢、韦、柳一派诗风的诗学旨趣相背,所以不可信。在具体释义时,注家多释末句的“较”字为较量之意,如此一来,连这一句的字面意思亦不甚顺畅、明了。张相《诗词曲语词汇释》释此“较”为“差”之意,最为准确。据此,后两句的字面意思是说,没有人告诉陆龟蒙,斗春草的输赢之间,究竟相差多少?其内在含义究竟为何,仍不明朗。结合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和他所化用的《自遣诗》加以考察,或许能得其仿佛。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批评陆诗“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’”,而陆龟蒙“无多药草在南荣”一诗,将药草与一般春草分开,标榜药草“名品上”,不应该与春草混同起来,正有此意,,所以,元好问借用该诗,可能是批评陆诗的这一缺点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元好问(1190-1257)字裕之,号遗山,太原秀容(今山西忻州)人。系出北魏鲜卑族拓跋氏,唐诗使人元结合裔。高祖元谊,北宋宣和年间官忻州神武军使,定居秀容。好问出生七月,过继叔父元格。格历任掖县、陵川令,卫绍王大安二年(1210)卒于陇城 。好问七岁能诗 ,有神童之目。十四岁从学郝天挺 ,六载而业成。兴定五年(1221)进士,不就选。正大元年(1224 ),中博学宏词科,授儒林郎,充国史院编修 ,历镇平、南阳、内乡县令。八年(1231)秋,受诏入都,除尚书省掾、左司都事,转员外郎。金亡不仕 ,以著述存史自任 。采摭金源君臣遗言往行,至百余万言,元人编修《金史》多本其著。纂成《中州集》十卷 ,附《中州乐府》,有金一代诗词多赖以存。元宪宗七年卒于获鹿(今属河北)寓舍,年六十八。《金史》卷一二六附传元德明。缪钺谓:“金自大定 、明昌以还,文风蔚起,遂于末造笃生遗山,卓为一代宗匠。其诗嗣响子美,方轨放翁,古文浑雅,乐府疏快,国亡以文献自任。所著《壬辰杂编》虽失传 ,而元人纂修《金史 》,多本其书,故独称雅正。诗文史学,萃于一身,非第元明之后无与颉颃,两汉以来 ,固不数数觏也 。”著有《遗山文集》四十卷,《遗山乐府》五卷,《续夷坚志》四卷。《全金元词》收录三百八十馀首,最为完备。

论诗三十首。赢捕鱼

展开全文
相关文章
博众平台登录

论诗三十首

作者:元好问年代:元体裁:七绝

万古幽人在涧阿,百年孤愤竟如何? 无人说与天随子,春草输赢较几多。

自注:“天随子诗:‘无多药草在南荣,合有新苗次第生。稚子不知 名品上,恐随春草斗输赢。” 该诗评价晚唐诗人陆龟蒙(字鲁望,号天随子),宗廷辅《古今论诗绝句》释曰:“陆鲁望生丁末运,自以未挂朝籍,绝无忧国感愤之辞,故即所为诗微诘示讽。”这种理解既不符合元好问“要感讽,不要出怨怼”(卷五十四《诗文自警》)、“无怨怼”(卷三十六《杨叔能小亨集引》)的一贯宗旨,又不符合元好问对陆龟蒙的取舍,甚至有悖于陆龟蒙的诗文实际,实为谬论。后人未加细察,多沿袭此谬,认为元好问批评陆龟蒙远离现实的生活及其闲逸诗风,唯有李正民征引元好问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,对前两作出了较恰切的解释③,然尚有未尽处,故笔者不嫌辞费,再次征引如下: 龟蒙,高士也。学既博赡,而才亦峻洁,故其成就卓然为一家。然识者尚恨其多愤激之辞而少敦厚之义,若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,不可一二数。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,锼刻太苦,讥骂太过。唯其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,故郁郁之气不能自掩……至其自述云:少攻歌诗,欲与造物者争柄,遇事辄变化不一,其体裁始则陵轹波涛,穿穴险固,囚锁怪异,破碎阵敌,卒之造平淡而后已者,信亦无愧云。 从这段文字来看,元好问对陆龟蒙,是相当理解的,并从正反两个方面对他作出明确有评价,可与这首论诗绝句相互参证。“多愤激之辞”、“讥骂太过”可为“百年孤愤”作注,“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”云云即是“百年孤愤竟如何”的答案,可见,前两句不是讥讽陆龟蒙“绝无忧国感愤之辞”,而是恰恰相反,是批评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过分孤愤的作品,是说陆龟蒙隐居山中,那么愤激最终又能怎样呢? 后两句借用陆龟蒙的诗句,意义隐晦,难详所指。古今学者一致断定是批评陆龟蒙的闲逸平淡诗风,这显然与元好问一贯推崇陶、谢、韦、柳一派诗风的诗学旨趣相背,所以不可信。在具体释义时,注家多释末句的“较”字为较量之意,如此一来,连这一句的字面意思亦不甚顺畅、明了。张相《诗词曲语词汇释》释此“较”为“差”之意,最为准确。据此,后两句的字面意思是说,没有人告诉陆龟蒙,斗春草的输赢之间,究竟相差多少?其内在含义究竟为何,仍不明朗。结合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和他所化用的《自遣诗》加以考察,或许能得其仿佛。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批评陆诗“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’”,而陆龟蒙“无多药草在南荣”一诗,将药草与一般春草分开,标榜药草“名品上”,不应该与春草混同起来,正有此意,,所以,元好问借用该诗,可能是批评陆诗的这一缺点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元好问(1190-1257)字裕之,号遗山,太原秀容(今山西忻州)人。系出北魏鲜卑族拓跋氏,唐诗使人元结合裔。高祖元谊,北宋宣和年间官忻州神武军使,定居秀容。好问出生七月,过继叔父元格。格历任掖县、陵川令,卫绍王大安二年(1210)卒于陇城 。好问七岁能诗 ,有神童之目。十四岁从学郝天挺 ,六载而业成。兴定五年(1221)进士,不就选。正大元年(1224 ),中博学宏词科,授儒林郎,充国史院编修 ,历镇平、南阳、内乡县令。八年(1231)秋,受诏入都,除尚书省掾、左司都事,转员外郎。金亡不仕 ,以著述存史自任 。采摭金源君臣遗言往行,至百余万言,元人编修《金史》多本其著。纂成《中州集》十卷 ,附《中州乐府》,有金一代诗词多赖以存。元宪宗七年卒于获鹿(今属河北)寓舍,年六十八。《金史》卷一二六附传元德明。缪钺谓:“金自大定 、明昌以还,文风蔚起,遂于末造笃生遗山,卓为一代宗匠。其诗嗣响子美,方轨放翁,古文浑雅,乐府疏快,国亡以文献自任。所著《壬辰杂编》虽失传 ,而元人纂修《金史 》,多本其书,故独称雅正。诗文史学,萃于一身,非第元明之后无与颉颃,两汉以来 ,固不数数觏也 。”著有《遗山文集》四十卷,《遗山乐府》五卷,《续夷坚志》四卷。《全金元词》收录三百八十馀首,最为完备。

捕鱼赚红包

论诗三十首....

盛大棋牌

论诗三十首

作者:元好问年代:元体裁:七绝

万古幽人在涧阿,百年孤愤竟如何? 无人说与天随子,春草输赢较几多。

自注:“天随子诗:‘无多药草在南荣,合有新苗次第生。稚子不知 名品上,恐随春草斗输赢。” 该诗评价晚唐诗人陆龟蒙(字鲁望,号天随子),宗廷辅《古今论诗绝句》释曰:“陆鲁望生丁末运,自以未挂朝籍,绝无忧国感愤之辞,故即所为诗微诘示讽。”这种理解既不符合元好问“要感讽,不要出怨怼”(卷五十四《诗文自警》)、“无怨怼”(卷三十六《杨叔能小亨集引》)的一贯宗旨,又不符合元好问对陆龟蒙的取舍,甚至有悖于陆龟蒙的诗文实际,实为谬论。后人未加细察,多沿袭此谬,认为元好问批评陆龟蒙远离现实的生活及其闲逸诗风,唯有李正民征引元好问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,对前两作出了较恰切的解释③,然尚有未尽处,故笔者不嫌辞费,再次征引如下: 龟蒙,高士也。学既博赡,而才亦峻洁,故其成就卓然为一家。然识者尚恨其多愤激之辞而少敦厚之义,若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,不可一二数。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,锼刻太苦,讥骂太过。唯其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,故郁郁之气不能自掩……至其自述云:少攻歌诗,欲与造物者争柄,遇事辄变化不一,其体裁始则陵轹波涛,穿穴险固,囚锁怪异,破碎阵敌,卒之造平淡而后已者,信亦无愧云。 从这段文字来看,元好问对陆龟蒙,是相当理解的,并从正反两个方面对他作出明确有评价,可与这首论诗绝句相互参证。“多愤激之辞”、“讥骂太过”可为“百年孤愤”作注,“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”云云即是“百年孤愤竟如何”的答案,可见,前两句不是讥讽陆龟蒙“绝无忧国感愤之辞”,而是恰恰相反,是批评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过分孤愤的作品,是说陆龟蒙隐居山中,那么愤激最终又能怎样呢? 后两句借用陆龟蒙的诗句,意义隐晦,难详所指。古今学者一致断定是批评陆龟蒙的闲逸平淡诗风,这显然与元好问一贯推崇陶、谢、韦、柳一派诗风的诗学旨趣相背,所以不可信。在具体释义时,注家多释末句的“较”字为较量之意,如此一来,连这一句的字面意思亦不甚顺畅、明了。张相《诗词曲语词汇释》释此“较”为“差”之意,最为准确。据此,后两句的字面意思是说,没有人告诉陆龟蒙,斗春草的输赢之间,究竟相差多少?其内在含义究竟为何,仍不明朗。结合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和他所化用的《自遣诗》加以考察,或许能得其仿佛。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批评陆诗“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’”,而陆龟蒙“无多药草在南荣”一诗,将药草与一般春草分开,标榜药草“名品上”,不应该与春草混同起来,正有此意,,所以,元好问借用该诗,可能是批评陆诗的这一缺点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元好问(1190-1257)字裕之,号遗山,太原秀容(今山西忻州)人。系出北魏鲜卑族拓跋氏,唐诗使人元结合裔。高祖元谊,北宋宣和年间官忻州神武军使,定居秀容。好问出生七月,过继叔父元格。格历任掖县、陵川令,卫绍王大安二年(1210)卒于陇城 。好问七岁能诗 ,有神童之目。十四岁从学郝天挺 ,六载而业成。兴定五年(1221)进士,不就选。正大元年(1224 ),中博学宏词科,授儒林郎,充国史院编修 ,历镇平、南阳、内乡县令。八年(1231)秋,受诏入都,除尚书省掾、左司都事,转员外郎。金亡不仕 ,以著述存史自任 。采摭金源君臣遗言往行,至百余万言,元人编修《金史》多本其著。纂成《中州集》十卷 ,附《中州乐府》,有金一代诗词多赖以存。元宪宗七年卒于获鹿(今属河北)寓舍,年六十八。《金史》卷一二六附传元德明。缪钺谓:“金自大定 、明昌以还,文风蔚起,遂于末造笃生遗山,卓为一代宗匠。其诗嗣响子美,方轨放翁,古文浑雅,乐府疏快,国亡以文献自任。所著《壬辰杂编》虽失传 ,而元人纂修《金史 》,多本其书,故独称雅正。诗文史学,萃于一身,非第元明之后无与颉颃,两汉以来 ,固不数数觏也 。”著有《遗山文集》四十卷,《遗山乐府》五卷,《续夷坚志》四卷。《全金元词》收录三百八十馀首,最为完备。

....

游戏分销平台

论诗三十首

作者:元好问年代:元体裁:七绝

万古幽人在涧阿,百年孤愤竟如何? 无人说与天随子,春草输赢较几多。

自注:“天随子诗:‘无多药草在南荣,合有新苗次第生。稚子不知 名品上,恐随春草斗输赢。” 该诗评价晚唐诗人陆龟蒙(字鲁望,号天随子),宗廷辅《古今论诗绝句》释曰:“陆鲁望生丁末运,自以未挂朝籍,绝无忧国感愤之辞,故即所为诗微诘示讽。”这种理解既不符合元好问“要感讽,不要出怨怼”(卷五十四《诗文自警》)、“无怨怼”(卷三十六《杨叔能小亨集引》)的一贯宗旨,又不符合元好问对陆龟蒙的取舍,甚至有悖于陆龟蒙的诗文实际,实为谬论。后人未加细察,多沿袭此谬,认为元好问批评陆龟蒙远离现实的生活及其闲逸诗风,唯有李正民征引元好问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,对前两作出了较恰切的解释③,然尚有未尽处,故笔者不嫌辞费,再次征引如下: 龟蒙,高士也。学既博赡,而才亦峻洁,故其成就卓然为一家。然识者尚恨其多愤激之辞而少敦厚之义,若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,不可一二数。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,锼刻太苦,讥骂太过。唯其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,故郁郁之气不能自掩……至其自述云:少攻歌诗,欲与造物者争柄,遇事辄变化不一,其体裁始则陵轹波涛,穿穴险固,囚锁怪异,破碎阵敌,卒之造平淡而后已者,信亦无愧云。 从这段文字来看,元好问对陆龟蒙,是相当理解的,并从正反两个方面对他作出明确有评价,可与这首论诗绝句相互参证。“多愤激之辞”、“讥骂太过”可为“百年孤愤”作注,“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”云云即是“百年孤愤竟如何”的答案,可见,前两句不是讥讽陆龟蒙“绝无忧国感愤之辞”,而是恰恰相反,是批评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过分孤愤的作品,是说陆龟蒙隐居山中,那么愤激最终又能怎样呢? 后两句借用陆龟蒙的诗句,意义隐晦,难详所指。古今学者一致断定是批评陆龟蒙的闲逸平淡诗风,这显然与元好问一贯推崇陶、谢、韦、柳一派诗风的诗学旨趣相背,所以不可信。在具体释义时,注家多释末句的“较”字为较量之意,如此一来,连这一句的字面意思亦不甚顺畅、明了。张相《诗词曲语词汇释》释此“较”为“差”之意,最为准确。据此,后两句的字面意思是说,没有人告诉陆龟蒙,斗春草的输赢之间,究竟相差多少?其内在含义究竟为何,仍不明朗。结合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和他所化用的《自遣诗》加以考察,或许能得其仿佛。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批评陆诗“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’”,而陆龟蒙“无多药草在南荣”一诗,将药草与一般春草分开,标榜药草“名品上”,不应该与春草混同起来,正有此意,,所以,元好问借用该诗,可能是批评陆诗的这一缺点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元好问(1190-1257)字裕之,号遗山,太原秀容(今山西忻州)人。系出北魏鲜卑族拓跋氏,唐诗使人元结合裔。高祖元谊,北宋宣和年间官忻州神武军使,定居秀容。好问出生七月,过继叔父元格。格历任掖县、陵川令,卫绍王大安二年(1210)卒于陇城 。好问七岁能诗 ,有神童之目。十四岁从学郝天挺 ,六载而业成。兴定五年(1221)进士,不就选。正大元年(1224 ),中博学宏词科,授儒林郎,充国史院编修 ,历镇平、南阳、内乡县令。八年(1231)秋,受诏入都,除尚书省掾、左司都事,转员外郎。金亡不仕 ,以著述存史自任 。采摭金源君臣遗言往行,至百余万言,元人编修《金史》多本其著。纂成《中州集》十卷 ,附《中州乐府》,有金一代诗词多赖以存。元宪宗七年卒于获鹿(今属河北)寓舍,年六十八。《金史》卷一二六附传元德明。缪钺谓:“金自大定 、明昌以还,文风蔚起,遂于末造笃生遗山,卓为一代宗匠。其诗嗣响子美,方轨放翁,古文浑雅,乐府疏快,国亡以文献自任。所著《壬辰杂编》虽失传 ,而元人纂修《金史 》,多本其书,故独称雅正。诗文史学,萃于一身,非第元明之后无与颉颃,两汉以来 ,固不数数觏也 。”著有《遗山文集》四十卷,《遗山乐府》五卷,《续夷坚志》四卷。《全金元词》收录三百八十馀首,最为完备。

....

皇冠彩票开户

论诗三十首

作者:元好问年代:元体裁:七绝

万古幽人在涧阿,百年孤愤竟如何? 无人说与天随子,春草输赢较几多。

自注:“天随子诗:‘无多药草在南荣,合有新苗次第生。稚子不知 名品上,恐随春草斗输赢。” 该诗评价晚唐诗人陆龟蒙(字鲁望,号天随子),宗廷辅《古今论诗绝句》释曰:“陆鲁望生丁末运,自以未挂朝籍,绝无忧国感愤之辞,故即所为诗微诘示讽。”这种理解既不符合元好问“要感讽,不要出怨怼”(卷五十四《诗文自警》)、“无怨怼”(卷三十六《杨叔能小亨集引》)的一贯宗旨,又不符合元好问对陆龟蒙的取舍,甚至有悖于陆龟蒙的诗文实际,实为谬论。后人未加细察,多沿袭此谬,认为元好问批评陆龟蒙远离现实的生活及其闲逸诗风,唯有李正民征引元好问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,对前两作出了较恰切的解释③,然尚有未尽处,故笔者不嫌辞费,再次征引如下: 龟蒙,高士也。学既博赡,而才亦峻洁,故其成就卓然为一家。然识者尚恨其多愤激之辞而少敦厚之义,若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,不可一二数。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,锼刻太苦,讥骂太过。唯其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,故郁郁之气不能自掩……至其自述云:少攻歌诗,欲与造物者争柄,遇事辄变化不一,其体裁始则陵轹波涛,穿穴险固,囚锁怪异,破碎阵敌,卒之造平淡而后已者,信亦无愧云。 从这段文字来看,元好问对陆龟蒙,是相当理解的,并从正反两个方面对他作出明确有评价,可与这首论诗绝句相互参证。“多愤激之辞”、“讥骂太过”可为“百年孤愤”作注,“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”云云即是“百年孤愤竟如何”的答案,可见,前两句不是讥讽陆龟蒙“绝无忧国感愤之辞”,而是恰恰相反,是批评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过分孤愤的作品,是说陆龟蒙隐居山中,那么愤激最终又能怎样呢? 后两句借用陆龟蒙的诗句,意义隐晦,难详所指。古今学者一致断定是批评陆龟蒙的闲逸平淡诗风,这显然与元好问一贯推崇陶、谢、韦、柳一派诗风的诗学旨趣相背,所以不可信。在具体释义时,注家多释末句的“较”字为较量之意,如此一来,连这一句的字面意思亦不甚顺畅、明了。张相《诗词曲语词汇释》释此“较”为“差”之意,最为准确。据此,后两句的字面意思是说,没有人告诉陆龟蒙,斗春草的输赢之间,究竟相差多少?其内在含义究竟为何,仍不明朗。结合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和他所化用的《自遣诗》加以考察,或许能得其仿佛。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批评陆诗“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’”,而陆龟蒙“无多药草在南荣”一诗,将药草与一般春草分开,标榜药草“名品上”,不应该与春草混同起来,正有此意,,所以,元好问借用该诗,可能是批评陆诗的这一缺点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元好问(1190-1257)字裕之,号遗山,太原秀容(今山西忻州)人。系出北魏鲜卑族拓跋氏,唐诗使人元结合裔。高祖元谊,北宋宣和年间官忻州神武军使,定居秀容。好问出生七月,过继叔父元格。格历任掖县、陵川令,卫绍王大安二年(1210)卒于陇城 。好问七岁能诗 ,有神童之目。十四岁从学郝天挺 ,六载而业成。兴定五年(1221)进士,不就选。正大元年(1224 ),中博学宏词科,授儒林郎,充国史院编修 ,历镇平、南阳、内乡县令。八年(1231)秋,受诏入都,除尚书省掾、左司都事,转员外郎。金亡不仕 ,以著述存史自任 。采摭金源君臣遗言往行,至百余万言,元人编修《金史》多本其著。纂成《中州集》十卷 ,附《中州乐府》,有金一代诗词多赖以存。元宪宗七年卒于获鹿(今属河北)寓舍,年六十八。《金史》卷一二六附传元德明。缪钺谓:“金自大定 、明昌以还,文风蔚起,遂于末造笃生遗山,卓为一代宗匠。其诗嗣响子美,方轨放翁,古文浑雅,乐府疏快,国亡以文献自任。所著《壬辰杂编》虽失传 ,而元人纂修《金史 》,多本其书,故独称雅正。诗文史学,萃于一身,非第元明之后无与颉颃,两汉以来 ,固不数数觏也 。”著有《遗山文集》四十卷,《遗山乐府》五卷,《续夷坚志》四卷。《全金元词》收录三百八十馀首,最为完备。

....

相关资讯
自由足球国际

论诗三十首

作者:元好问年代:元体裁:七绝

万古幽人在涧阿,百年孤愤竟如何? 无人说与天随子,春草输赢较几多。

自注:“天随子诗:‘无多药草在南荣,合有新苗次第生。稚子不知 名品上,恐随春草斗输赢。” 该诗评价晚唐诗人陆龟蒙(字鲁望,号天随子),宗廷辅《古今论诗绝句》释曰:“陆鲁望生丁末运,自以未挂朝籍,绝无忧国感愤之辞,故即所为诗微诘示讽。”这种理解既不符合元好问“要感讽,不要出怨怼”(卷五十四《诗文自警》)、“无怨怼”(卷三十六《杨叔能小亨集引》)的一贯宗旨,又不符合元好问对陆龟蒙的取舍,甚至有悖于陆龟蒙的诗文实际,实为谬论。后人未加细察,多沿袭此谬,认为元好问批评陆龟蒙远离现实的生活及其闲逸诗风,唯有李正民征引元好问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,对前两作出了较恰切的解释③,然尚有未尽处,故笔者不嫌辞费,再次征引如下: 龟蒙,高士也。学既博赡,而才亦峻洁,故其成就卓然为一家。然识者尚恨其多愤激之辞而少敦厚之义,若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,不可一二数。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,锼刻太苦,讥骂太过。唯其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,故郁郁之气不能自掩……至其自述云:少攻歌诗,欲与造物者争柄,遇事辄变化不一,其体裁始则陵轹波涛,穿穴险固,囚锁怪异,破碎阵敌,卒之造平淡而后已者,信亦无愧云。 从这段文字来看,元好问对陆龟蒙,是相当理解的,并从正反两个方面对他作出明确有评价,可与这首论诗绝句相互参证。“多愤激之辞”、“讥骂太过”可为“百年孤愤”作注,“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”云云即是“百年孤愤竟如何”的答案,可见,前两句不是讥讽陆龟蒙“绝无忧国感愤之辞”,而是恰恰相反,是批评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过分孤愤的作品,是说陆龟蒙隐居山中,那么愤激最终又能怎样呢? 后两句借用陆龟蒙的诗句,意义隐晦,难详所指。古今学者一致断定是批评陆龟蒙的闲逸平淡诗风,这显然与元好问一贯推崇陶、谢、韦、柳一派诗风的诗学旨趣相背,所以不可信。在具体释义时,注家多释末句的“较”字为较量之意,如此一来,连这一句的字面意思亦不甚顺畅、明了。张相《诗词曲语词汇释》释此“较”为“差”之意,最为准确。据此,后两句的字面意思是说,没有人告诉陆龟蒙,斗春草的输赢之间,究竟相差多少?其内在含义究竟为何,仍不明朗。结合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和他所化用的《自遣诗》加以考察,或许能得其仿佛。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批评陆诗“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’”,而陆龟蒙“无多药草在南荣”一诗,将药草与一般春草分开,标榜药草“名品上”,不应该与春草混同起来,正有此意,,所以,元好问借用该诗,可能是批评陆诗的这一缺点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元好问(1190-1257)字裕之,号遗山,太原秀容(今山西忻州)人。系出北魏鲜卑族拓跋氏,唐诗使人元结合裔。高祖元谊,北宋宣和年间官忻州神武军使,定居秀容。好问出生七月,过继叔父元格。格历任掖县、陵川令,卫绍王大安二年(1210)卒于陇城 。好问七岁能诗 ,有神童之目。十四岁从学郝天挺 ,六载而业成。兴定五年(1221)进士,不就选。正大元年(1224 ),中博学宏词科,授儒林郎,充国史院编修 ,历镇平、南阳、内乡县令。八年(1231)秋,受诏入都,除尚书省掾、左司都事,转员外郎。金亡不仕 ,以著述存史自任 。采摭金源君臣遗言往行,至百余万言,元人编修《金史》多本其著。纂成《中州集》十卷 ,附《中州乐府》,有金一代诗词多赖以存。元宪宗七年卒于获鹿(今属河北)寓舍,年六十八。《金史》卷一二六附传元德明。缪钺谓:“金自大定 、明昌以还,文风蔚起,遂于末造笃生遗山,卓为一代宗匠。其诗嗣响子美,方轨放翁,古文浑雅,乐府疏快,国亡以文献自任。所著《壬辰杂编》虽失传 ,而元人纂修《金史 》,多本其书,故独称雅正。诗文史学,萃于一身,非第元明之后无与颉颃,两汉以来 ,固不数数觏也 。”著有《遗山文集》四十卷,《遗山乐府》五卷,《续夷坚志》四卷。《全金元词》收录三百八十馀首,最为完备。

....

ag真人套路

论诗三十首

作者:元好问年代:元体裁:七绝

万古幽人在涧阿,百年孤愤竟如何? 无人说与天随子,春草输赢较几多。

自注:“天随子诗:‘无多药草在南荣,合有新苗次第生。稚子不知 名品上,恐随春草斗输赢。” 该诗评价晚唐诗人陆龟蒙(字鲁望,号天随子),宗廷辅《古今论诗绝句》释曰:“陆鲁望生丁末运,自以未挂朝籍,绝无忧国感愤之辞,故即所为诗微诘示讽。”这种理解既不符合元好问“要感讽,不要出怨怼”(卷五十四《诗文自警》)、“无怨怼”(卷三十六《杨叔能小亨集引》)的一贯宗旨,又不符合元好问对陆龟蒙的取舍,甚至有悖于陆龟蒙的诗文实际,实为谬论。后人未加细察,多沿袭此谬,认为元好问批评陆龟蒙远离现实的生活及其闲逸诗风,唯有李正民征引元好问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,对前两作出了较恰切的解释③,然尚有未尽处,故笔者不嫌辞费,再次征引如下: 龟蒙,高士也。学既博赡,而才亦峻洁,故其成就卓然为一家。然识者尚恨其多愤激之辞而少敦厚之义,若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,不可一二数。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,锼刻太苦,讥骂太过。唯其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,故郁郁之气不能自掩……至其自述云:少攻歌诗,欲与造物者争柄,遇事辄变化不一,其体裁始则陵轹波涛,穿穴险固,囚锁怪异,破碎阵敌,卒之造平淡而后已者,信亦无愧云。 从这段文字来看,元好问对陆龟蒙,是相当理解的,并从正反两个方面对他作出明确有评价,可与这首论诗绝句相互参证。“多愤激之辞”、“讥骂太过”可为“百年孤愤”作注,“无所遇合,至穷悴无聊赖以死”云云即是“百年孤愤竟如何”的答案,可见,前两句不是讥讽陆龟蒙“绝无忧国感愤之辞”,而是恰恰相反,是批评《自怜赋》、《江湖散人歌》之类过分孤愤的作品,是说陆龟蒙隐居山中,那么愤激最终又能怎样呢? 后两句借用陆龟蒙的诗句,意义隐晦,难详所指。古今学者一致断定是批评陆龟蒙的闲逸平淡诗风,这显然与元好问一贯推崇陶、谢、韦、柳一派诗风的诗学旨趣相背,所以不可信。在具体释义时,注家多释末句的“较”字为较量之意,如此一来,连这一句的字面意思亦不甚顺畅、明了。张相《诗词曲语词汇释》释此“较”为“差”之意,最为准确。据此,后两句的字面意思是说,没有人告诉陆龟蒙,斗春草的输赢之间,究竟相差多少?其内在含义究竟为何,仍不明朗。结合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和他所化用的《自遣诗》加以考察,或许能得其仿佛。《校笠泽丛书后记》批评陆诗“标置太高,分别太甚’”,而陆龟蒙“无多药草在南荣”一诗,将药草与一般春草分开,标榜药草“名品上”,不应该与春草混同起来,正有此意,,所以,元好问借用该诗,可能是批评陆诗的这一缺点。

【作者小传】:元好问(1190-1257)字裕之,号遗山,太原秀容(今山西忻州)人。系出北魏鲜卑族拓跋氏,唐诗使人元结合裔。高祖元谊,北宋宣和年间官忻州神武军使,定居秀容。好问出生七月,过继叔父元格。格历任掖县、陵川令,卫绍王大安二年(1210)卒于陇城 。好问七岁能诗 ,有神童之目。十四岁从学郝天挺 ,六载而业成。兴定五年(1221)进士,不就选。正大元年(1224 ),中博学宏词科,授儒林郎,充国史院编修 ,历镇平、南阳、内乡县令。八年(1231)秋,受诏入都,除尚书省掾、左司都事,转员外郎。金亡不仕 ,以著述存史自任 。采摭金源君臣遗言往行,至百余万言,元人编修《金史》多本其著。纂成《中州集》十卷 ,附《中州乐府》,有金一代诗词多赖以存。元宪宗七年卒于获鹿(今属河北)寓舍,年六十八。《金史》卷一二六附传元德明。缪钺谓:“金自大定 、明昌以还,文风蔚起,遂于末造笃生遗山,卓为一代宗匠。其诗嗣响子美,方轨放翁,古文浑雅,乐府疏快,国亡以文献自任。所著《壬辰杂编》虽失传 ,而元人纂修《金史 》,多本其书,故独称雅正。诗文史学,萃于一身,非第元明之后无与颉颃,两汉以来 ,固不数数觏也 。”著有《遗山文集》四十卷,《遗山乐府》五卷,《续夷坚志》四卷。《全金元词》收录三百八十馀首,最为完备。

....

热门资讯